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Advertisement
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疫情特辑 疫情特辑 南方Q园疫苗特辑 待定 待定

南方Q园疫苗特辑”是第二十四季的第二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309集,于2021年3月10日播出。

简介

南方Q园的镇民们吵嚷着要新冠肺炎疫苗。一个极其滑稽的新激进组织试图阻止男孩们为他们的老师接种疫苗。

剧情

SpoilerAlert.PNG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剧集一开始,麦奇老师阿德勒老师来到沃尔格林药房,试图得到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机会。令他们懊恼的是,他们被严肃且强壮的保安拒之门外,因为他们不在符合接种条件的人员名单上。麦奇老师连续30个晚上都尝试预约接种疫苗,但无济于事,因为疫苗接种服务只为55岁以上的老人和现场应急人员提供。众多排队等候的人也有同感,其中一些人已经等了几个小时。一位老妇人出现后,立即被放行,这让排队的人更加懊恼。

南方公园小学男孩们在卫生间里谈起了这场疫情对他们的兄弟情谊造成的压力。卡特曼告诉斯坦凯尔,他和十分沮丧的肯尼已经想出了一个计划,以挽救他们的兄弟情谊。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们在老师的椅子上涂抹番茄酱,作为一个恶作剧,让她看起来像是上课时来了月经。斯坦和凯尔对这个想法感到震惊。

在课堂上,尼尔森老师果然成为恶作剧的牺牲品,她的白色裙子被番茄酱弄得一塌糊涂。肯尼放声大笑,卡特曼则拍下了她的反应视频。尼尔森老师非常生气,说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去教书,却得不到接种疫苗的机会。月经恶作剧是最后一根稻草,她离开了学校,无法再继续教学。

放学后,卡特曼笑着说这个恶作剧有多搞笑,而斯坦和凯尔却因为卡特曼在他们的生活终于快要回归正常时把老师气走而感到生气。路过巴特斯家时,卡特曼向在家上课的巴特斯夸耀这个恶作剧,巴特斯觉得很不错。

与此同时,赫伯特·加里森在总统大选失利后高兴地回到了南方公园。在校长办公室,他告诉政确校长女强人,他想回来教书。政确校长提出,因为他是前总统,可能会存在安全问题,但加里森向他们介绍了他的私人保镖,特勤先生(上半身穿着西装领带,下半身仅着一条内裤)。政确校长告诉加里森,他们会将他列为教师候选人。

回到沃尔格林,等待打疫苗的人向保安抱怨,在以色列,每个人有机会接种疫苗。新闻记者克里斯前来进行报道,他想在拍摄过程中接种疫苗,但保安却把他赶走了。就在这时,一群刚打完第二针疫苗的老人从沃尔格林出来,幸灾乐祸地说他们现在可以去酒吧了。

当斯坦走在街上时,一辆载满老人的车停在他旁边,他的爷爷嘲讽他还得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而老人们却可以为所欲为,因为他们已经接种过疫苗。

斯坦走到教室,迎接他的是新来的代课老师——加里森老师,由特勤先生协助。班上的同学们都沮丧地呻吟起来。当男孩们离开教室时,萝拉瑞德斯科特·马尔金森斥责男孩们气走尼尔森老师。凯尔希望与恶作剧撇清关系,而卡特曼希望四人为了兄弟情谊而统一阵线。斯坦不知道该怎么办,走开了。凯尔告诉卡特曼,“没有人在乎你那该死的兄弟情谊”,把肯尼弄哭了。

在沃尔格林,内裤侏儒们试图得到接种疫苗的机会,但他们也不在名单上。阿方斯·莫费斯托博士让他们去排队,其他在排队的人包括唐陆金耶稣坎耶·维斯特,和两个天外来客。麦奇老师穿着消防员的衣服试图冒充“消防员汤姆”,但被保安赶走了。

一辆载满老人车的驶过廉价食品超市,庆祝他们接种了疫苗。在店内,加里森和特勤先生在选购学习用品。他们发现自己被购物者包围,这些人对他在总统任期内毁掉国家并表现得像什么都没发生的行为感到愤怒。鲍勃·怀特带着妻子女儿接近加里森,告诉他怀特一家一直站在他这边。加里森只是想继续他的教师生活,但鲍勃告诉他,他现在是匿名者Q的成员,并问加里森该如何停止疫苗接种,他认为疫苗中包含了精神控制微芯片。加里森愤怒地告诉他“滚回去过日子”和“鸡巴喷粪”。鲍勃误以为加里森的侮辱是某种暗示。

麦奇老师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喊大叫,因为不能接种疫苗而倍受挫折。他被一对老年夫妇打断,后者在学校停车场做摩托车“甜甜圈”特技,进一步激怒了他。男孩们在肯尼的带领下,来到他的办公室,就他们紧张的兄弟情谊进行咨询。麦奇老师嚷嚷着说他不在乎。斯坦求他把尼尔森老师带回来,但麦奇老师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老师们接种疫苗。他要求男孩们闯入沃尔格林,偷取疫苗,并把它们带给学校的老师。

怀特家,鲍勃·怀特对匿名者Q的成员说,他收到了被他们称为“天选之人”的加里森的暗示。他把“鸡巴喷粪”解释为匿名者Q必须把他们的信息传达给儿童。

男孩们带着一位坐轮椅的老太太出现在沃尔格林。他们自称是非营利组织社区好少年的成员,该组织帮助老年人前往疫苗接种地点。保安把他们放了进去。一进门,老太太就要求男孩们交钱,因为她已经打过疫苗了。她显然忘了他们已经给过她钱了。当药剂师过来时,男孩们发生了争执,并透露了他们有一个计划。老太太向药剂师说明了真相。男孩们意识到他们的伪装已经被识破,斯坦踢了药剂师,肯尼抢走了疫苗,男孩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跑出了药房。

马尔金森家克拉克·马尔金森妻子就让儿子上公立学校一事发生争执,因为他认为加里森是个糟糕的老师。正当他建议聘请私人教师时,理查德·特威克出现了,并告诉他们关于匿名家教,一个全新的辅导公司的事,该公司的家教既快捷又便宜。此时匿名家教的广告在电视上播放,他们是由匿名者Q的成员组成的。

当斯科特在他的房间里画画时,他的父亲带来了他的新家教。而克拉克一离开房间,家教就开始向斯科特灌输关于匿名者Q的信息。斯科特吓坏了并大声呼喊他的父亲。

克里斯在沃尔格林外面做了一个关于男孩们偷疫苗的新闻报道,并一直美化他们。新闻主播汤姆试图让他停止说话,但克里斯却对汤姆大发雷霆,对自己不能接种疫苗而感到非常沮丧。

在南方公园小学,只有两个学生来上加里森的课——贝蓓吉米。加里森问贝蓓温蒂在哪里,她告诉加里森,温蒂的父母给她找了一个私人家教,因为他们都恨他。加里森很生气,并发泄在特勤先生身上,嚷嚷着他会查清事情的真相。

尼尔森老师接到卡特曼的电话,他让她第二天回学校,男孩们会带来疫苗。她在月经恶作剧后很生气,也很怀疑,但卡特曼让她相信他们是认真的。凯尔与卡特曼争论,因为后者几乎透露了他们都要为这个恶作剧负责,并对斯坦没有说任何支持他的话而生气。肯尼出面阻止了他们。他们被一个唱歌的人打断了,并发现一大群人在房子外面,吵着要疫苗。凯尔告诉其他人,他们必须逃跑,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开始爬上房子。

接下来播放了一段蒙太奇,首先是一个血淋淋的好莱坞标志。旁白解释说,一个由好莱坞和政治精英组成的邪恶阴谋集团一直在利用儿童性服务来获取肾上腺素红,这种物质是从儿童身上采集的,具有兴奋和提高生命力的作用。这些精英们需要肾上腺素红来维持他们的权力地位,以控制所有人,而他们需要被阻止。随后,人们发现,旁白是克雷格家教,正在向他解释匿名者Q的信仰。就在这时,加里森和特勤先生突然闯入房间。加里森很生气,因为家教抢走了他的学生,但家教却因为他的出现而激动不已,因为他是“天选之人”。加里森命令特勤先生掐住她,因为他想知道是谁开的家教公司。就在她被掐死之前,她告诉他们是鲍勃·怀特。加里森和特勤先生离开去和怀特对峙。面对尸体的克雷格只是叹了口气,说2021年也会像2020年一样。

男孩们在现已荒废的瑞星餐厅避难,直到第二天去上学。卡特曼收到了一份2000美元的疫苗接种报价。他一直在四处打听,看大家愿意出多少钱来接种疫苗,这样他们赚到的钱就可以用来度假,拯救他们的兄弟情谊。凯尔生气地告诉他,疫苗是给老师打的,他们需要的是解决月经恶作剧所带来的影响。斯坦则认为,他们应该自己打疫苗,因为孩子们是最后打疫苗的。凯尔把疫苗拿走保管,这样大家就不会有异心了。

当他进入一个房间保存疫苗时,他接到了他爸爸的电话,他想要凯尔手上的疫苗。他假惺惺地告诉凯尔说,凯尔将疫苗留给老师是因为他觉得老师更值得拯救,而他自己的母亲则有可能因为新冠病毒而死。

怀特一家正在吃晚饭,加里森和特勤先生突然出现,把他们绑了起来。双方都有不同的看法,加里森对私人家教把他的学生从学校带走感到愤怒,而怀特则试图通过教育孩子来制止疫苗接种。鲍勃解释说,一切都被精英们操纵着,他们需要人们憎恨加里森,他们切断了任何试图说出真相的人。就在鲍勃要揭示真相的时候,画面切走了。

在瑞星餐厅,第二天早上。凯尔用冰爽仙人掌汁替换了一些新冠疫苗。他被斯坦抓了现行。凯尔承认自己受到了爸爸的压力,他不想让妈妈死。斯坦也担心自己的父母,对凯尔会对他撒谎而感到震惊。就在这时,肯尼出现了,他们假装一切都好——只因为这对肯尼最好。

当他们带着疫苗走到学校时,卡特曼还试图说服他的朋友们把疫苗卖给愿意付钱的人。就在这时,他们被斯科特·马尔金森拦住了,他现在是匿名者Q的儿童分支——小可爱Q的成员。该组织的其他成员出现且人数超过了男孩。斯科特让男孩们放下疫苗并离开,但卡特曼告诉他,他的信仰是非常愚蠢的。斯科特击打了斯坦,双方开始斗殴。

克里斯送来了这场战斗的现场新闻报道。当主播汤姆说小可爱Q也像社区好少年一样为自己的信仰而站出来时,克里斯对他大发雷霆,并在战斗继续时愤怒地离开。

一群镇民赶到现场,想得到疫苗。男孩们抢到疫苗后,在小可爱Q的追赶下跑掉了。

在怀特家,鲍勃向加里森和特勤先生展示了他地下室的Q总部。他解释说,他一直在试图警告大家不要接种疫苗,然后Q发布了一个新的帖子,说最重要的日期将是2021年3月4日。鲍勃解释说,这意味着纳米技术的微芯片,正在被放入疫苗中。凡是接种了疫苗的人,都会被追踪和操纵一辈子。加里森说,他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学校的所有老师都要接种疫苗,这意味着他们将被精英阶层控制。鲍勃和加里森准备去学校阻止疫苗接种。当他们把枪拿出来时,却被激光蒸发了。鲍勃说,精英们盯上他们了。解除了武装,他们向学校走去。他们的周围环境已经被精英们变成了一片荒凉的雪地。他们发誓要在不被精英们阻拦的情况下赶到学校。

在校长办公室里,老师们焦急地等待着疫苗。尼尔森老师认为男生们又搞了一个恶作剧,并为自己打电话给他们而向同事们道歉。就在这时,她接到了卡特曼的电话。男孩们现在在一座桥上。卡特曼要求老师们到其他地方去碰面,因为他们无法到达学校。尼尔森老师不相信他,于是他答应去学校。凯尔认为他们不可能进的去学校,而斯坦透露了,凯尔之前一直试图将疫苗留给自己。斯坦说出了残酷的事实——他们都不信任或不喜欢对方,不能再继续装下去了。他们决定进行一次他们从未想过的谈话。卡特曼让肯尼用他的巨魔耳机在iPad上看《马达加斯加3》,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肯尼走开了,斯坦、卡特曼和凯尔一致认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能为了肯尼而勉强。他们还有一些疫苗,而卡特曼说他有一个计划。

主播汤姆给大家做了一个新闻报道,报道了所有为疫苗而到南方公园小学的人。匿名者Q和小可爱Q也在其中,试图阻止疫苗接种。当汤姆开始赞扬小可爱Q时,克里斯又开始与他争论。

鲍勃·怀特,加里森和特勤先生走在雪地里,试图赶去学校。特勤先生由于没穿裤子,蛋蛋都被冻上了。鲍勃告诉他们不要屈服,精英们不只是服用肾上腺素红,他们掌管着一切,控制着一切。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个电脑鼠标出现在屏幕上,开始调整他身体的一部分,比如他的头和手臂。精英们都在取笑他,试图侮辱他。鼠标把鲍勃的身体变成一个肥胖的女人,巨大的乳房,然后变成阴茎和许多其他形状。加里森向精英们求情,说自己不在乎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想找回以前的生活。当鲍勃向他扑来时,屏幕被旋转了90度,周围的环境和人物变成了平面。加里森感到困惑,屏幕再次旋转,面对他。然后他要求精英们与他做交易。服务先生被电脑鼠标缩小。加里森看向他所在的地面,却看到帽子先生

卡特曼向斯坦和凯尔解释了他的计划,并附上了一张学校和周围人群的地图。他解释说,他们不再是兄弟,只是想为肯尼做最好的事情。卡特曼摆出了几个计划,他们可以如何分配他们与肯尼的时间,使得肯尼可以在不同的时间段和他们三人见面。他们最终同意了2-2-3计划。斯坦说这个计划太荒唐了,但可能真的会成功。

在学校外面,克里斯提供了毁灭性的消息,社区好少年内部分裂。他再次抨击汤姆,责怪他对疫情的应变。就在这时,他看到凯尔带着疫苗走到学校前。人群为抢夺疫苗做好准备,而小可爱Q准备阻止凯尔。斯坦和卡特曼告诉凯尔,他会把自己害死,这已经不是他们的战斗了。凯尔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他还不会让他们的兄弟情谊破裂。卡特曼和斯坦被说服了,和他一起准备在人群中冲锋陷阵。就在这时,加里森带着鲍勃·怀特出现了,他现在是一个巨大的带有鲜花的阴茎。加里森告诉大家,他可以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加里森发表演讲,他曾只想让一切恢复正常,以为可以和大家重新成为朋友。但人际关系是非常脆弱的,在危机时期,当我们最需要对方的时候,就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可以变得最远的时候。他从鲍勃·怀特那里学到了重要的一课:确保你站在最有权力的人那一边。因此,他与精英们达成了协议。

当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的飞机抵达时,烟花燃放,为大家带来了足够的疫苗。欢呼雀跃的人群涌向飞机。他们当场就开始接种疫苗。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和史蒂芬·斯多奇感谢加里森。在道路畅通的情况下,孩子们把疫苗带进了学校。

老师们都出来了,惊讶于孩子们的成功。尼尔森老师是最后一个,她很感动。然而,为时已晚——她开始剧烈咳嗽,显然是被新冠病毒感染了。

尼尔森老师的葬礼在南方公园墓园举行;她死于新冠病毒。马克西神父发表了悼词,男孩们和镇民们凄凉地看着。加里森先生将永久接替她的教职,斯科特·马尔金森听到这个消息后泪流满面。然后,马克西神父祝贺大家度过了这场疫情;是时候摘下口罩,像2021年一样开派对了。欣喜若狂的镇民们,包括许多次要角色,就在墓地里开始聚会跳舞。人们还在街上和夜总会里跳舞。两个人在派对上看着沃尔格林,表示它已经变得很差劲。兰迪·马什毛巾巾在路边商摊里卖两种节草农场的大麻,疫情特售和疫苗特售。老人们回到养老中心,因为镇民们又占领了所有好玩的地方。

在成年人庆祝的时候,斯坦、卡特曼、凯尔告诉肯尼他们的新计划,关于他将如何与他们每个人共度时间。卡特曼宣布他已经有了新的兄弟——克莱德、吉米和一个西班牙裔男孩,他们邀请他去丽家酒店过周末。当他意识到自己因为有肯尼在而不能去的时候,他愤怒地走开了。

加里森高兴地来到教室,拿出了帽子先生。剧集最后,加里森抬头对精英们说:“很高兴和你们合作,你们这些杀小孩的恋童癖。”

剧集评论

AV Club“南方Q园疫苗特辑”打出“B”的评分并评论道:“一旦足够多的人接种了疫苗,我们会采取措施预防另一场疫情,还是会当作无事发生,再一次导致新冠疫情爆发?无论结果如何,《南方公园》都将为此取笑我们。和匿名者Q一样,无需多言。[1]

IGN“南方Q园疫苗特辑”打出“8”的评分并评论道:“这一集第二次证明了《南方公园》特辑的魅力所在。本集在回归粉丝喜欢的经典的同时,也探索了“你永远不可能恢复正常”的想法。很高兴看到斯坦、凯尔和卡特曼终于再次成为剧集重心,加里森先生也回归了他的本色。这也许是我们可以期待的剧集,至少《南方公园》剧组找到了正确的剧集范式。[2]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