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护戒使团再临双塔 亡命宽容营/冷知识 宇宙级混蛋 Rightarrow
该页面内容是关于 “亡命宽容营” 的冷知识,还包括大众文化、联系、疏漏、肯尼之死、隐藏的天外来客等内容。请注意,如果你想就某一冷知识进行讨论,请移步文章下方的评论区。

冷知识

  • 这集是加里森老师的男友兼班级助理奴隶先生的首次出场,也是“200集两部曲”之前,帽子先生的最后一次出场。
  • 加里森老师把列米鼠塞进奴隶先生的屁股里,是对关于演员理查·基尔(Richard Gere)把沙鼠塞进他的屁股里以获得性快感的都市传说的参考。
    • 麻雀王子声称,在列米鼠在那里遇见他之前,他已经卡在奴隶先生的身体里好几年了,这意味着他可能是和青蛙国王康塔塔鱼一样,在死之前也曾经作为正常的动物(在肛门区域附近可以看到他们的骨头)被插入到奴隶先生的屁股里。
  • 宽容博物馆的女导游戴着一条犹太六芒星项链。
  • 这一集标志着 “ni**er”这个词的首次未被删减的使用,比“人间地狱”和“向黑人道歉”更早。此前,加里森老师在“邻居来也”的结尾处曾不完整地使用过这个脏话。
  • 宽容营内的多个弯曲的三叶扇,让人联想到纳粹的反万字符。
  •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卡特曼,一个众所周知的纳粹崇拜者,却在宽容营受苦,而宽容营显然是对纳粹集中营的恶搞。
  • 班上的孩子们似乎终于明白了黛安·乔克森迪克名字的好笑之处,因为当麦奇老师提到她时,他们都笑了。之前他们宁愿因他们编造的外号,比如“Makes-me-sick女士”或“Choke-son-rocks女士”而笑。
  • 这集是维多利亚校长第六季中唯一一次有台词的戏份。
  • 在这一集的宣传照中,宽容营的场景都是彩色的,但实际在这一集中,大部分在宽容营的场景是黑白的。

大众文化

  • 在宽容营的场景中只使用黑白两色,是对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的致敬,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纳粹党成员在大屠杀中秘密拯救犹太人的故事。
  • 列米鼠的故事情节是对兰金/巴斯的动画电影《霍比特人》(The Hobbit)的戏仿。其中也有与儿童读物《红墙》(Redwall)系列的一些相似之处。
  • 观众席里的那个感叹“但博物馆告诉我们要宽容!”的白发角色,显然是对《星际迷航》(Star Trek)原初系列的剧集《苹果》(The Apple)中的角色“Makora”的参考。

联系

  • 尽管在本集的结尾处被列米鼠释放,但青蛙国王在“蠢婊子摄影套装”中再次出现,协助帕丽斯·希尔顿逃出了奴隶先生的屁股,同时也提到了麻雀王子。列米鼠、康塔塔鱼、麻雀王子和青蛙国王都时隔近9年后在“祸从口出”中再次出场。
  • 兰迪说 “那是我们的卡特曼”的方式,让人想起第一季寻死”中兰迪说“那是我们的爷爷”的样子。
  • 作为恶搞的一部分,居民和导游在宽容博物馆外对一名男子进行辱骂。但在后来的“禁烟运动”中,主创却试图为吸烟行为进行开脱。这导致了一些批评。
  • 尽管巴特斯在“混沌教授现身”一集中被取消了作为肯尼的替代品身份,而特维克在“天国之梯”中也从四人组中消失了。但在这一集中,他们似乎又和凯尔、斯坦和卡特曼出现在了一起。然而,特维克在本集结尾时又消失了,原因不详。这也是巴特斯自“电影预告片”后再次出现在四人组。

疏漏

  • 当父母们聚集在麦奇老师的办公室时,他们都离得很近。但当镜头给到巴特斯特写时,他的父母相距较远,然后当镜头切换回来时,他们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 当麦奇老师说男孩们应该去宽容营时,特维克并不在现场,但当男孩们第一次进入宽容营时,他和他们在一起,但后来却又消失了。
  • 在宽容博物馆,在孩子们还没有走上移动的走道进入隧道前,走道是逆朝孩子们的方向移动的,但当孩子们进入隧道后,走道却又正确地朝着前方移动了。
  • 在宽容营里,孩子们被告知要手指画。但坐在最左边和最右边的那几排孩子,其实并没有在手指画,只是单纯坐在那里。
  • 加里森老师声称,水的沸腾是一种放热反应。但实际上水的沸腾是一个吸热的过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