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的斯坦 失恋的斯坦 加拿大的圣诞节 兵器好时光 兵器好时光

加拿大的圣诞节”是第七季的第十五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111集,于2003年12月17日播出。

简介

圣诞节快要临近时,艾克的加拿大亲生父母突然出现在凯尔家,要求取回艾克的抚养权。这件事几乎毁掉了凯尔家的生活,镇上的人们同情他们,决定将买圣诞礼物的钱捐给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叫上因为没有圣诞礼物而愤怒的斯坦卡特曼肯尼一起,凯尔决心亲自前往加拿大,把艾克带回家……

剧情

SpoilerAlert.PNG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还有几个星期就到圣诞节了。在布罗夫洛夫斯基家,全家人一起庆祝光明节。杰拉德愉快地说,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家庭的和睦意味重大,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这时门铃响了,杰拉德应门。门口站着一对加拿大夫妇;他们介绍自己是哈里·甘茨爱丽丝·甘茨。正当哈里开始冷静地解释他们为什么要找到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时,凯尔艾克走了过来,看看是谁在门口。原本平静沉默的伊莉斯她立刻尖叫着“彼得!”,冲过去拥抱了艾克,艾克吓坏了,躲在凯尔的后面。

大人在餐厅谈论这件事,凯尔和艾克在外面偷听。哈里和爱丽丝透露他们是艾克的(他们称其为“彼得”)的亲生父母,他们在加拿大的动荡时期弃养了艾克,让他被收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不断后悔自己做的决定。起初,布罗夫洛夫斯基夫妇以为甘茨夫妇是来探望艾克的,杰拉德便温和地要求他们不要再这样做了,以免伤害艾克的感情,但结果是甘茨夫妇想把艾克带回他的出生地加拿大。四人开始争吵,哈里证明他们有权改变主意撤销领养,因为根据加拿大新总理制定的一项新法律,所有在美国的加拿大裔孩子都必须被送回加拿大。甘茨夫妇离开了,布罗弗洛夫斯基夫妇发誓要在法庭上与他们决斗。

不幸的是,加拿大的法律是合法的,不能被南方公园法院推翻,所以艾克被送回他的亲生父母,并由他们抚养。这样的结果摧毁杰拉尔德和希拉。第二天,艾克和他的亲生父母离开了。

两周后,凯尔注意到他的父母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糟,没有像艾克的希拉像僵尸一样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杰拉德则无法停止哭泣。凯尔试图让他的朋友帮助他,然而他们脑子里都想着其他事;卡特曼自私地认为礼物更重要,斯坦痴迷于他今年可能会经历的圣诞冒险,而肯尼虽然没有口头解释他不想去的原因,但这一集后面提到过,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再次死去,。

然而,这件事之后,南方公园的市民决定像亲人一样地帮助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并努力帮助他们联系新总理,说服他允许艾克返回美国,于是他们捐出了他们准备买圣诞礼物的钱。然而,当他们做出这个决定时,显然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孩子,因此,所有的孩子都为没有礼物的圣诞节而烦恼(克莱德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哭了起来)。尤其是卡特曼,他被激怒了,(自然而然)地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凯尔,因为他家得到了那笔钱。卡特曼最终达到了他的爆发点,并准备与凯尔打架,但凯尔相出了一个拯救圣诞节的办法:男孩们可以在圣诞节前几天和自己一起去加拿大找到艾克,这样就可以拯救每个人准备买圣诞礼物的钱。卡特曼平静下来,同意了,但他发誓如果他们不能及时回家,他会和凯尔打架。

男孩们乘坐由城市中餐的老板唐陆金运营的城市航空的航班 [使用“city”这个词,是因为它在中国口音里听起来像“shitty”,唐陆金说的“享受你在城市航空的旅程!”("enjoy your city flight!")听起来像是他说在“屎一样的旅程”("shitty fright")]。卡特曼和肯尼一看到他们乘坐的是单引擎塞斯纳直升飞机便不想乘坐,卡特曼因为他不相信塞斯纳,肯尼则是因为,就像他含糊不清地说的那样,“因为伙计,我他妈的会死的!”斯坦提醒他们都关心的圣诞节,从而说服了他们。只关心礼物的卡特曼惊呼:“我当然关心圣诞节!”,随后被迫进入了机舱。在飞行过程中,飞机出现了机械故障,而唐陆金却睡着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故障,航班也飞得比他预想的要远。他跳伞离开了飞机,留下四个男孩独自在飞机里。飞机在加拿大坠毁,但四个男孩安然无恙。在加拿大,他们遇到了一群加拿大人,包括混蛋斯科特,他讨厌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并发誓要阻止他们见到新总理。

在去往加拿大首都的“唯一道路”上,男孩们遇到了其他被新总理困扰的人。新总理颁布的法律使骑警瑞克因为资金削减不能骑马,被迫骑羊,还使一个不知名的法裔加拿大哑剧演员不能再喝葡萄酒;还使纽芬兰人史蒂夫再也不能鸡奸。在纽芬兰,史蒂夫指出他们正在往错误的方向走,让孩子们很惊恐,但这群人随后坐着史蒂夫的船到达了首都渥太华

在议会大厦的中心街区,哭泣的男孩们说服了警卫让他们进去,最后他们见到了新总理,他是一个巨大的漂浮的头。混蛋斯科特带着甘茨一家来了。混蛋斯科特和凯尔都呼吁新总理支持他们各自的观点,凯尔做了一个更有激情和感人的演讲,感动了甘茨一家。然而,新首相是一个残暴的独裁者,他拒绝废除他的法律,并且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用激光将肯尼化为灰烬。当新总理在咆哮的时候,斯坦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块幕布,他把幕布拉了回来,发现萨达姆在一个蜘蛛洞里机械地控制着那个巨大的漂浮的头。在发现新总理的真实身份后,加拿大人逮捕了萨达姆,并宣布所有的新法律无效。甘茨夫妇看到凯尔远道来到加拿大来只为让艾克回家,被凯尔的奉献精神以及他对艾克的爱所感动,他们承认他们把艾克带回来是错误的,并让艾克回到他在科罗拉多的家。艾克同意了了,甘茨一家很高兴他们的儿子得到了一个爱他的家庭的照顾。

突然,卡特曼的手表响了起来:圣诞节到了。卡特曼对错过圣诞节感到震惊,但凯尔坚持说他找回自己的兄弟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卡特曼生气了,要求和凯尔打架。凯尔终于同意了,他非常不情愿地一拳打在了卡特曼的鼻子上。卡特曼立刻崩溃了,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用他的口音哭喊他妈妈。

接着,骑警瑞克回来邀请孩子们庆祝加拿大式的圣诞节,他们参加了游行,人们庆祝着萨达姆被捕和孩子们为推翻他所做的努力。显然(男孩们不是没有意识到就是不愿意意识到),斯坦是唯一一个不开心的人,他叹息着说,也许他们明年还会有一次圣诞冒险。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