FANDOM


(剧情: clean up, replaced: Category:剧集主题 → Category:剧集重心, Category:剧集元素 → Category:剧集重心)
 
(未显示6个用户的19个中间版本)
第1行: 第1行: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29.JPG|英文原名 = Breast Cancer Show Ever|季数 = 12|集数 = 9|首播日期 = 2008年10月15日|前一集 = [[中国问题]]|下一集 = [[无处不在]]}}乳腺癌大决斗是第十二季第九集,于2008年10月15日首播。{{剧透警告}}
+
{{剧集内容分类|标题 = 乳腺癌大决斗|剧集代码 = s12e09-Breast-Cancer-Show-Ever}}
  +
{{剧集顶部导航|标题1 = 中国问题|标题2 = 无处不在}}
  +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29.JPG|英文原名 = Breast Cancer Show Ever|季数 = 12|集数 = 9|首播日期 = 2008年10月15日|前一集 = [[中国问题]]|下一集 = [[无处不在]]|制片代码 = 1209}}
  +
“'''乳腺癌大决斗'''”这一集是第十二季的第九集,也是全系列的第176集,于2008年10月15日播出。
   
 
== 简介 ==
 
== 简介 ==
 
[[温蒂·泰斯伯格|温蒂]]在课堂上做关于乳腺癌的报告时,[[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一次次拿乳腺癌开玩笑。忍无可忍的温蒂约卡特曼单挑。卡特曼低声下气地求温蒂原谅,甚至<span>当她面</span>吃掉自己的内裤,但在其他人面前又嘲笑温蒂。当温蒂坚定要决战时,卡特曼不惜放学留堂,还亲自去向温蒂父母装可怜。只是机关算尽的卡特曼并没有阻止这场决战...
 
[[温蒂·泰斯伯格|温蒂]]在课堂上做关于乳腺癌的报告时,[[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一次次拿乳腺癌开玩笑。忍无可忍的温蒂约卡特曼单挑。卡特曼低声下气地求温蒂原谅,甚至<span>当她面</span>吃掉自己的内裤,但在其他人面前又嘲笑温蒂。当温蒂坚定要决战时,卡特曼不惜放学留堂,还亲自去向温蒂父母装可怜。只是机关算尽的卡特曼并没有阻止这场决战...
   
== 大众文化 ==
+
==剧情==
* 迪暴打卡特曼背景乐是'''Fuckin' in the Bushes,'''源自电影'''偷抢拐骗'''(sna t )。这段决斗情节也借鉴该电影
+
{{剧透警告}}剧集一开始,[[蒂]]在做一个有关[[wikipedia:Breast cancer|乳腺癌]]的科普讲座,而台下的[[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在嗤笑。[[赫伯特·加里森|加里森先生]]完全放弃了对他控制,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阻止他下课后卡特曼还在继续挑衅温蒂,温蒂便威胁放学后要揍他。[[巴特斯·斯多奇|巴特斯]]把件事告诉他的同学们,随后[[贝蓓·斯蒂文斯|贝蓓]]在女卫生间告诉了她的伙伴们,[[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艾克]]告诉了幼儿园的学生,[[瑞德]]也告诉哥特小孩
  +
  +
卡特曼担心自己会被殴打,并被伙伴们叫作“[[wikipedia:Faggot (slang)|死基佬]]”,便试图通过向温蒂道歉来劝诱她取消约架。然而,她拒绝和解,除非卡特曼公开道歉。他把她拉到一个清洁工的壁橱里,试图用道歉、贿赂和绝望的说辞来结束这场争斗。温蒂生气地告诉他,他没有办法阻止这场争斗,并威胁说:“我要把你的屁股塞到喉咙里,让你吃掉自己的内裤!”他痛苦地吞下自己的内裤,试图安抚温蒂,但这只会让她感到厌恶和愤怒。
  +
  +
他变得更加绝望,试图说服[[斯坦·马什|斯坦]]告诉温蒂不要那样做,他对斯坦(和他的伙伴们)撒谎,说是她想要摆脱这件事(他短暂地停顿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把内裤从他的喉咙里拔出来,嘴里嘟囔着:“哦,这就是我放那些东西的地方。”)当斯坦说他什么都做不了时,卡特曼生气地骂他娘炮,然后跑开了。
  +
  +
放学时,克莱德告诉巴特斯,他将因为禁闭而不能去看打架。听到这个消息,卡特曼跑到加里森的桌子上大便,结果被加里森关了禁闭,这样他便不用去打架了。在被[[麦奇老师]]看管的禁闭期间,卡特曼遇到了巴特斯、[[克雷格·塔克|克雷格]]和[[吉米·瓦尔莫|吉米]],吉米告诉他,有传言说他被拘留是为了逃避打架。卡特曼坚称他在加里森先生的桌子上拉屎是因为他很“硬核”,温蒂隔着窗户告诉埃里克,在明天早上再约架。
  +
  +
后来,温蒂被她愤怒的父母叫到楼下,她难以置信地发现卡特曼在她的客厅里,躲在他母亲的衬衫里哭泣,卡特曼称自己在学校里受到威胁和欺负。温蒂被她的父母训斥,并被迫承诺她不会和卡特曼约架。当她的父母向[[丽安·卡特曼|卡特曼夫人]]道歉时(这时大人们都转过身去了),一脸嗤笑的卡特曼嘲笑了温蒂,证实了他真的在演戏。第二天早上,温蒂拒绝打架,卡特曼知道他安全了,便继续挑衅她。
  +
  +
卡特曼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在课堂上读着一篇关于乳腺癌的所谓“报告”,一边笑一边讲着与乳腺癌相关的老掉牙的笑话。温蒂大发脾气,差点在课堂上和卡特曼打架时,[[维多利亚校长]]把她叫到了办公室。温蒂认为她遇到了麻烦,但当她到达时,维多利亚校长祝贺她提高了对乳腺癌的认识,然后告诉她,她听说因为卡特曼取笑乳腺癌,温蒂正计划与他约架。然而,温迪告诉她不会有打斗的时候,维多利亚校长回答说:“哦,没有了吗?”然后,她向温蒂透露,自己便是乳腺癌的幸存者。她自己也知道,癌症是“纯粹的恶魔”,是无法和它讲道理的,在它夺走一切之前,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与这个“小肥肉”抗争。温蒂很快就明白了,意识到校长不仅是在谈论癌症,也是告诉她,不管后果如何,她必须与卡特曼战斗。
  +
  +
贝蓓大喊温蒂要找卡特曼打架了,全校学生都冲了出去。一心复仇的温蒂来到操场上,与卡特曼对峙。当他威胁要告家长时,她告诉他自己不在乎,于是打架开始了。虽然战斗开始温蒂处于下风,但她很快扭转局面,把卡特曼魂儿都快打散了。她结束了打斗,这时[[麦奇老师]]来了,大喊“打斗结束!”,然后走开了。
  +
  +
与此同时,卡特曼表达了他不再是“酷小孩”的沮丧和恐惧,但当其他男孩告诉他,他从一开始就不酷,他们都一直讨厌他,他们对他的看法“不能再低了”。然而,卡特曼认为他们是想安慰自己。卡特曼确信他们仍然认为自己很酷才会试图安慰自己,尽管他受伤了,他还是愉快地离开了,只留下被他的逻辑惊呆了的其他小孩们。
  +
[[de:Busenfeinde]]
  +
[[en:Breast Cancer Show Ever]]
  +
[[es:El Mejor Show de Cáncer de Seno]]
  +
[[it:La più grande lotta contro il cancro al seno]]
 
[[Category:剧集]]
 
[[Category:剧集]]
 
[[Category:第十二季]]
 
[[Category:第十二季]]
  +
[[Category:剧集重心:埃里克·卡特曼]]
  +
[[Category:剧集重心:温蒂·泰斯伯格]]
  +
[[Category:剧集重心:打架]]
  +
[[Category:剧集文案:特雷·帕克]]
  +
[[Category:剧集导演:特雷·帕克]]
  +
[[Category:剧集重心:性别]]
  +
[[Category:剧集重心:疾病]]
  +
[[Category:剧集重心:同伙竞争]]

2020年6月12日 (五) 16:10的最后版本

Leftarrow 中国问题 乳腺癌大决斗 无处不在 Rightarrow

乳腺癌大决斗”这一集是第十二季的第九集,也是全系列的第176集,于2008年10月15日播出。

简介 编辑

温蒂在课堂上做关于乳腺癌的报告时,卡特曼一次次拿乳腺癌开玩笑。忍无可忍的温蒂约卡特曼单挑。卡特曼低声下气地求温蒂原谅,甚至当她面吃掉自己的内裤,但在其他人面前又嘲笑温蒂。当温蒂坚定要决战时,卡特曼不惜放学留堂,还亲自去向温蒂父母装可怜。只是机关算尽的卡特曼并没有阻止这场决战...

剧情编辑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剧集一开始,温蒂在做一个有关乳腺癌的科普讲座,而台下的卡特曼在嗤笑。加里森先生完全放弃了对他的控制,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阻止他。下课后卡特曼还在继续挑衅温蒂,温蒂便威胁放学后要揍他。巴特斯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同学们,随后贝蓓在女卫生间告诉了她的伙伴们,艾克告诉了幼儿园的学生,瑞德也告诉哥特小孩。

卡特曼担心自己会被殴打,并被伙伴们叫作“死基佬”,便试图通过向温蒂道歉来劝诱她取消约架。然而,她拒绝和解,除非卡特曼公开道歉。他把她拉到一个清洁工的壁橱里,试图用道歉、贿赂和绝望的说辞来结束这场争斗。温蒂生气地告诉他,他没有办法阻止这场争斗,并威胁说:“我要把你的屁股塞到喉咙里,让你吃掉自己的内裤!”他痛苦地吞下自己的内裤,试图安抚温蒂,但这只会让她感到厌恶和愤怒。

他变得更加绝望,试图说服斯坦告诉温蒂不要那样做,他对斯坦(和他的伙伴们)撒谎,说是她想要摆脱这件事(他短暂地停顿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把内裤从他的喉咙里拔出来,嘴里嘟囔着:“哦,这就是我放那些东西的地方。”)当斯坦说他什么都做不了时,卡特曼生气地骂他娘炮,然后跑开了。

放学时,克莱德告诉巴特斯,他将因为禁闭而不能去看打架。听到这个消息,卡特曼跑到加里森的桌子上大便,结果被加里森关了禁闭,这样他便不用去打架了。在被麦奇老师看管的禁闭期间,卡特曼遇到了巴特斯、克雷格吉米,吉米告诉他,有传言说他被拘留是为了逃避打架。卡特曼坚称他在加里森先生的桌子上拉屎是因为他很“硬核”,温蒂隔着窗户告诉埃里克,在明天早上再约架。

后来,温蒂被她愤怒的父母叫到楼下,她难以置信地发现卡特曼在她的客厅里,躲在他母亲的衬衫里哭泣,卡特曼称自己在学校里受到威胁和欺负。温蒂被她的父母训斥,并被迫承诺她不会和卡特曼约架。当她的父母向卡特曼夫人道歉时(这时大人们都转过身去了),一脸嗤笑的卡特曼嘲笑了温蒂,证实了他真的在演戏。第二天早上,温蒂拒绝打架,卡特曼知道他安全了,便继续挑衅她。

卡特曼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在课堂上读着一篇关于乳腺癌的所谓“报告”,一边笑一边讲着与乳腺癌相关的老掉牙的笑话。温蒂大发脾气,差点在课堂上和卡特曼打架时,维多利亚校长把她叫到了办公室。温蒂认为她遇到了麻烦,但当她到达时,维多利亚校长祝贺她提高了对乳腺癌的认识,然后告诉她,她听说因为卡特曼取笑乳腺癌,温蒂正计划与他约架。然而,温迪告诉她不会有打斗的时候,维多利亚校长回答说:“哦,没有了吗?”然后,她向温蒂透露,自己便是乳腺癌的幸存者。她自己也知道,癌症是“纯粹的恶魔”,是无法和它讲道理的,在它夺走一切之前,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与这个“小肥肉”抗争。温蒂很快就明白了,意识到校长不仅是在谈论癌症,也是告诉她,不管后果如何,她必须与卡特曼战斗。

贝蓓大喊温蒂要找卡特曼打架了,全校学生都冲了出去。一心复仇的温蒂来到操场上,与卡特曼对峙。当他威胁要告家长时,她告诉他自己不在乎,于是打架开始了。虽然战斗开始温蒂处于下风,但她很快扭转局面,把卡特曼魂儿都快打散了。她结束了打斗,这时麦奇老师来了,大喊“打斗结束!”,然后走开了。

与此同时,卡特曼表达了他不再是“酷小孩”的沮丧和恐惧,但当其他男孩告诉他,他从一开始就不酷,他们都一直讨厌他,他们对他的看法“不能再低了”。然而,卡特曼认为他们是想安慰自己。卡特曼确信他们仍然认为自己很酷才会试图安慰自己,尽管他受伤了,他还是愉快地离开了,只留下被他的逻辑惊呆了的其他小孩们。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