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西奥多·卡特曼,经常被直接叫做“卡特曼”,是南方公园的四位主角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斯坦·马什肯尼·麦考密克。卡特曼有时会是某集的主要反派,如“未来战士”。另外三位主角并不真的把卡特曼当朋友而他们也根本不清楚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出来玩,但某种不稳定的友谊还是在他们之间诞生。然而,当凯尔和斯坦的友谊破灭了之后,他经常是凯尔的第一选择。在早期剧集中,肯尼是他的最好朋友,但到了往后几季,巴特斯·斯多奇也常被如此描绘。

卡特曼是四人组中第一个摘下帽子的,这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有体现。他还重达90磅(约为40.8公斤),这在“要你肥4000”中有透露。

背景

构思与创造

根据两位主创,特雷·帕克马特·斯通所说,他们认为在二十世纪末的电视节目上制作一个类似阿尔奇·邦克(Archie Bunker)的角色是不可能的。但之后他们有了个或许可行的点子,一个住在科罗拉多州的南方公园小镇的十岁(先前是八岁)的动画男孩。于是,卡特曼诞生了。

普遍认为卡特曼的名字来源于二战时纳粹德国的战斗飞行员埃里希·哈特曼(Erich Hartmann,可以反映出他对希特勒和纳粹党的热爱),然而特雷和马特再一次在线采访上证实了卡特曼的名字来源于一位姓卡普曼(Carpman)的人。特雷·帕克和马特·斯通反复表示卡特曼是他们最喜爱的角色。尽管卡特曼最初是以阿尔奇·邦克为蓝本制作的,但《都怪加拿大:南方公园与当代文化》(Blame Canada: South Park and Contemporary Culture)一书的作者托尼·约翰逊-伍兹(Toni Johnson-Woods)说,她认为卡特曼还吸取了《蜜月期》(The Honeymooners)中的杰基·葛里森(Jackie Gleason)以及《摩登原始人》(The Flintstones)中的弗莱德·弗林斯通(Fred Flintstone)的相似之处。

成就

在整部剧集的发展中,卡特曼设法取得了广泛的成就,比南方公园里的任何角色都要多。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 迷幻天文馆” - 赢得了奇基奶酪酥的歌唱广告比赛。然而,他在广告里只有一句台词(“lame”)。(成功的失败
  • 南北战争” - 想要赌赢斯坦·马什和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这样他们就得给他当一个月的奴隶。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他确实设法操纵了整个喝醉了的南方邦联内战演员军队还几乎分裂美国,而且从未因此而得到任何形式的惩罚。(失败
  • 危险童爱会” - 证明他已经“成熟”并成为了北美少年爱好协会的封面孩子,但没有意识到他们是恋童癖而且只对他的年轻感兴趣。(成功的失败
  • 阴毛的故事” - 让斯科特·泰诺曼的父母被杀,把他们埋进辣酱并喂给他们的儿子。(成功,但没有意识到他杀了他的生父而当他发现后似乎也没有困扰着他)
  • 卡特曼乐园” - 用他外婆继承给他的一百万美元买了一座主题乐园。在卖回给原主人后,他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失败
  • 狂热天主恋” - 向凯尔证明了从屁眼进食后再从嘴中大便是有可能的。(成功的失败,尽管他向凯尔证明了他的理论可行,但凯尔的祝贺打乱了他真正的意图:向凯尔炫耀他赌输的钱来羞辱他)
  • 基督摇滚热” - 组了个乐队来做出白金唱片,但只得到了“殁药唱片”。(失败
  • 犹太人受难记” - 想要开始第二次犹太人大屠杀。但只是骗了一大群人支持他一段时间。(成功的失败
  • 沃尔玛来袭” - 在“人死了排泄”这个赌上赌赢了凯尔。(成功
  • 幻想大陆·上” - 赌赢了凯尔,要求凯尔“舔他的蛋蛋”。之后他幻想出了一个想象的凯尔在舔想象的卡特曼的蛋蛋。因为凯尔说过所有想象的东西都是真的,所以可以算作是成功。(成功
  • 神秘侠崛起” - 用他“又憨又可爱”的方式控制了克苏鲁并从此成为一名彻底但极端妄想的坏蛋,攻击许多人和物,从嬉皮士开始到犹太教堂再到旧金山。(成功
  • 浣熊大对决” - 让克苏鲁摧毁了火人节的嬉皮音乐会,消灭了所有全食超市,把浣熊侠联盟送进一个暗黑遗忘之地,谋杀了贾斯汀·比伯,还做了更多邪恶的事。(谋划成功,但最终计划被挫败
  • 百分之一” - 通过这极端妄想的一集稍有成熟,这让他“谋杀”了他的毛绒玩具们。(成功
  • 美食评论家” - 假装是个美食评论家来得到免费的食物。(成功
  • 连续剧的结束” - 试图和海蒂一起借助太空探索公司的火箭登上火星,但随后思想转变为阻止海蒂上火星。(失败
  • 变本加厉” - 通过煽动海蒂对凯尔的仇视达到与她复合的目的。(成功
  • 死去的孩子” - 调查托肯故意让他挂科的原因。(成功
  • 墨西哥小丑” - 通过向移民海关执法局举报,将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送进拘留中心。(成功的失败,他自己后来也被斯坦举报而遭到羁押)。
  • 桌游女孩” - 向参议院提交两性学生不得参加同一俱乐部的法案,虽然得以通过,但是他在发现女孩的桌游俱乐部要比自己的办得更好时气急败坏。(成功的失败

犯罪记录

卡特曼有很大量犯罪记录。虽然他犯了许多罪行,他只被捕过7次。他被逮捕的原因是:错误族仇恨罪绑架巴特斯陷害丽安经营冰毒实验室、和斯坦参加《鲸鱼保卫战》而被日本人逮捕(他们被关进日本监狱)以及囚禁嬉皮士。在“至肃时刻”中,他、凯尔、斯坦和肯尼一起被哈里斯·叶茨逮捕,罪名是学校枪击案,事实证明这是人熊猪的袭击。He was also arrested for the murders and terrorism of multiple people with Cthulhu, while under the disguise of the Coon, by Kyle, Kenny, Stan, Clyde, Token and Timmy, although they didn't have the authority. Even then he was released almost immediately after his arrest. The real reason why Cartman doesn't stay in prison for a very long time is likely because his Mom bails him out, dismissing the severity of the crime. Another reason why because the town is too incompetent to do anything about it. Cartman's criminal record includes but isn't limited to:

  • 谋杀:In "Butt Out", Cartman stabbed Rob Reiner, essentially killing him. This can be considered self defense; Reiner had been trying to lynch him by gathering a mob. However, Rob Reiner does appear in a later episode proving he did not actually die. When he flash-backed to 1776 in "I'm a Little Bit Country", he brutally murdered a messenger boy with a log, although this was in his imagination, and therefore was not a real crime. He was also in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the murder of Mr. and Mrs. Tenorman in "Scott Tenorman Must Die", and many others in "Poor and Stupid". He shot and killed two members of the Chinese Mafia in "Wing" but that was in self-defense. He murdered dozens of people while they were zombies and he didn't have to do that as all he had to do was kill Kenny. He also electrocuted several Mexicans to death with a taser after soaking them in water in "The Last of the Meheecans".
  • Prostitution: After Kyle caused him to have a severe concussion and amnesia in "Cow Days", he begins to think that he was a Vietnamese prostitute named Ming Lee and it is implied that he prostituted himself to Leonardo DiCaprio. He also did this in "Chickenlover" and "Freak Strike" but he did not have sex with anyone but actually pretended to be a prostitute.
  • Vandalism: He mentions in "The Death of Eric Cartman" that he had broken a man's fence without telling him about it. He also destroyed most of the stuff in Butters' room with a baseball bat in the same episode. He even did this in "AWESOM-O" when he messed up the entire Stotch house while trying to find a videotape Butters had. He T-p'ed a house in "Toilet Paper" and "The Ring" and since Butters was put in jail for it Cartman would have but he was praised instead for being honest.
  • Manslaughter: He accidentally bashed Kenny's skull in "Timmy 2000" with a frying pan while trying to hit a bug on his face. Though it was the Ritalin side effects and a hallucination, he did not mean to legitimately murder Kenny. When he tried to kill Timmy's turkey with a stagelight in Helen Keller! The Musical, it accidentally killed Kenny instead due to the fact that he rigged the wrong one.
  • Murder By Proxy: In "Scott Tenorman Must Die", although he did not directly murder Scott's parents, he did know that the situation he was putting them in would get them killed. He also conspired with Kenny to have Sarah Jessica Parker murdered in "The Tale of Scrotie McBoogerballs", resulting in her getting shot. He also tries multiple times to convince the others to kill Kyle. In "Coon 2: Hindsight", "Mysterion Rises", and "Coon vs. Coon & Friends", although Cartman does not directly murder anyone, he does manipulate Cthulhu in murdering hundreds of people whom he personally deems evil, which includes Hippies, Jews, the people of San Francisco, and Justin Bieber. In "Funnybot", Cartman uses his German language skills, by talking into the Germans to kill Kyle, but this attempt failed. He even attempted to do this in "Tsst" when he kidnapped a student named Billy Turner and forced him to play a jigsaw game by handcuffing his ankle to the school flagpole. Cartman secretly spiked poison in Billy's lunch milk and told him that the poison would kill him unless he sawed off his own leg and got the antidote.
  • Enforced Suicide: In "T.M.I.", Cartman was put in an anger management group and while there, he used his iPhone to send a series of text messages to the wife of the doctor who was trying to get a reaction out of him. These text messages placed the doctor's wife in a very bad position because in these text messages, Cartman was forcing the doctor's wife to commit suicide, in which she does so. It is unknown how he got the phone number of the doctor as he required one in order to make a text. He banished Kenny, Stan, Kyle, Timmy, Clyde, and Token to a "dark oblivion", in "Coon vs. Coon & Friends" in which Kenny was forced to get himself impaled on a spike under a cliff in order to save his friends. He does this again in "Bass to Mouth" when he tricks Jenny Simons into eating a cupcake Cartman secretly spiked a strong laxative into. He causes Jenny to crap her pants in class and as a result she attempts suicide. The suicide fails and she survives but in the process she suffers a fractured pelvis and had to be taken to the hospital. He even did it before Jenny's accident when he caused one student to crap his pants so much that he needed new clothes from his mother therefore exposing him to the Eavesdropper website and made him think on suicide but in the end he decided not to. A year before the "Bass to Mouth" Cartman caused the first incident of a student crapping his pants and then made a hazing ritual out of it, causing the kid to kill himself.
  • Animal Abuse: In various episodes, he abuses Mr. Kitty whenever the cat attempts to get some of his food. In addition, it was noted in "Douche and Turd" that Cartman broke Kenny McCormick's pet cat's leg.
  • Attempted Murder: He attempted to kill Kyle, Stan, & Kenny in "Toilet Paper" using a wiffle bat, not comprehending the stupidity of the plan. He also attempted to fire on the President of FOX in Cartoon Wars Part II, without realizing his gun wasn't loaded. In "Tsst" he conspired to kill his own mother because he felt oppressed by her after she hired the Dog Whisperer Cesar Millan to deal with Cartman's spoiled and bratty behavior. He also attempted to murder Butters in "The Last of the Meheecans" in order to prevent him from crossing the U.S-Mexican border.
  • Attempted Genocide: In "The Passion of the Jew" he tries to exterminate the Jews, and in "Ginger Kids" he tries to get people to wipe out the Gingers. When he becomes one, he instead plans to kill all non-Gingers, not wanting to live out his whole life as a minority. In "Coon 2: Hindsight", "Mysterion Rises", and "Coon vs. Coon & Friends", Cartman along with Cthulhu attempt to wipe out the Jews by attacking assorted Jewish Temples.
  • Enforced Cannibalism: In "Scott Tenorman Must Die" Cartman tricks a farmer into killing Scott Tenorman's parents. Then Cartman takes the corpses and grounds them up into Chili so he could serve it to Scott Tenorman in the Chili Con Carne Festival. Cartman does so and therefore tricks Scott Tenorman into cannibalism. In "A Ladder to Heaven", Cartman mistook Kenny's ashes for chocolate milk mix and drinks him, and eventually became possessed by his soul.
  • Assault: Done several times, although many of these are not crimes, but in fact just fighting with friends. He beats up Jimmy in "Casa Bonita" when Jimmy isn't expecting it and, considering he's handicapped, it could be a crime. In "The Coon", he also attacks a man and woman with the claws on his hands, scratching the man's face up and causing the woman to run away in terror (he thought the woman was being raped). In "Coon 2: Hindsight" Cartman brutally assaults Mintberry Crunch and Mosquito with the metal claws on his hands for absolutely no reason at all. Cartman does this again in "Mysterion Rises" when he beats up a little girl in an airport after she asked him what Mintberry Crunch was like. He attacks Pip and Token with a rock causing to have their arms broken which is mild assault, but Cartman gets arrested for a hate crime instead.
  • Smuggling: He became the leader of a fried chicken cartel in "Medicinal Fried Chicken". However this does not count as a crime because the KFC was not really outlawed and really had some of the restaurants shut down.
  • Drug Possession: In "Crack Baby Athletic Association", Cartman gave some crack to the babies that were diagnosed with fetal cocaine syndrome and then videotaped them playing with the bag of crack and put it on the internet. He also gave crack to a women who was addicted to cocaine and was pregnant with her child. The crack he possessed may had come from his mother and she was seen smoking it after having sex with two men in "Jakovasaurs"
  • Theft/Obstruct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artman stole the dead bodies of Mr. and Mrs. Tenorman off a crime scene while Barbrady was investigating. It is also mentioned in "About Last Night...", where Cartman had stolen everyone's televisions while they were out getting drunk on the streets.
  • Armed Robbery: in "Two Days Before the Day After Tomorrow", Cartman gets Kyle into a stickup. Cartman was pointing a gun at Kyle and demanded that Kyle give his Jew Gold to Cartman. Kyle gives Cartman a bag of rocks first and then presumably throws another fake bag into the fire. In "Go God Go XII", he robs two kids of their Crank Prank Time Phone with a laser gun which was presumably expensive.
  • Violation of Firearm Laws/Threatening with a deadly weapon: The Glock pistol that Cartman carries is almost certainly illegal and unregistered. Although it is never explained where he obtained the gun, it is likely he obtained during the events of "Wing" (the glock is the same gun he used to fight off the Chinese Triads during said episode). He constantly uses it to threaten people such as Kyle and the President of FOX in "Cartoon Wars Part II". He also stole a taser from his mom in order to defend himself from Trent Boyett in "Pre-School"
  • Arson: In "Pre-School", Cartman and the boys tricked Trent Boyett into starting a fire, in which the boys believed they were able to put out with their own urine but were unable to. In "Butt Out", Cartman and the boys were smoking outside school and threw their cigarettes away to avoid being caught by Mr. Mackey, but the cigarettes landed near the school and accidentally set it on fire. However, all of these arson's were accidental and unintentional. He did it again in "1%" but he committed this arson in his very own room. He was told to grow up so he ended up dividing his personality into all of his stuffed animals and then getting rid of the stuffed animals through brutal and weird ways. He did not mean to set his own room on fire and might had been sleepwalking when he did it. He caused the fire in order to get rid of Peter Panda.
  • Graverobbing: in "Korn's Groovy Pirate Ghost Mystery", Cartman, Stan, Kyle and Kenny unearthed Kyle's dead grandma from a cemetery and planned to use it to scare the living daylights off a couple of 6th graders. This brought up false rumors about some of the people in South Park having sex with corpses and brought the pirate ghost hysteria to a whole new level.
  • Hate Crimes: He bashed Token's head with a rock in "Cartman's Silly Hate Crime 2000", although he was later proven not to have done this to Token for racial reasons, and therefore was released from jail almost immediately after his arrest, but it still counts as a mild case of assault. However, his attempts against Jews, Hippies, Gingers, and non-Gingers while he thought he was one may count, as his motivations are specifically because they are members of this group. His actions with Cthulhu against Jews, Hippies, the people of San Francisco during the events of "Coon 2: Hindsight", "Mysterion Rises", and "Coon vs. Coon & Friends", Cartman along with Cthulhu perform numerous terrorist actions against assorted groups, cities and individuals could also be considered hate crimes.
  • Kidnapping and false imprisonment: He locked Butters in a bomb shelter for three days in "Casa Bonita" and kidnapped 63 hippies and trapped them in his basement in "Die Hippie, Die". He also held the Hakeems prisoner in "The Snuke" (though this was government-sanctioned.) and he took Butters from the mental hospital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officials in "The Death of Eric Cartman".
  • Unlicensed Surgery: In "Jared Has Aides", he, Stan, and Kyle performed unlicensed liposuction on Butters with a hose in order to get him thinner in hopes of getting money from a weight loss scam. They even framed Butters by simply running away and hiding, causing yet another grounding for Butters from his parents.
  • Terrorism: Cartman admits to this when he is trying to get Family Guy pulled, both through threats from Islamic bombers and through threatening the FOX President with a hand gun. He also formed an anti-Chinese organization with Butters in "The China Probrem", and held an entire building full of hostages on the gun point, with Butters wounding 2 police officers and a civilian with badly aimed gunshots. His attempt to split up the U.S. through manipulating a drunken army of southerners to plunder towns and march on D.C. might also count, although this was not for political reasons so much as it was for making Stan and Kyle his slaves. In "The Coon" he tries to bomb a hospital to lure out Mysterion by planting dynamite on it. He managed to set the explosives, but ditched the plot and decided helping Mysterion would be more preferable. In "Coon 2: Hindsight", "Mysterion Rises", and "Coon vs. Coon & Friends", Cartman along with Cthulhu perform numerous terrorist actions against assorted groups, cities and individuals. He also participated with his anger management classmates and Randy Marsh in "T.M.I." in terrorizing a Fed-Ex building and threatened to not release the hostages until their demands were met.
  • War Crimes: The Drunken Southern Civil War army he led is seen looting, pillaging, attacking civilians, and burning down buildings. It is also implied by Cartman at one point his troops are raping women (When he offers Kenny a spot in his army he says: "Join me, and you shall have many plunders and women!", although he does not specifically reference rape). He also employed at least two other child soldiers, Kenny and Butters.
  • Medical Terrorism: In "Tonsil Trouble", Cartman sneaks into Kyle's room, draws the HIV contaminated blood from himself, and squirts it into Kyle's mouth, giving him HIV in the process. This is medical terrorism because Cartman intentionally makes someone critically ill in order to satisfy a desire for revenge. The motive for this was that Kyle was laughing at Cartman in disbelief after hearing that his arch-nemesis received a deadly virus that would kill him within less than a decade. Cartman thought that Kyle was being insensitive and gave him the HIV virus so he would not laugh at Cartman anymore.
  • Violation and Obstruction of the Pure Food and Drug Act: In "Ass Burgers", Cartman pretends he has Asperger's syndrome by placing multiple hamburgers in his butt. He gave one to Kyle who liked the burgers a lot. Cartman then started a hamburger business in which he placed multiple hamburgers up his butt to give them the taste Kyle loved. He was later found out about this and his business was forced to shut down. This violates the Pure Food and Drug Act because Cartman put hamburgers up his butt and the sold them to customers. Since the burgers were up his butt, they were contaminated and might had some bacteria and E Coli in them, which is known to make people very sick. Some of the kids who ate the burgers might have gotten sick and some customers might have died from E coli. He does this again thrice in "Bass to Mouth" when he spiked laxatives into several cupcakes and tricked several students into eating them. He even does this in the same episode when he made the school faculty spike laxatives and horseradish into pizza in order to make the entire school crap their pants. He also did this to Mr. Mackey in the hallway and made him crap his pants and fart his whole body across the hallway.
  • Piracy: In "Fatbeard", he assembled several groups of Somalian pirates to plunder ships in increasingly aggressive ways, until all his pirates are shot to death by U.S. snipers. This crime in his criminal record is ignored by the government because they thought that Cartman was a hostage of the pirates due to his skin color.
  • Breaking and Entering: In "Tonsil Trouble" and "Mecha-Streisand", he broke into Kyle's room. The purpose for this was to steal one of the 3 triangles of Zinthar and give Kyle HIV. He also broke into the veal ranch in "Fun with Veal". Cartman also broke into several houses in " About Last Night ... ", in order to steal televisions.
  • Credit Fraud and Identity Theft: In "Fatbeard" Cartman steals his mother's credit card and uses it to buy plane tickets to Cairo for himself, Clyde, Butters, Kevin, and Ike.
  • Embezzlement: In "Probably", Cartman starts his own church after he and the kids catch Father Maxi having sex in the church confessional with Clyde Donovan's aunt. Cartman made every kid in South Park into evangelists and asked for their money for charity. However, in reality, he was taking full advantage of them because he was actually taking all their money and was spending all of the supposed church money on himself. Therefore, it counts as embezzlement.
  • Underage Driving/Hit and Run: In "Poor and Stupid", Eric Cartman hijacked a race car and ran over several spectators and pit crew members, culminating in the deaths of eleven people. He later does this again, going off the race track and into a trailer campsite, presumably killing many people. In addition to all this, he purposely ran over another driver, Danica Patrick, on purpose after she was eliminated from the race.
  • Resisting Arrest: In "Cartman's Silly Hate Crime 2000", Cartman escapes from custody after being found guilty of committing a presumed hate crime. Cartman bribes Kenny to drive him to Mexico in his battery operated kiddie car and therefore puts the police in a wild goose chase with it ending near the U.S/Mexico borderline. He does this again in "Casa Bonita" when Sheila and the boys found out that Cartman selfishly kidnapped Butters and locked him in a bomb shelter, therefore scaring all of South Park so Cartman could go to Casa Bonita for Kyle's 9th birthday. When Sheila says that the police were on their way to arrest Cartman for the kidnapping of Leopold "Butters" Stotch, Cartman runs into the restaurant and tries to avoid the police as much as he can while enjoying what Casa Bonita has to offer in the process. The chase therefore ends after Cartman tries one last ditch effort to resist arrest by jumping into a 20 foot waterfall only to get cornered and arrested.
  • Child Abuse: In "Crack Baby Athletic Association", Cartman made some babies diagnosed with fetal cocaine syndrome play a game of basketball with a bag of coke and videotaped it. This counts as child abuse, because Cartman was making a profit out of this and did not give the babies any credit, which counts as slave labor.
  • Shoplifting: In "Poor and Stupid", Cartman goes to a local grocery store with Butters in hopes of finding Vagisil there. While in the store, Butters forgets to bring money with him to buy the Vagisil because Cartman did not tell him to. Cartman then decides to ingest multiple Vagisil products in the store and then leaves without paying for the Vagisil.
  • Blackmailing, Framing, False Evidence: In "Coon 2: Hindsight", Cartman (a.k.a. The Coon) tries to blackmail Captain Hindsight, in order to have him join the superhero team. He also framed Trent Boyett twice in "Pre-School" for arson and the assault of a teacher in order to get out of trouble and avoid his wrath for five years. He also commits blackmail in "The Passion of the Jew" when he pressured Kyle into seeing 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and told him to have the Jews apologize for the death of Jesus. However, this kind of blackmail was emotional blackmail because Cartman did not threaten Kyle with extortion or with a videotape or photos. Another example of his blackmailing is shown in "Cancelled" when the Joozian producers were caught having weird alien sex (They were sucking each others jagons while high on alien drugs) in front of him and the other boys. Kenny takes a picture of the Joozian's doing this and Cartman takes advantage of this by using it as blackmail. However, this crime may not count because Cartman broke this law in another planet and was doing this in order to save Earth from being destroyed. Unfortunately, Cartman may be held accountable for this in the Intergalactic Justice system because he broke this law on another planet and may be an example of extradition. However, again, Cartman got his memory erased and could not remember anything about this blackmail at all. Also, in "Cartman's Incredible Gift", some people who had supernatural powers accused Cartman and his false ability of being a fraud and sued him. In order to avoid the lawsuit, Cartman intentionally framed this group of people for the murder of Veronica Crabtree and it caused the group to get arrested with one of their members killed by police. He even framed his mother in "The Poor Kid" after he found out that his family has the second lowest income in South Park. He engineered a plan to get himself into a foster home by creating a meth lab in his backyard and framing his mom for it, therefore getting her arrested. The police however found out about this later and arrested Cartman and placed him in jail for two months
  • Torture: In "The Snuke", he used farts to torture the Hakeem family. However this does not count as actual torture because Cartman does not use any weapons but rather his own gas to annoy and provoke the Hakeem Family. What Cartman did to the Hakeem family was actually government sponsored and therefore is not branded into his criminal record. Unfortunately, in "Tsst", Cartman kidnapped a student named Billy Turner and forced him to play a Jigsaw game. Cartman secretly spiked poison into Billy's lunch milk and handcuffed him to a school flagpole. Then, Cartman forced Billy to torture himself by cutting off his own leg in order to get the antidote.
  • Fraud/Plagiarism: In "Christian Rock Hard", he replaces the words 'Baby' in love songs with 'Jesus', which is plagiarism, and fraudulent as the band is not technically Christian rock. He also pretends to be mentally disabled twice in "Le Petit Tourette" and in "Up the Down Steroid". He also does this in "Freak Strike" when Cartman decides to go on the Maury Povich show and pretend to be an out of control teenage prostitute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obtaining a valuable prize after Butters unintentionally scams him of one by appearing on the same show as a practical joke by the boys and with fake testicles attached to his chin.
  • Rape: In "Cartman Sucks", he gave Butters a blowjob (technically) without his knowledge, and puts Butters' penis in his mouth. It is also implied that he and his men raped women in "The Red Badge of Gayness" and "Fatbeard", but this is not proven.
  • Forceful Confinement: During the events of "Coon 2: Hindsight", "Mysterion Rises", and "Coon vs. Coon & Friends", he (as 'The Coon') forces Butters to stay in a small jail cell in his basement. He also locked away 63 hippies in his basement in "Die Hippie, Die".
  • Contempt of Court: In "Sexual Harassment Panda", Cartman sues Stan for Sexual Harassment and then took full advantage of him in court. However, in this crime, Cartman was being used by Kyle's father Gerald Broflovski so he could make money by telling Cartman to sue South Park Elementary too.
  • Vigilantism: Due to Cartman's attempts at crime fighting in "The Coon" and his violent methods of dealing with crime, he is technically in violation of the law regarding vigilante actions. However, due to his constant ineffectual attempts, this is overlooked by South Park Authorities.
  • Submitting False Evidence: In "Dances With Smurfs", Cartman uses the lie he made about Wendy Testaburger killing all of the Smurfs as the key plot device for his movie. He then uses the movie to frame Wendy by poorly dressing up as her and then doing the same thing he claimed that Wendy did. Not only did he provide a sneak peak for all of the students of South Park Elementary to see on his morning show, but he also released it on DVD and Blu-Ray to stores all across America. This lawbreaking led to the creation of the movie Avatar.
  • Slander: In "HUMANCENTiPAD", Cartman declared not only in general, but on national TV that his own mother Liane has "fucked him", all because she refused to let him have an iPad. While he's speaking figuratively, the audience and Dr. Phil assume him to mean it literally. In a slightly less liable manner, Cartman also slandered Wendy in "Dances With Smurfs", he accuses her of being a slut, embezzling money from the school, genocide of the Smurfs and numerous other atrocities, but escapes legal liability by adding "allegedly" at the end. He also does this in "The Snuke" when he told the CIA that the Hakeem Family were a group of terrorists. However, this lie serves a very good purpose because Cartman ended up stopping the British from invading America because of that lie.
  • Hitchhiking: In 'Imaginationland", Cartman hitchhikes to Washington D.C to get Kyle to suck his balls, but in the State of Colorado, hitchhikers can face up to two years in prison.
  • Theft: In "A Ladder to Heaven", when the boys are building the ladder to Heaven, Cartman steals a seat from Mr. Garrison's car. Cartman mentions that Mr. Garrison didn't throw away his car, so he obviously didn't do it with permission.
  • Child Pornography: In "Safe Space" he tells Kyle, he has taken and published photo of his penis on the intenet.

才能

操纵与领导能力

红发小孩”中的红发卡特曼

“你真是一个爱操纵的混蛋,卡特曼!” -凯尔,在“红发小孩”中看到卡特曼操纵红发小孩做与他之前要他们做的相反的事有感而发。

“是啊,但至少我不会死!” -卡特曼在这一次同意了凯尔,承认他爱操纵,因为这也许是他几乎每一集都在做的事。

卡特曼常常展现的像个可怜学生,但他却很会领导和团队组织,这常常包含对他人弱点的利用。尽管他原是双人搭档里的第二角色,但卡特曼已经发展成了一个能用惊人的口才去操纵他人的才能的角色。他的能力实际上十分阴险狡诈,他的性格也紧跟其他著名操纵者,如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的《奥赛罗》(Othello)中的伊阿古(Iago)。在某些剧集中,他使用这种能力去得到他想要的。他的目标经常是成年人和巴特斯,尽管他也常为了更个人的目的拿其他孩子当目标,包括在“危险童爱会”里说服巴特斯“牺牲小我为大家”去给北美少年爱好协会的男人轮奸,还重复地说服凯尔他做得很好,就是想要稍后利用凯尔去帮忙。在“红发小孩”中,当凯尔告诉他他们整了他一把之后他就告诉红发小孩不要杀死所有非红发人士。在这集的早期剧情里,他集结了所有红发小孩进入到种族灭绝狂潮中,用希特勒或是三K党的方式说服他们所有非红发人士都是下等人,还有开始暴力抗议和上街游行并高喊“红发之力!”。他之后还让他们绑架镇上所有的孩子并把他们关在一池岩浆上的笼子里,但在凯尔告诉他所谓的“红发病毒”是个恶作剧之后就设法说服他们停下。与之相似的剧情是在“犹太人受难记”中,他集结了所有梅尔·吉布森粉丝俱乐部的成员在镇上边游行边喊“Wir müssen die Juden ausrotten!”(我们必须歼灭犹太人!)。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他们都无视了这段话的原意,错认为是阿拉米语。但鉴于这在城市之中犹太人和他的团体之间引起了巨大的争执,以及南方公园里大多数成年人暴力和愚昧的本性,如果继续放任下去而转变为暴力行动都不足为奇。卡特曼则在争执中躲在背后微笑,似乎这些都符合他的计划。他还展现出对人类思想以及利用方式的深刻认知。在“三娘教子”中,卡特曼能够用侮辱和不怀好意的暗示逼迫好几个保姆离开他的家(甚至导致其中一个保姆进了精神病院)。在同一集中,引用电影《电锯惊魂》(Saw),他还让一个小孩锯断了他自己的腿。

卡特曼能被他朋友感知到的愚蠢可能是因为他有时会有幼稚、大意的行为。尽管他有些无知,但他不同寻常的操纵、多语技能以及制作缜密计谋的能力都有力的证明了他的高智商。卡特曼大体上似乎和他人交流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他谋划一个主意他就会有种离奇的表达方式并运用到自己的优势上。例如,在“肯尼之死”中,卡特曼就在美国众议院发表了一场演讲来说服他们给干细胞研究投赞成票。他显然也会多种语言(尽管不是太好)。在“热带雨林惊魂”中,当他告诉哥斯达黎加人民军士兵说他想要玉米卷饼时声称会说西班牙语,而在“未来的我”中,他确实在和雇来给巴特斯家里涂抹粪便的墨西哥工人说西班牙语。在“蕾丝防御战”中,卡特曼再次展示了他对西班牙语的熟练度,雇佣墨西哥人写一篇《老人与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的“作文”(墨西哥人把essay和西班牙语中朋友的非正式用词“ese”搞混了)。他是南方公园里唯一能流利地说西班牙语的孩子,如当孩子们不理解的时候回去找他,尽管他有时会犯语法错误,如同之前的例子。在“犹太人受难记”中,卡特曼还会说德语,但他大多数的词都发错了音,让大众猜测他只是会几句纳粹口号。但在“搞笑机器人”中,这些猜测都被证实是错误的,他能够很流利地说德语,在他的宣讲里他说道:

我们这里可以可否供上一个孩子?他是个犹太人。嗯?一个英俊柔弱的犹太人。他很新鲜。而且漂亮,漂亮。
Dürfen wir der Kind dort...geboten? Er ist Jud. Eh? Ein schöner safter Jud. Er ist friiisch. Und wunderhübsch, wunderhüüübsch.

在“卡通战争·上”中,他利用对《恶搞之家》要展示穆罕默德形象的争论来停掉这档节目;他假扮伊斯兰恐怖袭击的不幸受害者来阻碍福克斯总裁和《恶搞之家》编剧播出有穆罕默德的一集。另一个场合是在“南北战争”这一集中,他说服了南方公园里大多数的成年人(也有其他城市的许多人和整个南卡罗来纳州的人)通过一次无法收拾的内战重演几乎占领了美国,只要他让他们保持醉酒状态他们就不会意识到他们做了错误的事。

在“胖胡子船长”中,当他说服所有索马里海盗做他的船员时卡特曼作为一名海盗船长也是个不错的领导,还给国际船运带来了的不少麻烦让美国海军不得不追踪他并杀掉他的船员。

阴毛的故事”中取得巨大胜利的卡特曼

卡特曼的光辉成就(根据喜剧中心的“卡特曼的二十五个最佳时刻”列表)是在“阴毛的故事”这一集中,这是对卡特曼隐藏的机智和狡诈的证明,以及他的残忍和心理失衡的完全体现。斯科特·泰诺曼在一整集里不断地挫败卡特曼想要拿回斯科特骗走的钱的尝试,羞辱卡特曼而这提升了他的仇恨和复仇的渴望,最终,卡特曼笑到了最后,他间接迫使斯科特的父母进入非法入侵的状态,于是被射杀。之后,卡特曼偷走了尸体还把他们做成辣酱及时地喂给斯科特。然后,卡特曼冷酷地告诉斯科特他的父母是如何死的,暗示他们遗体的去向并询问他的辣酱:“你喜欢吗?你喜欢吗,斯科特?”斯科特身心受创而且吓坏了,而卡特曼则在对伤心欲绝的斯科特幸灾乐祸和歇息底里地大笑,同时还带着强烈的快感去舔斯科特脸上的“深不见底的哀伤之泪”。然而,斯科特发现杰克·泰诺曼也是卡特曼的父亲,令他很是震惊,但并非因为他杀了他的生父,而是因为他是个半红发人,从此卡特曼就发誓要再次向斯科特复仇并笑到最后。

卡特曼还组织了好几个男生团体来集结对抗他的敌人,包括一个线上搞事者(在“做爱做的事”中),而且至少有两次是针对女生们的:在“玛乔莉”中,他想要获取一个“未来预知器”,以及在“名单风波”中夺取女生们宣称的最帅男生名单,男生们遵循了卡特曼的计划。他总是担任领导者,几乎每次都设法引导团体里的所有男生走向了成功。巴特斯、肯尼或是克雷格常常是他的左膀右臂,而团体中反复出现的成员有托肯、克雷格、克莱德、凯尔、斯坦、肯尼和巴特斯,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除了巴特斯而有时是克莱德)似乎都意识到了他的心理有多失衡。

在“鸡鸡风波”中,心理医生开始批判他的肥胖来测试他的情绪,卡特曼之前被怀疑有情绪管理方面的问题,在被吼的时候,卡特曼似乎并没有做出任何愤怒的回应而且就这样让心理医生咒骂卡特曼的肥胖,甚至还在漠不关心的态度下继续用他的iPhone发短信/电邮,心理医生几乎马上就收到了从他气急败坏的妻子那里打来的电话,声称她刚才收到了一份警方报告,说心理医生和一个未成年女孩有外遇。疑惑、惊慌的医生在电话里听到了她举枪自尽。看着他的患者,卡特曼冷冷地说“我不肥,我只是骨架大”。这一句残酷的话与虚构的警方报告来自“米奇·康纳”都表明他要为她因医生说的话而自杀负责。这可能是在呼应斯科特·泰诺曼事件,突出为何激怒卡特曼不是个好主意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你不是他“朋友圈子”里的人的话可怕的后果会接踵而来。

腹语术

卡特曼似乎是个腹语术专家,如在“卡特曼的明星手”、“第200集”和“第201集”中。卡特曼有时候会用他的才能表达他妄想的一面,通过他的称之为“米奇·康纳”的手。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他的手与本·阿弗莱克有一段婚外情,被一家唱片公司签下,还害他差点被詹妮弗·洛佩兹给杀掉。他这样做似乎只是想要整其他男生。但在“第200集”中,米奇·康纳可能是个真实的存在,他拥有卡特曼所没有的消息——卡特曼的亲生父亲是谁。

电子产品

在“鸡鸡风波”中,卡特曼在仅仅几分钟里就把一份做得像是警方报告的信息发给了一位愤怒管控治疗专家的妻子;卡特曼得找到心理医生的地址/电话才能发送信息。卡特曼的打字速度也非常快,他写了一份明显有关心理医生和一名青少年女生有外遇的信息。

卡特曼还对电子游戏设备抱有极大的兴趣,例如“神奇的毛巾巾”中的奥卡玛游戏球、“永远的好朋友”中的PSP、“无神论的未来·一”中的Wii、“人体iPad”中的iPad以及“黑色星期五”中的Xbox One。

多语能力

在整部南方公园剧集中,有几个卡特曼可以很好地说几门外语的例子,他能够流利地说西班牙语而他的德语也说得不错。例如,在“犹太人受难记”中,卡特曼打扮成希特勒,还集结在放映《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的影院外集结了一群基督徒追随者,他开始用德语高喊针对犹太人的仇恨言论,比如“Es Ist Zeit zu säubern”(是时候该大清洗了),人们则回应道“Wir müssen die Juden ausrotten!”(我们必须歼灭犹太人!)。接下来,卡特曼又喊道“Wir müssen die Juden ausrotten!”(是时候复仇了),人们再次回应“Wir müssen die Juden ausrotten!”(我们必须歼灭犹太人!)。卡特曼并不需要把这些德文单词的音都发准了,很明显他是知道它们的意思的而他的追随者则不知道。但在“无处不在”中,男孩们决定组一支秘鲁乐队来赚点零花钱。在他们发现一支真正的秘鲁排箫乐队“夺走了他们的关注度”后,其他男孩就用英语和他们对峙而秘鲁乐队成员却仿佛听不见似的继续演奏(因为他们不讲英语),卡特曼则开始用西班牙语吼他们,大概就是告诉他们不要在他们的地盘上演奏。乐队疑惑的停了一小会儿,然后又继续演奏。气得卡特曼重复的用西班牙语说他原先和他们说过的话,出于愤怒,他还抢走了他们的一件乐器扔得远远的。还有在“未来的我”中,他对着墨西哥工人讲着流利的西班牙语,意味着他事实上是可以流利地说或者是知道几句短语的。他还在“做爱做的事”中对着克莱德讲法语,他说“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Clyde?”(想和我睡觉吗,克莱德?)。但鉴于这是来自歌曲《果酱女郎》(Lady Marmalade)中的一句歌词,再考虑到这句话的意思,卡特曼很可能是不会讲法语的。诚然,对于卡特曼的这项能力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因为故事剧情也没有太多去关注),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卡特曼是如何在小小年纪就把几门外语学得这么好的。有可能是他的母亲丽安·卡特曼亲自在教他,因为在“家庭与社会”中她就给卡特曼买了一个拼字猴来帮他提高拼写能力。

在“搞笑机器人”中,卡特曼和德国人讲德语,想要把凯尔供上去以换取和平,或者就是想要牺牲他来劝走德国人。

音乐

卡特曼的“信仰+1”乐队专辑封面

卡特曼有音乐方面的才能。他在“基督摇滚热”中钢琴弹得很好(但在他下来唱歌的时候,钢琴是自动演奏的,所以那可能只不过是一架自动演奏钢琴而卡特曼根本就不在弹),“沃尔玛来袭”中的小提琴、“夏天很糟糕”中的法国号、“南北战争”中的鼓、“史前怪物”和“鲸鱼婊卫战”中的口琴、“棕色狂想曲”中的竖笛、“小鸡鸡宝贝”中的木吉他以及“无处不在”中的排箫。但他只是随意的弹拨吉他和打鼓,所以他在这两项并不是很好。

在“基督摇滚热”中,他的基督摇滚乐队“信仰+1”售出了一百万份同名专辑,想要拿到白金唱片的他却因为基督音乐协会的规定而只能拿到殁药唱片。

在电影“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卡特曼模仿汉语、法语、荷兰语和斯瓦西里语唱出了《凯尔的妈妈是婊子》。

在“汉基先生的圣诞特辑”中,卡特曼唱了《圣善夜》(但中间停顿了好几次)。

在“援助大厨”中,他又唱又跳德国舞蹈来给大厨筹集律师费。

他在“乐团风云”中组建了一支名为“手枪乐队”的男子乐团。

卡特曼的音乐品味也在不断发展,大致上是舞台摇滚,特别是感伤的歌谣。在“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中初次展现了卡特曼只要听到了Styx乐队的《扬帆远航》的任何一部分就会有无法遏制的想要唱完的冲动,在重压之下,他能够用27秒唱完(根据他说的他必须要做的不只是唱完这首歌,可以得知这可能是某种病例稀少的强迫症的征兆)。在“肯尼之死”中,卡特曼在美国众议院上唱了《一时之热》来说服他们给干细胞研究投下赞成票。卡特曼还很喜欢青少年流行音乐,这在“超赞哦机器人”中的布兰妮·斯皮尔斯舞蹈片段中有所体现。他还说过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歌曲《Pigs (Three Different Ones)》中的歌词“Haha charade you are”。在“鲸鱼婊卫战”中的一幕里,卡特曼在玩电子游戏《摇滚乐队》(Rock Band)时唱了嘎嘎小姐的《扑克脸》而肯尼则是鼓手。这首歌后来在这款游戏中作为可下载的单曲发布。

卡特曼经常突然开始唱歌,有时候是一些旋律配上他自己改编的一些歌词,但他的音乐才能还是令人生疑。他经常用歌曲来操纵他人的思想个情感。这种对特定歌曲的爱好在“红发小孩”中有特别提到。这还出现在“病危的凯尔”中,当斯坦请求卡特曼为病危的凯尔捐献一颗肾时,卡特曼用《春光满古城》(A Funny Thing Happened on the Way to the Forum)中的《Comedy tonight》的调子唱出了“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在贫穷的肯尼身边时,刻薄的卡特曼会唱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版本的《身在贫民窟》。

匆促乐队的蛇与箭(Snakes & Arrows)巡回演出制作的引出歌曲《汤姆·索亚》的动画短片中,由南方公园的四人组组成的乐队想要演奏这首歌。卡特曼就是乐队主唱盖迪·李。在“圣诞便便汉基先生”中,卡特曼不顾凯尔反复的警告,突然就开始唱《凯尔的妈妈是婊子》,他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亦是如此。

卡特曼还在全部三个南方公园专辑中的好几首曲子里担任主唱。

摄影

卡特曼在某些剧集中体现得懂点摄影。在“基督摇滚热”中,他展现出他对有音乐艺人的专辑封面的了解,比如绝大多数乐队成员都要随意的望着不同的方向而且绝不能笑(不过也可能是为了让他占据画面核心)。还有,在“卡特曼舔鸡鸡”中,卡特曼喜欢请巴特斯去他家,就是为了拍几张他出糗的照片。他还在班上展示了幻灯片,并熟练地对其进行点评。而在“幻想大陆·中”和“幻想大陆·下”里,他讨论着他该怎样拍凯尔舔他蛋蛋的照片。他甚至在“幻想大陆·下”中在他的拍摄上有了专业的帮助。他在“小便池之谜”中诬陷凯尔时,可以得知他还有很好修图技能(但他的美术大概只有一年级的水平)。

体育

卡特曼在体育方面时好时坏。在“诺亚基舟”中,他在橄榄球队里担任中锋。而在“连体婴儿症”中,他也在躲避球队里。在“淘汰边缘”中,卡特曼在棒球队中担任捕手并打出了本垒打,是打出本垒打的三位选手(斯坦、凯尔、卡特曼)之一。在“老年人危机”中,他在和其他男孩玩街上冰球并担任守门员。在之后的剧集“人熊猪”和“吉他英熊”中他和其他男孩打篮球,但他并没有他想的以及其他人打的那么好。他经常在对手打败他的时候喊“别作弊了你个可恶的混蛋!”或者“你对我使诈!”,仿佛这是不正当的似的。但卡特曼似乎掌握一些作弊手段(在“蕾丝防御战”中有体现)。卡特曼在“摔角淘汰联盟”中参与了摔角队的选拔,但在被老师要求和巴特斯做个“很基”的动作后就离开了。在同一集中,他和其他的几个男孩组建了个摔角联盟。但他们的摔角演出更像是在剧院演戏一般,而不是真实的实力竞技,他们还给他们的摔角角色制作出了复杂深度的故事线。在“夏天很糟糕”中,卡特曼也不是很会游泳。在“吐出类固醇”中,卡特曼打败残疾儿童的缜密计划在运动上出了问题,导致他在每一项比赛上都排在了最后一名,结果被残疾儿童抢光了风头。在“百分之一”中,他在学校的体能测试上表现的很差,差到把全校的平均值拉到了全国最低。

武器

卡特曼比南方公园里的其他小孩更常携带武器,但他是从何处取得的武器并没有过多的介绍。他用过一把匕首来阻止斯坦和凯尔摧毁沃尔玛,他在“兵器好时光”中用的是一对铁尺。他从未用这些武器攻击过任何人,但很明显他是可以这样做的。

在早期剧集“小鸡鸡宝贝”中,卡特曼因警官的身份得到了一根警棍。他不停地用警棍虐待嫌犯和罪犯,总是打他们的腿。

卡特曼在“幻想大陆·上”里挥舞着一把布伊刀。

在“师生恋”中,他还携带了一种很强劲的锤矛。他兴致勃勃的把它用在嫌犯和逃避抓捕的人身上,也用在了可能并不需要的人身上。他队伍里的其他人用的同样的锤矛。

卡特曼还在某几集中携带者格洛克(Glock)17手枪。但他从未开过火,都只是用来威胁他人。他在“后天的前天”中用它来“劝服”凯尔把他的犹太黄金给他。在“卡通战争·下”中,卡特曼用它来威胁福克斯的总裁,但他很快意识到他忘记装弹了,令他气恼的把它扔在地上。在“中国问题”中,在他和巴特斯攻陷了一家中餐厅后,他命令巴特斯用他的枪来控制人群并向任何入侵者开火(但卡特曼开始后悔给巴特斯枪械了,因为巴特斯一直意外地射中男人的下体)。他最近一次使用这种武器是在“政确校长的最终正义”中,他用枪指着他母亲来威胁她,她马上也掏出枪指着他。

尽管他拥有许多武器,但他却似乎不是很会使用它们。在“超赞经纪人”中,他在使用某种突击步枪,但却因后座力使得他的手臂胡乱挥舞而无法精确的射击,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一个九岁小孩通常都不会有意使用枪械。他杀死了两名华人但他并未有向他们瞄准。他在沃尔玛和肯尼争斗时显现出了他对匕首使用的无能,但这可能是他并不打算杀死肯尼(只想用匕首来威胁他人)或者是他一直在想着肯尼轻轻的拍打而不能好好使用它。

卡特曼在扮成浣熊侠的时候会戴上刀刃手套,就像弗莱迪·克鲁格那样。卡特曼用这武器殴打过许多人;同时打过薄荷浆果酥侠蚊子侠(但那是偷袭)、机场里的一个小女孩;为了阻止“谋杀”和“强奸”而打过好几个成年人,和混沌教授无序将军决斗,但他最终还是被揍了。这展现了他的技能,但大部分还是很令人惊奇的。

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卡特曼因被嵌入有缺陷的V芯片而得到了能向人发射电流的能力。卡特曼说出被认为是脏话的词汇来使用这项能力。卡特曼杀死了一只黑恶魔并打倒了萨达姆·侯赛因,而军队用机关枪却伤不到他。卡特曼在说了一连串的脏话后升上了空中,其中包括“芭芭拉·史翠珊”。卡特曼的电流术在剧中不见了踪影,很可能是因为撒旦遵守了肯尼的最终请求,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样子”,而被移除。但在“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卡特曼依然可以使用这项能力。

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成功地设计了(在潜意识的精神错乱里)他所有的毛绒玩具的“死亡”。卡特曼把克莱德蛙切出了好几道口子并把他钉在树上“杀死”了他。展现了他用刀的技巧,有足够的力量使钉子钉牢在树上;他在梦游的时候把彼得熊猫点燃“杀死”了他;他很可能把肌肉男马克活煮“杀死”了他;他把自制的炸弹项圈戴在了汤普金斯龙的脖子上,展现出他制作陷阱和爆炸物以及制作和发明军用致命武器的熟练的技能;他还用光了马格南(Magnum)左轮手枪的六发弹夹射杀了波莉小妞,展现出他无与伦比的枪法,虽然左轮手枪有后座力,但没有一发射偏,每发都射中头部还没有弄坏椅子。

卡特曼和镇上的其他人都在“政确校长的最终正义”中对枪械着迷,但他并未有开火。

烹饪

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卡特曼只要把汉堡放进他的内裤就能把汉堡做得很好。

在“减肥营”中,卡特曼会做一种叫“烘烤糕点巧克力混黄油棒”的东西,这是用两个Pop-Tarts夹着浇上巧克力奶昔的黄油棒制成的。

脸书

卡特曼的官方脸书头像

在“你有0个好友”中可以知道卡特曼有一个脸书帐号。他还在运营一个叫《我为友狂》(恶搞《我为财狂》)的定期播客。这一集是基于日渐增长的脸书狂潮而制作。他要帮助凯尔删掉基普·卓迪并用聊天轮盘找一个新朋友,但只能找到自慰的男人和有阴茎的影像。在现实世界里,他有一个由南方公园工作室运营的官方脸书帐号。

地址

在“史前怪物”这一集中,卡特曼背包上的标牌写着:

E. Cartman

21208 E. Bonaza Cir.

South Park, CO

英勇时刻

  • 在“嬉皮去死”中,他对嬉皮士的不容忍把南方公园从嗑了药的嬉皮音乐节中拯救了出来。
  • 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在被植入他脑内的阻止他说脏话的实验性放电V芯片电击之后,他便不停的说着脏话(这样能给他带来短暂的电击能力),把世界从萨达姆·侯赛因手中救了出来。
  • 在“我的美国心”中,通过和装满历史频道录像的TiVo数字录影机一起跳入水中,他穿越到了1776年,他在这里建立了冰淇淋周四的美国传统并带着一条有关战争与和平的第一百集特别信息回到了南方公园。
  • 在“阴核”中,卡特曼对穆斯林的不容忍和他的种族分析挽救了大局。
  • 在“老年人危机”中,只有卡特曼想到了关停乡村厨房自助餐厅来让老人找不到吃的,这也是男孩们少有的几次要依靠卡特曼计划(但并非是完全依靠;卡特曼想让凯尔当自杀炸弹去炸掉餐厅,但斯坦否决了这一计划并说他们会锁上门的)。
  • 在“卡特曼之死”中,卡特曼相信他成了一只被困在地球上的鬼魂,要把事情扳回正轨才能离开。他在红十字会里分散劫持了十名人质的三名逃犯的注意力,巴特斯则帮助人质逃离。卡特曼还在这一集里弥补了他所有以往的过错,比如莎莉·斯特拉瑟斯事件(“非洲来客”)、学前班事件(“学前恩怨”)、把父母喂给他们的孩子(“阴毛的故事”)以及在维多利亚校长的钱包里大便(七次),但他并不真的有悔过。
  • 在“自负警告!”中,他从自负风暴里拯救了凯尔一家(但那是因为卡特曼已经找不到别的人嘲骂了)。
  • 在“做爱做的事”中,卡特曼、斯坦、凯尔和肯尼一起登录进魔兽世界去击杀玩家杀手詹金斯的角色。斯坦首先从他父亲那里得到了千万真理之剑。之后,肯尼射出箭而凯尔用魔法麻痹詹金斯的角色。最终,在卡特曼说完“看来你要给虐了 ”后,他用战锤粉碎了玩家杀手的头颅。
  • 在“女妖症候群”中,卡特曼帮他的朋友去解救要和一只女妖结婚而毫不知情的大厨。不幸的是,他并没有帮到多少忙因为他那时正在从激光矫正视力的手术中恢复。
  • 在“师生恋”中,卡特曼帮凯尔把他的弟弟艾克从和他有不正当性关系的幼儿园老师斯蒂芬森老师手中救出来。但卡特曼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他当学校走廊监察员的时候他们两个在学校走廊里亲热(他很对这份工作十分认真),他帮了很大的忙,凯尔也感谢了他。
  • 在“迷幻天文馆”中,卡特曼对其他男孩发火,因为他们错过了他的电视广告首秀,踢了恒星投影仪一脚,让思维控制仪的信号全功率的输送进了亚当斯博士的脑中,解除了孩子们、麦奇老师玛丽·古鲁姆护士思维控制。
  • 在“可耻的本·拉登”中,卡特曼不断地智胜、伤害以及羞辱本·拉登,直到他被美军处决。
  • 在“浣熊侠出击”等系列中,卡特曼的秘密身份是浣熊侠,超级英雄组织浣熊侠联盟的前任领导人。他和男孩们一起帮助有困难的人。但他似乎只是为了利用这些来得到名誉。
  • 在“穷孩子”中,卡特曼向他的顾问告发了爱虐待的助养家长。如果他没有告发助养家长,神秘侠是不能够轻易救出卡伦和其他助养的孩子的。

外观

卡特曼穿着一件红色上衣,一双黄色手套,戴着一顶顶上有黄色绒球的蓝色帽子,穿棕色裤子,黑色鞋子,和白色袜子(在”超欢乐时光“中出现)他有时会在上衣里穿一件有着熊图案的绿色T恤,一件白色背心,有时穿深红色T恤。他有棕黄色的头发和双下巴。他的眉毛是三角形的,与其他男生长方形的眉毛不同。虽然卡特曼已经超重了,但他总是不承认(尤其是在早期剧集中),说“我不胖,我只是骨架大”,或其他类似的话。但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和“卡特曼乐园”中可以得知他的体重问题也许是因为家族遗传。但在“减肥营”中,当他和他母亲谈论他的大骨架之类的话时,他母亲却说“这些都是谎言,亲爱的,你就只是肥胖”。在“三娘教子”中,他稍微瘦了一些,但在剧集的后面,他又把减下去的体重长了回来。卡特曼的眼睛可能是蓝色的,在”女妖症候群“中肯尼的眼睛移植给了他,而在”非洲来客“中有提到肯尼的眼睛是蓝色的。

个性

屁脸症中摘下帽子的卡特曼

卡特曼的个性在很多方面都有描写,简要的说,他就是个邪恶的、狠毒的、易怒的、自恋的、幼稚的、破坏性的、爱挖苦的、傲慢的、大话连篇的、懒惰的以及癫狂的孩子。他是剧集中讲脏话最多的角色。他还对他看到的几乎所有人有种族歧视和刻板印象。他内心十分黑暗以及令人不安的情感表明了一种极度心理失衡的状态。除去他被描绘为缺少道德感或社会意识外,他还喜欢对他人幸灾乐祸并且基本上不会表现出同情心,但有过几次例外,比如“屁脸症”中。尽管他的行为很严重,但这很可能是一种对他没有安全感以及(潜在的)性取向困惑的情感保护机制。但这种“保护”似乎并非坚不可摧,例如在“百分之一”中。这在一个典型的反派变得仁慈的陈词滥调中也有被恶搞过。在一些剧集中,他经常说服凯尔他的本意是好的,比如在“卡通战争·上”和“卡通战争·下”中,卡特曼一开始在凯尔面前表现出关心人们安危的样子,但之后表明这么做只是为了关停《恶搞之家》。在“残疾人的救赎”和“卡特曼邪教”中,凯尔和其他人都相信了卡特曼想要阻止南方公园的孩子们下地狱的“善良意图”。但被揭露出来他这么做就是想要挣钱。在“肯尼之死”中,他为濒死的肯尼感到心烦意乱从而使得凯尔安慰了他。之后当他所谓的真实动机被暴露出来后,知道了卡特曼平时的为人,凯尔马上就为维护肯尼打了卡特曼,但卡特曼在得知他可以从中获利的前后都确实在为肯尼的病情烦恼。这在卡特曼为肯尼而去国会有清晰地体现而也揭露出他并没有用正常的方式去处理他朋友的死亡。

卡特曼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可以对猫表现出同情心,比如在“猫尿上瘾”中,他把猫藏进他的阁楼里躲过当局的搜捕。这种同情心表明他还没有完全成为一个反社会者。

南方基园中都市美男打扮的卡特曼

他会去骚扰和欺凌学校里的学生,所以许多人都不喜欢他。但卡特曼并不觉得自己是个靠惹恼他人取乐的校霸;事实上,他似乎完全漠视善与恶(或者他也许仅仅是没有善与恶的概念)并会为他的成功做出一切他认为必要的事。卡特曼似乎并不太会为个人所得所鼓动而是向他人展示优越。在“狂热天主恋”中,他赌赢了凯尔二十美元,但他并没有花掉这笔钱而是拿来在凯尔面前炫耀,直到凯尔终于承认卡特曼是正确的,毁了他的胜利感还令他发了脾气(很显然他甚至还放弃了这笔钱并将其给回凯尔)。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基督摇滚热”中:凯尔赌了十美元他能在卡特曼之前拿到白金唱片,卡特曼做出了个成功的专辑,赚了几百万美元还得到了唱片。但卡特曼赢得的是殁药唱片,还发觉基督教公司并不会给白金唱片(基督徒不相信这些东西,唱片源于三位智者的礼物;他们给的是黄金、乳香和殁药唱片),这意味着他不能赢这个赌,他生气的毁坏了没药唱片,表明他根本不在乎他刚刚赚了几百万美元,他只想赌赢凯尔。

卡特曼经常说的话“尊重我的权威 ”(Respect my authority)(或者用卡特曼的发音方式“Respect mah authori-tah”)强调了他对权力的渴望和独断专横的个性。尽管有这些个性,但卡特曼很少命令他的同龄人去尊重他。卡特曼与其他孩子的友谊很明显是存在的,但只是因为他的性格而没有展现得很强烈。

讽刺的是,尽管(或者也许是因为)有这些品性,卡特曼似乎还是个天生的领导者,能够利用极其强烈的个人魅力和花言巧语来立即获得大团体的遵从(如在“犹太人受难记”中),显现出对如何充分利用“暴民心态”以及指挥它们来完成他的个人目标有着天生的认知,这已经在整部剧集中有过无数次的体现。在和其他男孩有共同目标的时候,卡特曼常是事实上的领导者(例如在“做爱做的事”、“名单风波”和“玛乔莉”中)。确实,当他用他的能力做“好事”的时候其他人都始终表现出自愿跟随他以及信任他的领导能力。

卡特曼似乎还和剧集创作者(特雷·帕克马特·斯通)有着许多相同的更具争议的观点,尽管斯坦和凯尔是以他们为原型创造的。例如极度强烈的对《恶搞之家》缺乏角色深度、剧情或是精妙的幽默而感到厌恶。其他的例子是卡特曼对嬉皮士的强烈厌恶,甚至在他四岁的时候就亲自把他们赶出南方公园,以及他贬低天主教会是极端主义、同性恋恐惧症以及恋童癖们的支持者(在“药德基”中)。他还认为约翰·列侬(John Lennon)是“嬉皮士之王”。

歧视

虽然卡特曼还是个孩子,但很多人都被他歧视。事实上,他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残障歧视。他厌恶非裔美国人、墨西哥人、北美原住民和亚洲人。在“中国问题”和“尿上乐园”中可得知他的种族歧视是源自于他认为“少数民族”终有一天会占领全世界的想法。在前三季,卡特曼并没有展现出多少种族主义,但在“仇恨法案”一集后很快就发展了出来。他的歧视令他开始欺负托肯·布莱克,就因为他是非裔美国人(也有可能是因为托肯叫他胖子)。他的性别主义在剧集中亦有体现,他厌恶女生但那是因为他有性别困惑。他确实相信女生和女人要比男人弱小而且也更加愚蠢。但在“乳腺癌大决斗”中,被温蒂·泰斯伯格痛揍了一顿之后他的想法就被证实是错误的。他的性别主义让他把他的母亲变成他的奴隶,给他想要的一切来溺爱他。但她在“三娘教子”中也开始反抗卡特曼。卡特曼的物种歧视亦在剧中有所体现,他总是针对他的猫,猫咪先生。卡特曼还对外星人抱有偏见并且极度排外,但只是因为一些天外来客两次在他身上放肛门探针,由此引起了他的物种歧视。但这中针对外星种族的物种歧视在剧中十分少见。

反犹太主义和其他偏见

扮成希特勒的卡特曼

“如果现在你有机会回到过去去阻止希特勒,你会去阻止吗?我是说,我本人就不会去阻止他,因为我觉得他很酷,但你就会,是吧?” - 卡特曼,在“做爱做的事”中

卡特曼是个极端反犹太分子,他大部分的偏见行为都是直接针对所有犹太人的,特别是他的犹太朋友凯尔,他公开表示讨厌他还因他的信仰而认为他低人一等。在“犹太人受难记”这一集中,在看过《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后,他觉得这电影是梅尔·吉布森用来集结人们反对犹太人的手法,并为此崇拜他。他之后打扮成希特勒的样子还操纵了一群人加入他的一场反犹太游行,但他们觉得他们只是在唤起这部电影和基督教的关注度,还高喊着错读的德语:“Es ist Zeit für Rache”是时候复仇了)和“Wir müssen die Juden ausrotten”我们必须歼灭犹太人)。

当他在“吐出类固醇”中想要假扮残疾人在特殊奥运会上获胜时,凯尔不顾他们之间的分歧想要劝他别这样做,否则卡特曼肯定会因此下地狱;卡特曼则回应凯尔说他不明白地狱是留给犹太人的,再次表明了他的自以为是。他还认为犹太教徒是残疾人而“犹太”这个称谓有侮辱的含义。他还相信犹太人无法胜任许多职业,例如篮球手、唱歌/节奏、消防员、海盗或甚至是如常人一般坚强,但某些时候他的指责被证实是正确的(尤其是节奏)。

在“红眼病”一集中,卡特曼的万圣节装扮是希特勒(他妈妈做的服装虽然卡特曼他自己当时并不知道希特勒是谁,表明他的反犹太主义在某些方面可能是来自于他的母亲)。在向他展示为什么装扮成希特勒是不好的纪录片时,卡特曼看得入迷并想象他自己在指挥影片里的纳粹军队。在凯尔给了他四十美元让他不要捉弄他的表弟凯尔·施瓦兹后,卡特曼对希特勒的仰慕在“基动力车”中又有了进一步的强调。因为卡特曼很难克制自己不去取笑凯尔·施瓦兹的犹太人身份(因为他对犹太人有刻板印象,这也是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避免了五年的事情),当黛安·乔克森迪克老师告诉凯尔·施瓦兹要集中精力时,卡特曼冲动地说出:“也许我们该送他去集中营!”

与他对阿道夫·希特勒的盲目崇拜矛盾的是,在“我的美国心”一集中,卡特曼写出“纳粹”一词却不能正确读对(读成了“Nay-zee”),但他以前从来没有写出什么词来。另一个矛盾出现在“三娘教子”中,卡特曼把由狗语者来指导如何对待她那自我泛滥的儿子的母亲与希特勒相比较,作为她应该被杀掉的理由(但这也许是因为卡特曼不能放纵自己的欲望)。

除了要嘲弄种族、民族和信仰上的少数群体以及像肯尼这样的低收入人群外,卡特曼对有红发、苍白皮肤和雀斑的人也有偏见,也就是说他还是个反红发分子。这种特别的偏见很有可能是源于与斯科特·泰诺曼有关的那件大事,他也有红发和雀斑,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凯尔有红发而丽安·卡特曼对红发人群可能的偏见。他相信红发小孩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人群而且他们没有灵魂,这很明显是错误的。在“红发小孩”中,当其他三个男孩让他以为自己变成了红发人来教训他一下的时候,他很恐惧。稍后,他组建了一个由一心想要征服世界的嗜杀的红发孩子们组成的教派“红发独立运动”,并说:“我绝不会活得像个该死的少数民族!”讽刺的是,卡特曼有一个红发的阿姨。但更加讽刺的是他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是个半红发人,因为他的生父,杰克·泰诺曼(他也是斯科特·泰诺曼的父亲)是丹佛野马队里的红发橄榄球手。严格来说,这让他也成为了“日行者”,他确实有红发基因。卡特曼很讨厌红发小孩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他们有一天会占领世界而且还没有灵魂。卡特曼在之后的剧集中似乎无视了他半红发的血统,只是因为他为此感到羞耻。

卡特曼还可能对非裔美国人存有偏见。他从未展现出对黑人的厌恶(但他确实相信一些刻板印象),他也有和托肯在一起玩过好几次以及向大厨寻求建议(剧中少有的得到卡特曼尊重的角色)。但卡特曼因为对托肯犯下“仇恨罪”而坐过牢,虽然很明显他并不是因为他是黑人而用石头砸他的脑袋,而是因为他觉得托肯侮辱了他(实际上是凯尔)。尽管他总是因为托肯是黑人而取笑他,还说他有一天要杀掉托肯(“基督摇滚热”),但他并不见得对黑人抱有负面情感,而卡特曼总是说他要去杀人,所以说要杀掉托肯也许并非有私人意图。在“卡特曼之死”中,当巴特斯问他如果他不应该上天堂,而是要去“下面”该怎么办时,卡特曼回答说:“我不会去下面的,巴特斯!我又不是黑人,好吗?!”。奇怪的是,在“吐出类固醇”中,当凯尔告诉卡特曼作弊是要下地狱的时候,卡特曼回答说地狱是留给犹太人的,但他并没有把非裔美国人包含在内。

扮成“鬼魂”的卡特曼

卡特曼对嬉皮深恶痛绝,但他似乎也会把这个称呼用在自由派身上。在“嬉皮去死”中,他相信嬉皮们会毁掉镇子,而其余的镇民一开始都表示怀疑,但他的恐惧最终被证实。当离自由派太近的时候,他会出现所谓的过敏反应。他还在“自负警告!”中穿着生化服进入旧金山。他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他需要有人给他欺负(他有欺负过巴特斯,但巴特斯对此毫无感觉)。卡特曼对嬉皮的仇恨和对自由派的过敏反应可以表明卡特曼是一名保守派人士。这意味着卡特曼支持共和党但他没有因为总统选举的损失而发脾气,不像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那样。在“奥巴马赢了”中,卡特曼没有发脾气,而是闯入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房子盗窃他们的财产。他闯进别人家偷电视来换钱的时候,其他人都还在街上饮醉或者在自杀。他似乎有些自由主义信念,他从未公开表示他是一名共和党人但他说过民主党令他恼火,但他在“我的美国心”中没有对他们的抗议有任何反对。

卡特曼的偏见和反犹太主义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第二个人需求,虽说他厌恨犹太人,但卡特曼在“自负警告!”中救了凯尔一命,因为他找不到人来欺负。在“秽语妥瑞儿”中,他十分感激凯尔阻止了他要在国家电视台上羞辱自己的行为。他还在“幻想大陆·中”里把被人熊猪杀掉的凯尔救了回来,虽然这可能是因为如果凯尔死了就不能够舔他蛋蛋了,他有在哭泣,甚至在将军提醒他“至少他现在不用在去舔别人的蛋蛋了”之前就表现出了十足的关心。生气的卡特曼绝望的大喊“不,他有一颗坚强的心脏,他有求生的欲望!!!”然后就开始在他濒死的“朋友”身上做心肺复苏术。

阵营

卡特曼还算是个守秩序的人,而他的目的总是有混乱的性质,能适合他的规定他也会遵守,甚至还会用秩序去操纵他人。他常常会盲目崇拜那些他觉得和他有相同偏见和目标的人。由此来说,他可以算是“中立邪恶”,没有对律法或者混乱表现出特别的喜好,而任何人都可以为他所利用。卡特曼总是冷血而自私,但他也可以有一时兴起的热心肠和关爱。卡特曼感性且无私的一面总是为了在表面上掩饰他脑中自私的计划。

反常行为

卡特曼已经反复表现出有着严重的行为和情绪问题。在他烦恼的时候他会有极度夸张的愤怒问题和暴力倾向。也许最佳的例子是在“阴毛的故事”中,他让两人被射杀,埋进辣酱并将其喂给他们伤心欲绝的儿子,把凯尔吓得和斯坦说不要再惹毛卡特曼了。这被认为是定义了卡特曼的一刻并在整部剧中被无数次提及。

“我不管,我想咋样就咋样!” - 扮成青少年娼妓的卡特曼

他还有表现出性别困惑的性状,他时不时的和他的毛绒玩具们开茶话会(假装他们在说他有多么的酷),有一只叫“猫咪先生”的母猫(可能是),在“贝蓓的胸器”中,他在重演《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中的水牛比尔(Buffalo Bill),被他叫做波莉小妞的玩偶给困在了井里。在“畸形人罢工”中,卡特曼作为莫里·波维奇秀(Maury Povich Show)中的一名小组成员讨论失控的孩子。为了赢得他所谓的奖品,他打扮成一名淫乱的青少年女孩。在“超赞哦机器人”中,巴特斯向南方公园的居民们公布了一段卡特曼打扮成布兰妮·斯皮尔斯的视频,视频中他围着纸板剪的贾斯汀·汀布莱克跳舞,显然之后和他亲热去了。

卡特曼的性取向困惑最明显的就是在“卡特曼舔鸡鸡”这集,卡特曼拍了一张把巴特斯的阴茎放自己嘴里的照片来让巴特斯显得很基。但凯尔、斯坦和肯尼解释做这样的行为实际上是让卡特曼显得很基,这让卡特曼想要拍一张自己的阴茎放进巴特斯嘴里的照片。这种困惑再次出现在“幻想大陆”三部曲中,他和凯尔打赌小妖精是存在的,如果他赌赢了,凯尔就要舔他的蛋蛋。虽然卡特曼确实是对的,但凯尔拒绝舔他的蛋蛋,这让卡特曼变得十分执着于此,开始用一些极端手段来强迫凯尔去舔他的蛋蛋。吉米之后问他他追着凯尔不放来让他去舔他的蛋蛋背后是有什么动机,因为这样“有点基”,他解释道他只是为了羞辱凯尔。在“秽语妥瑞儿”中,他无意中吐露出他和他的表弟互相摸过对方的阴茎。

发音错误

自从卡特曼的声音变了之后,他就有了一种怪异的,未知地区的口音,或者可能是有言语障碍,有着对某些单词和名字的古怪发音,这在卡特曼的大家族中是一个显性特征。除开他说的话中的大量咒骂词,他还会把单词用在不同的(而且常是语法错误)语境下。这样的例子有:他会说“I'm seriously”而不是说“I'm serious”、他会说“heahre”而不是说“here”(在早期剧集中,他有时候还会把“here”发音成“myah”)、向温蒂道歉时说他为他的行为感到非常“remoursefulness”(在“乳腺癌大决斗”中),以及会说“respect mah authoritah”而不是说“respect my authority”。这已经成为了剧中一句很出名的话。

  • Kyle - Kahl / Keh-al / Kel / Kyel
  • Kenny - Keeny / Kinny
  • Wendy - Weendy / Windy
  • Clyde - Clay / Clayed
  • Mom - Meom / Meem / Mium
  • Cool - Kewl
  • School - Schewl
  • Coon - Cyoon / Cyune
  • My- Mah / Miah / Mio
  • Authority - Authoritah
  • Here - Hyah

在近期剧集“穷孩子”中,卡特曼终于因他的错误发音而被其他角色对峙。当卡特曼说“被我看穿了吧,Kyel”时,凯尔反驳道,“我的名字不叫Kyel ”。之后,在卡特曼喊了他的新寄养母亲后,韦瑟赫德太太走进了房间,回答道“我的名字不叫Meem”。

贪婪

第四季中的一条明确的剧情线就是卡特曼一心想要赚到一千万美元。他尝试过的计划有:成为丹佛“牙齿讹诈”的一员,从孩子那里偷取牙仙子的钱成立了一个叫“手枪”的男孩乐队,以及建立他自己的教会并侵吞它募集到的钱。这些计划全都因为某些原因很不幸地失败了。在“病危的凯尔”中,凯尔的肾在衰竭,而卡特曼是唯一和凯尔有相同血型的人。当斯坦央求卡特曼为了凯尔捐出他的肾时,他提出要一千万美元的报酬。他还想要把一卡车的流产胚胎卖给出价最高的干细胞研究中心,甚至是卖到餐厅当食物。在“吐出类固醇”中,卡特曼还假扮智障去参加特殊奥运会来赢得一千美元。他这样做的原因没有很好的解释过,但当他在“卡特曼乐园”中从他外婆那里继承了一百万美元后,他透露说他想要买一座属于自己的游乐园,这样他就不用总是排队了。他还说他从两岁的时候就开始梦想能有一百万美元。在“后天的前天”中,他拿着枪威胁凯尔给他“犹太黄金”。在“人熊猪”中,卡特曼摔在了一大堆宝藏上而其他男孩还被困在洞穴中。因为害怕其他人可能会发现宝藏并要求分享,卡特曼决定尽可能的吞下大量金币和珠宝,这使他变得极度肿胀而且还无法行走和游泳。之后,在他痛苦地把他吞的宝藏都拉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些所谓的宝藏都是假的是给洞穴里的游客拍照用的。他是个凄惨且彻底的守财奴,决心不放弃一分钱,比如在“可耻的本·拉登”中,他拒绝给阿富汗的孩子们捐献一美元,说道“我不会给那些毛巾头捐一美元!”在“鱼肉棒”中,克雷格·塔克注意到吉米很幸运,因为吉米从他想出的笑话里赚到的专利费卡特曼只要一半,而卡特曼还要说是他想出的这个笑话(他只是躺在沙发上吃薯条,什么忙也没帮)。

无知

虽然卡特曼有的时候很世故,但他经常会犯常识性错误;他有一次认为海豚是住在冰屋里的,还误认为罐头食品捐赠活动是“把一个小妞的肚子割开再拿出里面的婴儿”,他还把性骚扰误认为是“在你和一位女性朋友性交的时候某人在你背后挠你的蛋蛋”。

卡特曼显然不了解女性的身体构造。在“大厨归来”中,他对一个脱衣舞女威胁道“贱人,我会把你的蛋蛋扭下来”。还有在“长水痘”中,在他母亲要他去肯尼家好让他长水痘的时候,他表示他会“把她的无趣踢进她蛋蛋里”。在“失恋的斯坦”中,当巴特斯对贝蓓说“是吗?好吧,至少我们还有屁眼。”的时候卡特曼表示赞同。

在“名单风波”中,他做了个计划去偷女生们做的班上最英俊的男生名单。这个计划包括让巴特斯去踢一名女生的蛋蛋,当然是失败了,迫使卡特曼和其他男生得出了“我们的任务失败了,但我们学到了很多;主要是女生没有蛋蛋这一点”的结论。尽管如此,在“回忆之莓”中,他表现出依然不懂的样子。在“表情分析法”中,他看了海蒂·特纳的阴道,这表示他依然没有意识到女性没有蛋蛋。

在“千年等一回”中,卡特曼表示他到青春期了,因为他来了月经,而事实却是他的屁股感染出血(他并不知道只有女性才会来月经直到上帝在该集结尾告诉了他)。

在“师生恋”中,卡特曼对性交的想法是“插入她体内然后尿尿。如果你不想让她怀孕那就拔出来尿在她腿上”。在第一集中,卡特曼抱怨道“妈!猫咪像个假阴茎!”,展现了他对如何使用“假阴茎”一词的无知,还有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假阴茎。但有可能他是将其用作普通的侮辱词,比如叫某人“鸡巴”。

还有在“尿上乐园”中,他认为在“他的”水上乐园里的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是应验了玛雅人所预言的2012年整个世界只有少数民族的世界末日的时候他的无知再次有所体现。

卡特曼总是搞混英国人和法国人。在早期剧集中,他总是捉弄皮普并叫他“一坨法国屎”。另一方面是在电影中,他叫克里斯托弗“一坨英国屎”,但他理应是法国人。另外在“杰弗逊父子”中,他影射出他对奥地利人的厌恶,显然没有注意到他崇拜的希特勒是个奥地利人。

还值得注意的是,卡特曼对其他孩子都讨厌他的事实浑然不觉,在他们暗示或公开表示的时候他经常觉得他们在开玩笑。

在“第201集”中,卡特曼完全无视了他杀了他的亲生父亲并喂给他同父异母的哥哥的事实,而更加在意他是个半红发人。

在“祸从口出”中,卡特曼浑然不觉在阻止一名学生自杀时让另一个学生拉裤子是无用的事实。

没耐心

在十八世纪的卡特曼

在卡特曼被迫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或者他必须要等他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他表现出了病态的急躁。比如在“我的美国心”中,卡特曼电击自己来创造闪回并避开学习。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卡特曼冷冻了自己这样他就不用为了任天堂Wii主机的发售等三周了,结果还很讽刺;雪崩后巴特斯找不到卡特曼被冻的地方,而卡特曼在几乎五百年后的未来被解冻,人们把他送回了他自己的时空,但结果他被送回了Wii发售的三个月前。在“药德基”中,卡特曼在等了肯德基很久之后表现的十分激动,爆出脏话还对他的朋友们和他的母亲丽安·卡特曼喊很难听的话。而在肯德基被换成药用大麻商店后,他去了一间戒瘾诊所开了肯德基肉汁的处方。

肢体冲突

虽然卡特曼经常侮辱和嘲笑他的朋友们,但要发生肢体冲突的时他有时候就显得比他们要懦弱了。在“加拿大的圣诞节”中,在卡特曼不停的威胁如果没有在圣诞节前及时赶回家就要把凯尔揍一顿后,凯尔给了卡特曼一拳而他立马就哭了。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在“卡特曼舔鸡鸡”中,但凯尔只是打了卡特曼的手臂。卡特曼这样做也许是为了博得其他男孩的同情好让他们转来对付凯尔(例如在“泽西范儿”中,他通过夸大凯尔是怎么把他推倒在树上的事实成功让巴特斯和其他一些男生反对凯尔)或者他就只是懦弱而已,并不清楚到底是那一个(更有可能是后一个)。

在“肯尼之死”的结尾,卡特曼揭露了他为解除干细胞研究禁令所做的努力的真实动机,为了复制一个“喜客披萨店”而不是想救肯尼的命,凯尔对此感到十分愤怒,开始粗暴地揍卡特曼,几次打在他胸膛还来了个右回旋击。这场架一直打到剧集结束而且再没有被提过,但这已经展现出凯尔在愤怒的时候可以轻易打倒卡特曼。

卡特曼和尼尔森博士向黑人道歉中打架

在“未来居民”中,卡特曼威胁了凯尔并因此可得知是凯尔让卡特曼鼻子流血。在“基督摇滚热”中,托肯在卡特曼用种族嘲笑激怒他后揍了他。在好几集中,他可以打败肯尼,但在某些集中他又不能了。但在像“撒旦之子达米安”这样的早期剧集中他能够打败凯尔。尽管如此,凯尔在更晚一些的“艾滋兄弟”中毫不犹豫的揍了卡特曼。在“男孩之战”中,卡特曼在肢体上对打回其他男孩是没有问题的(也揭露了相扑是他选择的武术)。在“我的美国心”中,他一边微笑一边唱着《恋爱时代》(Dawson's Creek)的主题曲一边用一段木头杀死一个官方的信使并把尸体脱离现场,但这实际上只是发生在卡特曼的幻想中,也许因为卡特曼膨胀的自我导致没有展现他的真实水平。还有在“卡通战争·下”中,他和凯尔在打架,而他赢了(但这更多是因为他的诡计而不是他的能力),而在“向黑人道歉”中,他在和一个侏儒(他还有空手道黑带)打架,他完全占了上风。还有在“仇恨法案”中,他朝托肯扔了块石头,把他打成了熊猫眼。在“变本加厉”中,认为女朋友“被抢”而狂怒的卡特曼在学校走廊中要与凯尔决斗,结果被一拳打昏在地。在“麻烟风云”中,他用铁棍击倒了一个壮硕的电子烟贩子

在“师生恋”中,卡特曼肢体虐待楼道里无辜的孩子。他有一次把一个小孩推到墙上,知道那个小孩给他展示了他的楼道通行证,这之后卡特曼就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那个小孩质疑卡特曼在滥用权力,卡特曼立即用有些卡通的方式把他踢过房间,但他再没有做出类似的技艺。

在“乳腺癌大决斗”中,卡特曼对要和温蒂打架表现得十分紧张并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要避免这次对抗。但当温蒂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打一架的时候,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败了。总的来说,卡特曼是个正直的决斗者,但他会变成软脚虾而特别愤怒的对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他。他的特长更多是在武器上而不是在他的拳头上。

通过以上的场景,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卡特曼确实很能忍受痛苦,但也经常会假装痛苦来博得周围人的同情。这特别在“泽西范儿”中有体现,凯尔一离开他就开始哭着说他打了他,之后还用此方法劝了其他孩子把凯尔锁进冷藏柜中。在“浣熊侠出击2:马后炮队长”中,扮成浣熊侠的卡特曼,在质疑他运营浣熊侠联盟的方式后他揍了布莱德利和克莱德。他还在踢了克莱德的脸之后划破了他的脸,展现了他的跳跃能力和他踢人的力度。

其他行为

卡特曼有个渗人的习惯,在大半夜的时候出现在别人家里。他总是想方设法的要变得成熟,至少要比他的朋友们更成熟,这经常让他最后做了些不成熟的事。卡特曼总是被想要超过凯尔、斯坦和肯尼(特别是凯尔)的想法所驱动。由于知道卡特曼能从他人的不幸中获得满足感,凯尔有一次故意祝贺卡特曼打赢了赌。这毁了卡特曼通过羞辱他获得的自我满足感。

卡特曼还在好几集中携带着似乎是格洛克17的手枪。但他从未开过火,只是拿来威胁他人。他在“后天的前天”中用这枪来“劝”凯尔给他犹太黄金。在“卡通战争·下”中,卡特曼用它来威胁福克斯的总裁,但他很快意识到他忘记装弹了,令他恼怒的把枪丢在地上。他最近一次用枪是在和巴特斯冲进中餐馆的时候,他命令巴特斯用枪来控制人群并向任何入侵者开火(但在巴特斯总是意外地射中男性的生殖器后卡特曼就开始后悔把枪给他了)。

卡特曼显然在他每次闭上眼睛的时候都能看见一系列病态且/或不安的图像,但他没有想过这些。他偶尔还会在笑的时候从他鼻子里喷出牛奶,甚至在他没喝过牛奶的时候也会。这些牛奶鼻涕的问题来自于他的一颗机能失常的肾,卡特曼的这颗肾被骗去捐献给了他的朋友凯尔,在“病危的凯尔”中,凯尔接收了这颗机能失常的器官。卡特曼的许多行为举止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被揭露出是遗传所致,卡特曼家族的绝大多数成员都有着相似的行为举止。

卡特曼非常畏惧打针。在“疫苗风波”中提到,虽然他的母亲每周都要带他去诊所打疫苗,但卡特曼一看到针头就会变得跟小猪一样四处乱窜并且嗷嗷大叫。由于卡特曼会把衣服脱掉甚至往身上抹油增加光滑度,让家长们乃至捕猪手大柱子默夫都束手无策。

健康

卡特曼很可能是病态肥胖。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不健康到一个人就把整个学校的体能测试平均水平拉到全国最低,就算事实上所有其他的学生都到了平均水平。

艾滋病

在第十二季的第一集“艾滋兄弟”中,我们得知卡特曼过去需要进行常规扁桃体检查。但在这一集中他被诊断出扁桃体炎且需要切除它。在手术过程中,他们意外地让他感染上了艾滋病。他对此感到十分愤怒而在凯尔因觉讽刺而笑话他的时候他更是怒不可遏,凯尔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可怕的事情竟发生在他最糟糕的敌人身上,他很是激动。卡特曼在巴特斯的帮助下偷偷溜进了凯尔的房间并故意让凯尔染上艾滋病。凯尔想到是卡特曼并追着他在操场上揍了他一顿还把他的许多玩具给破坏了(包括克莱德蛙)。与此同时,卡特曼在研究艾滋病病毒并得知魔术师约翰逊已经有几十年的艾滋病史了而他还活得好好的。卡特曼和凯尔还有约翰逊发现艾滋病的治愈方法是超大剂量的现金,解决任何问题的重点就是为此投入超大量的现金。卡特曼和凯尔都痊愈了。凯尔还是在他们从纽约和洛杉矶回来后弄坏了他的Xbox。

  • 凯尔嘲笑卡特曼染上艾滋病是很讽刺的,因为卡特曼曾在以往的剧集中时不时的希望凯尔染上艾滋病:
    • 在“派对余生”中,卡特曼、肯尼和斯坦在凯尔进来说他有个好消息的时候在一起玩电子游戏,卡特曼满怀希望的回答道“你有艾滋病了?
    • 在“动物圣诞节”中,卡特曼在他虚构的圣诞故事上用这句话做结尾,“于是所有人从此都幸福快乐的生活着。。。除了在两周后因艾滋病而死去的凯尔。”相似的结束语也用在了“皮普特辑”中。
    • 在“贪婪的印第安人”中,卡特曼提议让凯尔染上艾滋病来作为一种潜在的筹钱方法。
    • 在“危险童爱会”中,卡特曼在玩桌游的时候给了凯尔一张艾滋病卡片,让他在游戏中染上艾滋病。斯坦之后对卡特曼说道,“老兄,这样不好。别让凯尔染上艾滋病”。

视力

在“女妖症候群”中,我们得知卡特曼视力很低。配镜师试了好几次不成功的治疗,包括瞳孔扩张结果让他几次撞到墙上和一次低劣的激光眼睛手术结果令他不得不在眼睛上缠三天的绷带。这之后,他设法从一名“捐献者”那里移植了角膜,这名捐献者是肯尼,他的头被保存在冰里。卡特曼说他有着完美的视力。

心脏病

在“素食风潮”中,可以得知卡特曼还患有心脏病,这可能与他病态肥胖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食用大量红肉)有关。由于温蒂等素食主义者以环境保护为由替换了食堂的菜单,这让吃不到垃圾食品的卡特曼十分愤怒,在与女生争论的时候突发了心脏病被紧急送医抢救。在出院后,虽然如愿以偿吃到了烤排骨,但卡特曼还是被女生们在食堂的演讲所激怒,导致心脏病第二次发作。

心理健康

在闹脾气的卡特曼

但肥胖、艾滋病、糟糕的视力和有问题的扁桃体都可能是最不成问题的卡特曼的健康问题;卡特曼的心理健康似乎非常糟糕。他不只展现出了反社会行为的征兆,还有施虐倾向、人格障碍、性向混淆、精神病、心理变态和自恋的征兆。他显然梦想着羞辱、殴打、身心摧残甚至是杀害凯尔。例如在“南方基园”中,他似乎希望毫无缘由的杀掉凯尔。但在第五季的“阴毛的故事”事件之后才有这事,我们在这集看到卡特曼制定了个天衣无缝且反社会的计划,导致了谋杀和食人,才知道卡特曼的疯狂到了何种地步。在“三娘教子”中,他殴打了一个孩子,把他铐在旗杆上,给他一把钢锯,给他下毒并告诉他拿到解药的唯一方式就是锯断他的腿。这与《电锯惊魂》(Saw)系列电影很相似。

卡特曼似乎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和过失,相反,他会修改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从而使得自己形象正面,比如在“永恒边缘城市”(不过其他人也这么做了)和“鱼肉棒”。 卡特曼的思想在“秽语妥瑞儿”中甚至还违背了他自己,他让所有人相信他患上了妥瑞综合症,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出任何可怕的仇恨言论。不幸的是,这导致他无法完全掌控他所要说的话,让他开始吐露出不少秘密比如他和他表弟互相摸过对方的生殖器。卡特曼的神志因米奇·康纳/汉妮弗·洛佩兹的存在而引起了质疑,他们是卡特曼赋予了人格和背景故事的手。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卡特曼用腹语术来让他的手说话,通过那只手自身来表明它是个真实的人,名为米奇·康纳,是个扮成汉妮弗·洛佩兹的骗子。卡特曼会时常和他的手争论,而那只手很显然独立于卡特曼,比如帮本·阿弗莱克自慰。卡特曼之后承认这只是个针对凯尔和其他人的恶作剧。但在“第200集”中,卡特曼带回了米奇·康纳来欺诈一群名人,又再次和他的手争论并表示反对,但周围却没有他能耍的人,令人相信卡特曼是真的觉得他的手是个人。那只手还知道一些卡特曼不知道事情,比如卡特曼的生父是谁。在“第201集”中揭露了卡特曼是斯科特·泰诺曼同父异母的弟弟,意味着他杀害了他的亲生父亲——杰克·泰诺曼并把他做成一碗辣酱喂给了斯科特·泰诺曼。但比起他谋杀了他生父的事实他更关心他是个半红发人的事实。

在“鸡鸡风波”中揭露了卡特曼有着异常细小的阴茎(就算是按九岁小孩的尺寸算),对此的不安全感似乎是导致卡特曼精神病般的愤怒的主要或至少是附加因素。当学校在走道处张贴男生的身高测量结果时,卡特曼认定那是阴茎尺寸的测量结果并要求所有男生测量自己的尺寸来反驳原先的测量结果。他对这次事件的怒火让他去找了愤怒管理,这期间他的医师试着侮辱他来产生愤怒反应。奇怪的是,卡特曼并没有在口头上表达他的愤怒,而是通过一条简短的短信来冷酷残暴的操纵医师的妻子自杀。卡特曼之后被放入一组愤怒管理会议上,这其中有着好几名与他相似的人,他们都有着短小的阴茎且无法遏制自己的怒火。

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似乎有多重人格障碍,他“谋杀”了他的毛绒玩具们却对此没有一点印象。但已经有暗示只有玩具们说话的时候会用到腹语术,而他们确实有自我思维。例如,卡特曼不可能在和托肯一起下楼梯的时候杀害他的毛绒动物。此外,彼得熊猫还有可能是给五年级生杀害的。卡特曼很可能有被动攻击型的虐待狂人格,也被称为“残暴的施虐狂”。

在“佛系盒子”中,卡特曼向治疗师表示自己只对手机感兴趣,而其他人只是在不停烦扰他。治疗师认为他患上了“焦虑症”。卡特曼对此深以为然,购买了佛系盒子免受他人的打扰。在随后的两集中,卡特曼都有“焦虑症”发作的表现。

性欲

卡特曼在性这方面并没有其他男孩那么感兴趣。这似乎是作者有意的设计,与他的自私自利、幼稚和性别混淆契合。在“失恋的斯坦”中就有个例子,当男孩们都聚在一间连锁餐厅时,只有卡特曼对那里的食物感兴趣而非那些着装清凉的女服务生。而其他男孩们都对她们感兴趣,除了那时因温蒂·泰斯伯格与他分手而情绪低落的斯坦。

在“改旗易帜”中,温蒂在旗帜辩论上吻了卡特曼的嘴唇,因为她做了个和他有关的怪梦并在剧集中期感觉到被他所吸引。但就在她亲完后,她马上就对他没有了任何感情。但在结尾处,当她说他们又是朋友了时卡特曼伤心的走开了。

卡特曼还展现出缺乏性知识,虽然他母亲与南方公园里的其他人经常发生性关系。当凯尔在“师生恋”中说艾克还太小根本不理解性时,卡特曼回答说:“有什么不理解的?你勃起了,拍几下她的奶子,然后再插进去尿尿”。卡特曼对性知识的缺乏还在“性骚扰熊猫”中有体现,他告诉加里森老师性骚扰就是“想要和一名女性朋友性交,然后某个人出现在你背后挠你的蛋蛋”。但其他小孩,除了肯尼、巴特斯(在“硬梆梆的日子”中用孩子般的方式很深层次的向吉米解释了性)可能还有克莱德外,并没有体现出比卡特曼更加懂得性,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仅仅只有十岁。

在“幻想大陆·上”中,卡特曼和凯尔打了个赌,说如果他能够证明小妖精真的存在的话凯尔就要舔他的蛋蛋。卡特曼打赢了赌,而他一心要强迫凯尔吸他蛋蛋的追求后来成了三部曲中很重要的次要剧情。虽然他没有让凯尔在现实里吸他的蛋蛋,但他在“幻想大陆·下”的结尾处中确实想象了凯尔十分热情的在吸幻想卡特曼的蛋蛋。但合理的解释是,卡特曼对他追求的痴迷并非是对他产生了同性情感而是因为有想要羞辱凯尔的欲望。

在“赛百味减肥餐”中,巴特斯说他被父母打了,卡特曼要为此负责,因为他假装成巴特斯在电话中侮辱他们,卡特曼说:“如果我再大一些,我绝对会马上开始打飞机 ”,暗示了性虐待。

在“做爱做的事”中,当克莱德·多诺万告诉卡特曼他不玩《魔兽世界》时,卡特曼说法国人在希特勒的实力大涨时也不玩了。他之后问克莱德是不是法国人来嘲讽他并说:“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Clyde?”,意思是“你要和我睡一觉吗,克莱德?”虽然他可能只是引用了歌曲《果酱女郎》中的法语歌词也并不理解其意,但他也可能是说他是个法国人后再用法国人的刻板印象来嘲讽他。

在“卡特曼舔鸡鸡”中,卡特曼想要通过拍张把巴特斯的阴茎放他嘴里的照片来羞辱并贬低他。在凯尔和斯坦告诉他拍这么一张照片实际上是在羞辱他而非巴特斯(就是说这样子拍照片显得他很基),于是卡特曼便找到巴特斯来把他的阴茎放进巴特斯的嘴里,但他失败了,因为他们两个人都被巴特斯的父亲逮了个正着。

在“性教育”中,卡特曼被凯尔逮着在看巴特斯的阴茎时,巴特斯正戴着避孕套。卡特曼淡淡地表示他只是要看看怎么戴避孕套,但凯尔并不相信他。

在“停播事件”中,卡特曼再次发现他被外星人装上了肛门探针。大厨和男孩们带他去看肛肠科医生,医生把他的整只手都塞进了卡特曼的直肠中。虽然一开始很吃惊,但卡特曼后来发出了愉悦的呻吟,五十尺(约为15.24米)的卫星天线之后从他的直肠中喷出。但在卫星天线收回的时候,他表现出了极度的痛苦。

但在“改旗易帜”中,卡特曼短暂地成为了斯坦女友温蒂·泰斯伯格的爱恋对象。在该集结尾处被温蒂热情地亲吻后,当她说她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后他显得很失落。在“隆鼻手术”中,卡特曼和斯坦、凯尔、肯尼以及整个三年级班都被代课老师艾伦所吸引。虽然她是个蕾丝边,而男孩们并不明白其意,他们想要成为“蕾丝边”来赢得她的心。另外,在“秽语妥瑞儿”中,他无意中承认曾喜欢过一个叫帕蒂·尼尔森的女孩还说他和他的表弟“相互摸过鸡鸡”。

在“摔角淘汰联盟”中,他扮装成“坏艾琳”,一个堕胎成瘾的女人。

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卡特曼用他的手来做腹语人偶,他表示他那自称是汉妮弗·洛佩兹的手其实是个叫米奇·康纳的骗子。为了要骗其他男孩认为他的手可能真的有了自我意识,米奇/汉妮弗(也就是卡特曼)在卡特曼给本多次手淫是展开的和本·阿弗莱克的关系,有一次甚至和全裸的阿弗莱克在床上醒来,他的手上沾满了“阿弗莱克的粘液”。在结尾中,卡特曼表示这全都是假扮的,这些性行为似乎就是无意识中发生的,因为在此过程中及之后,卡特曼既震惊又恶心。卡特曼做出这些事情可能表明他无意识中对男性产生了性欲(尤其是本·阿弗莱克)或是卡特曼对他朋友非常长时间的欺骗(但他们并未见证到他给本手淫,让这个行为在这个宏大计谋中显得毫无意义)又或是卡特曼的米奇·康纳是引起了多重人格的心理崩溃的一部分。

在“鸡鸡风波”中,当学校贴出展现男性学生在过去一年里长了多高的列表时,卡特曼误以为那是阴茎尺寸,因为他自己的尺寸很小所以他就迁怒于“结果”的偏差。他之后还继续要求所有男生提交新的测量结果,由他亲自管理还不用量他自己的(因为他骗大家说他有13英寸(约为33.02厘米)长)。在这期间他还夸赞了巴特斯的尺寸。

在“卡特曼寻爱记”中,卡特曼的幻想朋友,丘比特曼首次出场。只有卡特曼自己能看到他,这让其他男孩很不解。在“男孩之爱”中,他再次出现还试着和卡特曼调情,但卡特曼否认他是同性恋。卡特曼最后和他约会,还和他肛交,被丽安误以为是在自慰。

在“可恶的人”的结尾中,卡特曼问海蒂阴道底下是什么,她回答道:“要我给你看看吗?”,于是他回应道:“我靠!”,演职员表正好开始播放。

性虐待

卡特曼还遭受过性虐待。在“象猪交配”中,卡特曼提到他母亲用性的方式来羞辱他。他说如果有女生威胁要打他他就会做些什么,但他说了这件事。

在“受虐小牛”中,卡特曼被凯尔、斯坦和巴特斯叫醒来帮他们把小牛从屠夫手中救出来。在其他男孩敲他家窗户的时候,卡特曼大喊:“不要,杰西叔叔,不要!”暗示他其中一位亲属可能曾虐待过他。这还可能意味着他对电视节目《欢乐满屋》(Full House)中的杰西叔叔怀有性恐惧。

在“疯牛节”中,他的脑震荡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叫李明的越南娼妓,她一直在对来往的男性游客说:“要干要口,五美元”(引自电影《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他之后还“服务”了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他恢复正常后令他倍感恶心。

在“危险童爱会”中,他想要找成熟些的朋友,结果他差点被北美少年爱好协会的成员猥亵。

在“辛普森做过了”中,在发现精液(semen)可以给海人提供养分后,他去了精子银行收集“津液”(sea-men)。在精子银行,他把精液抹在手指上来假装是在测试一份精液样本。在卡特曼把一碗精液倒进鱼缸后,他告诉斯坦和凯尔他还在巷子里从一个叫拉尔夫的男人那里搞到了一些,他告诉他“闭上眼睛然后从一根管子里吸出来”。

在“超赞哦机器人”中,一名电影制作人问伪装成机器人的卡特曼他是不是个欢愉机器人。卡特曼一开始并不理解他的意思直到他脱下了裤子,这时候卡特曼边跑边喊“衰!”还有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卡特曼说服本·阿弗莱克和其他人他的左手是个名叫汉妮弗·洛佩兹的女人,阿弗莱克之后还和“洛佩兹小姐”发生了性关系,弄得卡特曼满手都是他的精液。

在“泽西范儿”中,卡特曼是史努姬的受害者中的一员,其他的人有狗屎·帕图斯基史蒂芬·斯多奇。讽刺的是,他在本集中因凯尔是在新泽西出生(同时又是红发和犹太人)而多次攻击过他,但却是凯尔把卡特曼从这次遭遇中救了出来。

家庭

在卡特曼一生中最活跃的家庭成员就是他的母亲,丽安·卡特曼。整部剧中反复出现的一个梗就是虽然他母亲看起来很温柔,举止正常,但她实际上是个淫乱的、性欲过剩的、吸毒的、演过德语色情片的娼妇和女色情狂。丽安私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卡特曼来说十分烦扰,他的朋友经常因此取笑他,而这是他徒劳地想要否认的。在“红眼病”中有个例子就是斯坦和凯尔不停的说她上了《嗑药·婊子》杂志的封面。卡特曼则想要否认这个事实,直到他亲自看了那本杂志。然后他说她也曾“年轻过也需要钱”,可惜这并没有用,斯坦和凯尔指出这张照片就是一个月前拍的。丽安溺爱着卡特曼,几乎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有几次甚至还答应了他最糟糕的主意和计划,比如在“吐出类固醇”中帮他报名特殊奥运会。事实上,丽安容许卡特曼去欺负和控制她,这显然是因为没有正经的爱情伴侣和亲密好友而造成的极度孤独。她因此渴望卡特曼成为她的“朋友”,愿意为了他开心而去做任何事。这大概可以解释他大多数的行为。已经有暗示(至少是在早期剧集中)丽安可能要为卡特曼的种族歧视、反犹太主义和恐同负责,他时常说出应该是从她那里听来的蔑视性话语。有很多时候,有可能是卡特曼在说谎或是说错了他母亲说过的话,除了“红眼病”这一集,丽安在这一集中给卡特曼做了一件阿道夫·希特勒的万圣节装扮,但卡特曼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是谁。

卡特曼原本的父亲和妹妹

自“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后的十二季,卡特曼都一直以为他的母亲是个双性人同时也是他的生父。但在“第200集”中,卡特曼的手/人偶米奇·康纳告诉卡特曼那是个谎言而丽安也不是卡特曼的父亲。在向加里森老师和帽子先生寻求答案后,得知了亲子鉴定的结果被篡改过而之前在公布结果时在房里的某个人确实就是卡特曼的父亲。在“第201集”中揭示了卡特曼的父亲其实是杰克·泰诺曼,丹佛野马队的一名红发成员也是卡特曼的宿敌斯科特·泰诺曼的父亲。显然在醉酒谷仓舞会的那晚,丽安和舞会中的男男女女发生过性关系,而杰克让她怀了孕。很可惜,卡特曼从未有正面面对他的父亲,在他和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斯科特的大战时(斯科特把他的阴毛卖给卡特曼,说这能让他成熟起来),卡特曼杀掉了杰克和他的妻子,把他们的尸体埋进辣酱中并喂给斯科特吃。但卡特曼并不为此而感到后悔,反而得知他是个半红发人和他体内有红发基因而感到恐慌。但他也因他的父亲是丹佛野马的队员而感到高兴。卡特曼的大家族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出场,他和另外三个男孩在圣诞节时到内布拉斯加州去拜访他们。他的绝大部分亲属都有着与他相似的行为举止,都很肥胖,有着相同的口音和口头禅。他的家族在“卡特曼乐园”中在他外婆的葬礼上再次出场。她把她的地产(价值一百万美元)分给了埃里克,还说其他所有的家族成员会把遗产都花在毒品上。

在“南方公园试播集”中,卡特曼有个父亲和妹妹,但这两名角色在正式试播集中被删去。在“秽语妥瑞儿”中,他无意间透漏出他因为没有父亲而在夜晚哭泣。

他有些荷兰和爱尔兰口音,在“隆鼻手术”中,他提到他的外婆(梅布尔)是个荷兰裔爱尔兰人。

丽安·卡特曼

卡特曼在“人体iPad”中因为他的母亲不给他买iPad而哭泣

丽安无止境的溺爱着卡特曼,已远不是一般的溺爱了。卡特曼只要用他标志性的方式发几句牢骚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还经常在她在场的时候侮辱她,她都毫无疑问的接受了。虽然丽安具有社会道德良知,但卡特曼总是能够操纵她为他去做一些要受到道德谴责的事情。在“吐出类固醇”中,卡特曼能让他母亲给他报名参加特殊奥运会,即使卡特曼根本就不是残疾人。丽安似乎相信了卡特曼的善良也接受了所有他编出来的不管有多么难以置信的借口和事情。两人之间的关系在“三娘教子”中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为了管好卡特曼的行为问题,她雇来了西萨·米兰。西萨的方式奏效了,卡特曼变成了个正常的、和善的、举止得体的男孩。丽安想要和西萨进一步发展关系,但他只把她作为客户看待并拒绝了她,于是她很快就又开始去溺爱卡特曼——这名男孩是她所拥有的最接近朋友的事物了。不过,丽安似乎是卡特曼真正关心的人类中的一个,在同一集中是他始终被压抑的良知阻止了他去杀掉她。她也不在意去做很恶心的事,在“做爱做的事”中有体现,她把便盆拿到地下室,四名男孩在那里玩《魔兽世界》,她就拿着便盆让卡特曼拉进去。在之后的几季中,她对他展现出严厉的一面,如在“浣熊侠出击2:马后炮队长”、“浣熊大对决”、“人体iPad”以及“疫苗风波”,这几集中她不仅仅只是惩罚了卡特曼,还对他的行为表现出明显的厌恶。尽管她以更严厉的姿态对待卡特曼,丽安还是会经常溺爱着他,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尽早避免他的暴脾气,这在“当你老了”中有体现。

卡特曼似乎对他的母亲丽安抱有强烈的恨意,如在《南方公园:完整破碎》中的“拉屎名单”里,他把她排在了第二恨,就排在凯尔之后。

宠物和玩具

卡特曼在“卡特曼的荡妇妈”中和他的玩具们开茶话会

卡特曼有一只叫猫咪先生的猫和一只叫小蓬蓬的大肚猪。猫咪先生和小蓬蓬从未有一同出现过。他还有一直叫克莱德蛙的毛绒青蛙玩具。受他喜爱的其他毛绒动物有惠灵顿熊(取自《帕丁顿熊》(Paddington Bear))、波莉小妞布娃娃、紫蜥蜴汤普金斯龙(取自《名字古怪的小矮人儿》(Rumpelstilzchen))以及彼得熊猫。卡特曼几乎每次都是自己在和这些玩具玩,也许是出于羞耻或是(只是有可能)小气。偶尔有几次有别人陪他玩,比如在“贝蓓的胸器”中的贝蓓。卡特曼和这些玩具的游戏可以展现出他的报复心和残忍的本性,在之前提到的那集中,有一个游戏叫“羔羊”,卡特曼和他的娃娃重演了《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中的几幕场景,比如把娃娃放进他家地下室的坑洞里还在娃娃挟持囚犯威胁坑洞边的娃娃时给娃娃配音乞求释放。卡特曼的游戏经常包括玩具们告诉卡特曼他有多酷多聪明,而他则向它们表达喜爱之情,除了他妈妈之外他还没有向谁表达过喜爱之情。奇怪的是,在一次卡特曼的玩具们“赞美”他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玩具管他叫“一坨肥屎”,这令卡特曼很惊讶。考虑到是卡特曼在给这些玩具配音,这可能表示一小部分的卡特曼厌恶自己,而这句侮辱是一次潜意识的差错。在“嬉皮去死”中,在小队出发去组织营救行动时,所有的队员都向自己亲近的人说了再见,只有卡特曼向克莱德蛙道别。

卡特曼:“我…不想你担心我。”

克莱德蛙:(克莱德蛙就坐着不动)

卡特曼:“嘿,你是我所拥有的最棒的毛绒动物。”

第十二季的“艾滋兄弟”中,卡特曼让凯尔染上艾滋病作为凯尔笑话他得了艾滋病的惩罚,凯尔愤怒地破坏了卡特曼的许多玩具。在这些玩具中,他扯下了克莱德蛙的头。在“与蓝精灵共舞”中,在卡特曼的早间报道中克莱德蛙就在黑板上,意味着卡特曼补好了它。

在“百分之一”中,在卡特曼被告知该长大了后某人就开始破坏卡特曼的玩具。他有了个新玩具,肌肉男马克。克莱德蛙被捅并被钉在树上,底下写着“复仇”。然后,彼得熊猫在卡特曼熟睡的时候着了火,烧了他的房间。不久,卡特曼把它们都带到了托肯家,说“黑人没办法做任何错事”。玩具很快就不见了,卡特曼发现猛男马克在一锅开水里,而汤普金斯龙戴着炸弹项圈,卡特曼无意间引爆了它,炸掉了它的头。卡特曼发现波莉小妞坐在椅子上,带着一把左轮手枪。在卡特曼给波莉配音“坦白”罪行的时候表演就开始了。波莉表示其他人是对的,卡特曼该长大了。所以她杀掉了其他玩具还计划嫁祸给托肯,但卡特曼提醒她因为奥巴马,黑人不能被怪罪。绝望之际,波莉要求卡特曼杀死她,他忍痛杀死了她。其他男孩在一旁看着,意识到这是卡特曼在用妄想的方式除掉他的毛绒玩具。

猫咪

卡特曼虽不能向他人表达同情,尽管他有物种歧视,但他展现出对猫咪有着强烈的联系。在“猫尿上瘾”中,肯尼和全国各地的其他几个孩子在用公猫麝香做迷幻药而导致猫咪成了违禁品。卡特曼欺骗了警察,说他已经杀死了他的猫而实际上他把猫藏在阁楼里。出于同情,他一整集中都在阁楼里收留流浪猫。他的猫在节目一开始就有出场,他对猫咪的爱可能从他缺乏除了他母亲外的家庭成员发展而来,他没有父亲也没有兄弟姐妹。这种同情关系只对猫不对人,他并没有(或者更可能是选择不去)承认他的猫咪庇护天堂和在犹太大屠杀中的犹太人躲藏纳粹士兵的历史的相似之处,凯尔指明了这点。

关系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卡特曼对凯尔发脾气

卡特曼和凯尔之间的对抗从一开始就是反复出现的主题,但自第四季后变得更为激烈。卡特曼对凯尔抱有很强的恨意,并且完全无法容忍凯尔的犹太信仰。凯尔也痛恨卡特曼。但他们没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毒瘤般的关系造成的影响,彼此继续保持近距离接触。

第五季,卡特曼和凯尔关系到达了一个转折点,从不断地相互斗嘴发展到彼此仇恨,就是因为卡特曼导致了肯尼半永久的死亡。直到第十一季左右,他们的关系从爱恨交织发展到了纯粹的仇恨。

但在“卡特曼之死”中,在卡特曼让巴特斯代替他去向他的同龄人道歉的时候(因为他认为自己是鬼魂),他似乎想要对先前对凯尔做的坏事认错(并取得他的原谅),似乎也确实在看望他的时候被打动了。

凯尔经常以主角的身份去对抗卡特曼这个反角。例如,在“卡通战争·上”中,他们两个就相互斗争,卡特曼想要砍掉《恶搞之家》,凯尔就去阻止他。两人经常发生道德方面的争论,如在“吐出类固醇”中,卡特曼决定假扮成智力缺陷来赢得“特殊奥运会”,凯尔就前去劝阻。

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当他们面对死亡时,卡特曼想要为他一直管凯尔叫“一只大笨犹太人”赎罪,告诉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个犹太人。”凯尔一脸不解的回答说他确实是个犹太人,而卡特曼告诉他不要这么为难自己(暗示犹太人这个词语比起人种更像是句侮辱词)。

卡特曼还多次尝试过谋杀凯尔,最显著的一次是“厕纸风波”中的一幕,他引诱凯尔和他一起在史塔克池塘中心一起划船,然后再凯尔背对着他的时候尝试用空心球棒把他打死(致敬《教父II》片尾),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计划的愚蠢程度。当他意识到有人已经坦白了他、凯尔、斯坦和肯尼犯下的罪后,就没有必要去杀死要坦白的凯尔了,于是卡特曼问斯坦(用他标志性的可悲的方式)他能否继续杀掉凯尔。卡特曼在“胖胡子船长”中再次想要谋杀凯尔。

但在“自负警告!”中,卡特曼在旧金山从即将袭向凯尔家的大型风暴中救下了凯尔和他的家人。卡特曼觉得拿巴特斯当宿敌太过无聊因为他只会全盘接受卡特曼对他说的任何话,意识到要让他能继续有人斗嘴就得让凯尔回来。在本集结尾,他隐瞒了他拯救了凯尔一家人的事实,选择继续侮辱凯尔,凯尔愤怒的回应令卡特曼心满意足。在“秽语妥瑞儿”中,当凯尔(无意间)让卡特曼不用在《日界线》(Dateline)上喊出他所有的秘密时(卡特曼原本想利用假扮的图雷特氏综合症来发表针对犹太人的仇恨言论),卡特曼拥抱了凯尔并感谢他,甚至还说:“我爱你,老兄。”在“史前冰人”中,凯尔掉进地洞时从底下问道:“卡特曼在吗?”他真诚的回答道:“我在这儿,凯尔!”当然这是在卡特曼提议把凯尔留在那里等死然后继续去找鳄鱼后才发生的。在“犯罪克星”中,卡特曼替凯尔辩护说:“布罗夫洛夫斯基是一位好警官!

卡特曼对凯尔过分的仇恨超过了其他人,令人疑惑卡特曼对凯尔更深层次的感情。在“幻想大陆·上”中,卡特曼打赢了和凯尔的赌,要凯尔舔他的蛋蛋,并在整个幻想大陆三部曲里采取多种极端措施来让凯尔这么做,包括上诉到最高法院和闯入五角大楼(两次)。在“幻想大陆·上”的结尾,卡特曼拿着一张天真的凯尔的照片。这一幕在卡特曼缓慢地把手指划过照片里的凯尔的嘴巴时结束,这可以被解读为一种色欲的行为,进一步暗示了性取向的困惑。在“幻想大陆·下”的结尾,卡特曼幻想出了想象的凯尔在舔想象的卡特曼的蛋蛋。

卡特曼还在“无神论的未来·十二”中要为凯尔舔蛋蛋(在凯尔说:“舔我的蛋蛋吧,卡特曼”之后),为了换取凯尔的帮助让自己从遥远的未来里回来。在“胖胡子船长”中,凯尔鼓励卡特曼出走到索马里,希望他能死在那里。卡特曼还对严重侵犯凯尔的私人空间毫无顾忌,在“人熊猪”的一幕中,卡特曼在考量他对凯尔的仇恨,在凯尔睡着的时候,对着他的脸只隔了一两英寸,凯尔很快醒来并喊道:“老兄,离我远点!

然而事实上凯尔比剧中的其他角色更多次的质疑过卡特曼,可能就是卡特曼对他过分执迷的核心原因。在“胖胡子船长”中,他说凯尔“终于正视了自己的无能”而且在本集稍后更想要让凯尔走甲板来杀掉他。在“阴魂不散的名人”中,他似乎对凯尔更加冷淡,只是简单的说“咋样,犹太佬?”来打招呼。这种冷淡的态度仅仅只是暂时的,在“残疾夏令营”中,在国家电视台上为毛巾巾发言时,每位男孩都被要求照着预先写好的对毛巾巾感受的声明念。然而卡特曼却念了一大段冗长的针对犹太人的仇恨言论(很可能是他之前想要在“秽语妥瑞儿”上用的那篇),他敦促国家里的其他人帮他奋起反抗犹太人而他绝大部分的言论都是直接针对凯尔的。

两人偶尔也有在一起的时候如在“肯尼之死”和“红眼病”中,在为垂死的肯尼难过的时候凯尔把他的手搭在了卡特曼的肩上。事实上,在“你有0个好友”中,卡特曼帮凯尔结交了新朋友,尽管卡特曼似乎并不能从中获利。在“泽西范儿”中很讽刺的是,凯尔把被Snooki强奸的卡特曼救了出来。卡特曼对此表达了真诚的感谢,之后甚至还说虽然凯尔是个“怪兽”(有犹太血统),但他是“我的(卡特曼的)小怪兽”,还捏了他的脸颊。自本集后,凯尔的卡特曼的友谊舒缓了许多。虽然他们还是会不断地斗嘴,但他们从此再没有大打出手,在一起时也更多的是愉快,如在“当你老了”中凯尔给卡特曼分享音乐。

有些讽刺的是凯尔和卡特曼比起斯坦和凯尔有着更为复杂的关系。他们相互憎恨,但也并不完全是。很难读懂对话间含义。

在“当你老了”中,斯坦在十岁时的行为转变导致他和凯尔、卡特曼和肯尼的友谊发生了裂痕,他们不再希望和他有联系。结果在剧集结尾,卡特曼和凯尔在一起玩电子游戏,两人相视一笑,展现出他们的友谊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凯尔和卡特曼有了为数不多的友好时光。虽然他们有斗嘴,但并不如他们以往那么激烈。凯尔很快就支持了卡特曼的新事业,甚至还告诉斯坦他们不能再当朋友了因为他已经跟了卡特曼汉堡。当斯坦醉醺醺的出现和凯尔说话时,卡特曼在一旁仔细的注视着他们。他甚至还过来看看凯尔是否还好,给斯坦使了个反感的眼色。在“基动力车”中,凯尔描述卡特曼为“某种像朋友似的人”,这是对他们关系的最佳解释。

在“犹柏卡布拉”中,卡特曼在一整集中不断地骂犹太人,甚至还编造出一种在复活节寻蛋活动上吃小孩的犹太生物。卡特曼相信这种生物可能是真的而他被束缚着所以那个生物会吃掉他,他吓得晕了过去。凯尔找到他并带他回家还把他放上床。第二天,在Sooper Foods复活节寻蛋活动上,卡特曼表示他成了犹太教徒并理解了凯尔的感受。

在“变本加厉”中,卡特曼对凯尔与海蒂之间发展起的关系感到极其愤怒。在挑衅无果后,他转而煽动海蒂对犹太人的仇视,成功使海蒂与凯尔分手并和自己复合。

在“墨西哥小丑”中,卡特曼在得知可以向移民海关执法局举报非法移民,后者就会上门逮捕后,一手将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送进了拘留中心。在自己被斯坦举报逮捕后,他在拘留中心见到了凯尔。卡特曼表示自己非常理解犹太人对拘留营(指纳粹集中营)的感受。

斯坦·马什

卡特曼与斯坦的友谊并不太强烈。事实上,当凯尔和肯尼不在的时候,他和斯坦就会展现出亲密的友谊,极少有一对一的互动。

在“后天的前天”中,斯坦和卡特曼一起出来划船,卡特曼甚至还说没有凯尔跟他们一起真是太好了,斯坦也没有表示反对,意味着斯坦也有点这种感觉。斯坦还在本集中认同了卡特曼的想法,比如不要告诉凯尔和兰迪是他破坏了大坝。

卡特曼唱的歌《凯尔的妈妈是婊子》让班上的同学都参与了进来(当然除了凯尔),甚至还吸引了斯坦的注意,斯坦确实喜欢这首歌。

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在凯尔马上怀疑卡特曼不能控制他的手(有了自我意识)的说法时,斯坦姑且相信了卡特曼,表示南方公园发生过许许多多怪事,卡特曼可能说的是真的。在“性瘾治疗”中,当凯尔、肯尼和巴特斯去卡恩性瘾研究所治疗时,卡特曼和斯坦有了一对一的互动,他们在卡特曼家一起玩一款家庭暴力/高尔夫电子游戏《泰格·伍兹PGA巡回赛2011》,他们在一起时没有起任何争执。在“老年人危机”中,当男孩们在玩街头冰球时,斯坦是他唯一没有侮辱的人,只是如普通评论员一样叫他“马什”,而凯尔和肯尼则被分别叫做“犹太佬”和“穷孩子”。

在“动物圣诞节”中,卡特曼让斯坦成为了他圣诞故事的主角(描述为“戴着红色绒球帽的男孩”)。除了凯尔外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故事,也包括斯坦。斯坦在圣诞故事中有着正常的描写,这暗示了斯坦是卡特曼的朋友,不像凯尔被描写为邪恶。在“烂货选举”中,斯坦投给了卡特曼的吉祥物而不是凯尔的,令凯尔很惊愕。还有在“千年等一回”中,斯坦成了唯一一个还没来月经的男孩时,卡特曼安慰他那一天迟早会来的。但在“可耻的本·拉登”中,卡特曼表示他恨斯坦因为斯坦爱动物。即便如此,在“困在衣柜中”里,所有三名男孩都在斯坦成为山达基教教主后和他断绝了友谊。在男孩们离开后,卡特曼又回来对斯坦说:“我还是恨凯尔胜过恨你”。在“受虐小牛”中,当卡特曼在为武器和他们的撤离路线谈判时,他先是拒绝的胆怯的FBI谈判专员的要求,但当他看向健康逐渐恶化的斯坦并认出了他身上的那些疮(实际上是小型阴道)后他很快就同意了。这意味着卡特曼在一定程度上关心斯坦的健康。另一个表现出他们友谊的时刻是在“尿上乐园”中,当卡特曼发现凯尔、斯坦、巴特斯和吉米还活着的时候他马上跑过凯尔去拥抱斯坦。

在某些集中斯坦对卡特曼表现出了强烈的恨意即使是卡特曼什么都没有做。在“未来战士”中,在电子人说他必须要杀掉卡特曼时,斯坦想要他来做这事,在电子人驳回这个主意之前已经准备射击卡特曼。在“平行宇宙”中,斯坦已经准备好永远送走卡特曼。虽然斯坦比起凯尔更能容忍卡特曼,但他经常对他不可接受的行为十分鄙视。在“祸从口出”中,在学校教职工把卡特曼“丢进巴士车底”后麦奇老师表示卡特曼因为太肥而自杀时,斯坦只关心阻止窃听者公布大新闻。

在“当你老了”中,卡特曼在斯坦性格转变后很快就断绝了和他的友谊,并很快和凯尔好上了,他也和斯坦断绝了友谊。但他们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又重新成为了朋友。

肯尼·麦考密克

卡特曼在肯尼的病房外哭泣

由于卡特曼自私的个性,他和肯尼的友谊就不如斯坦和凯尔的那么明显,有时候看起来还很虚假,但友谊确实存在于他们之间。他们还有相似的幽默感,如在“屁脸症”中,不顾斯坦和凯尔反对,肯尼和卡特曼还在继续笑话。

但卡特曼有时候会对肯尼有特别的厌恶,这总是无缘无故的。最常见的是他鄙视肯尼一家的贫困。在“长水痘”和“天国之梯”这两集中,卡特曼唱着《身在贫民窟》来嘲弄肯尼。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肯尼和卡特曼独处的一幕里,卡特曼毫无缘由的突然说出“我恨你,肯尼。”这句话。在“史前怪物”中,卡特曼编了一首叫《我恨你们》的歌,唱到:

“我恨你们 / 你们都是些混球 / 特别是肯尼 / 我最恨他了。”

在“头虱危机”中,他想要让肯尼当头虱问题的替罪羊(并不知道所有人都有头虱),用精心打造的虚假实验来“证明”肯尼的罪过,卡特曼之后还组织了残酷的“袜子浴”来欺凌肯尼,甚至在加里森老师告知大家所有人都有头虱后还不停手。在早期剧集中,肯尼常被描绘为常受卡特曼欺负的助手,但这一角色自第六季后由巴特斯担当。

肯尼有可能是卡特曼唯一的真心朋友而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么一个朋友,又或者是因为斯坦和凯尔有时候表示肯尼并不是他们的朋友而且他们也根本不在乎他(但这经常是因为他们出于某些原因想要避开他,比如他得了水痘的时候)。在“肯尼之死”中,卡特曼表示肯尼是三个人中最好的朋友,但在本集结尾隐射了卡特曼是肯尼的“最差朋友”,因为他利用肯尼的病情来为自己获利。但他在发现有可以制造属于自己的“喜客披萨”的可能性之前就已经在为肯尼的病情而哭泣了。

肯尼总是在争论时或是做事情的时候站在卡特曼这边。卡特曼也是唯一一个重视肯尼死亡的人。在第三季的“女妖症候群”中,当他看不见肯尼时(几秒前被压死)他喊道:“大家伙们?肯尼还好吗?”,表明他有可能把肯尼当作亲密朋友。卡特曼也是唯一一个意识到肯尼死了不止一次的人。在“卡特曼乐园”中,卡特曼说:“他总是死去”并且完全不重视他的死因为他明天又会回来。在“永恒边缘城市”中,肯尼在几分钟前被校巴外的巨型黑色怪物吃掉后卡特曼还在讲述以肯尼死掉为结尾的故事。凯尔向他指出肯尼死了两次是不可能的事而卡特曼随之注意到其中的逻辑。这表明卡特曼可能对让所有人对肯尼不断死去的事实熟视无睹的某样事物免疫。

在“永远的好朋友”中,肯尼在他的遗嘱里表示他对卡特曼无法感受怜悯和同情并且极有可能让他痛苦的、凄惨的以及孤独的度过余生而感到遗憾,还有在“病危的凯尔”中,两人在玩太空船而没有带上斯坦或是凯尔(但凯尔那个时候快死了)。以及在“天国之梯”中,在卡特曼把肯尼的骨灰误当成巧克力牛奶喝掉了之后,让肯尼的灵魂困在了他的体内,一直到“宇宙级混蛋”一集中才被放出来。肯尼还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选择在卡特曼面前显灵而不是斯坦或者凯尔,虽然很有可能是因为卡特曼的错让他死去,但他其实是要警告他要他告诉所有人萨达姆和撒旦占领地球的计划。在“卡特曼乐园”中,卡特曼意识到了肯尼的死亡告诉国税局肯尼“总是死去”。肯尼还是三位主角(除了巴特斯)中唯一一个进入他主题乐园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在卡特曼的南军服役的人。在“红眼病”的结尾,卡特曼是唯一一个为肯尼的死而抽泣的人。事实上,卡特曼还在“贞操戒指”中发现肯尼的新女友是个婊子后对他表现出了一点关心。在“小鸡鸡宝贝”中,当肯尼玩了小鸡鸡宝贝的电子游戏后发了癫痫还毫无反应后卡特曼是唯一一个注意到有老鼠群拥向肯尼想要吃他,还是唯一一个赶走它们的人,对它们说:“坏老鼠,他都还没死!”,当他最初发现肯尼已经被老鼠从里面吃光了后先是表现出恶心然后才笑了出来,而不像斯坦和凯尔(他们马上就笑了出来)。还有在“禁烟运动”中,他注意到肯尼因为无聊而在吃自己的手。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他还是向其他男孩提了这件事,仿佛是在说“我们要不要帮帮他?”肯尼还在卡特曼被起诉仇恨罪后协助他越狱。

但自从卡特曼(无意地)在“卡特曼之死”中让肯尼哭了之后,他们的友谊就不如以前那么强烈了,甚至在大家停止对卡特曼沉默后,他们的友谊也没有完全恢复。尤其是在“又穷又蠢”中,比起他和想要摧毁纳斯卡名声的卡特曼的友谊肯尼更看重纳斯卡。肯尼甚至到了还想要用狙击步枪杀掉卡特曼的地步,但被制止了。最终当他输给了和帕蒂的竞赛后,卡特曼就他的行为向他道歉,确实是少有的举动,而肯尼(很有可能)原谅了卡特曼。之后,在“浣熊大对决”中,卡特曼利用他的新朋友,黑暗之神克苏鲁,把肯尼和其他几个人放逐到一个“邪恶的平行纬度”。当肯尼赶上在贾斯汀·比伯的音乐会上大肆屠杀的卡特曼时,卡特曼毫无悔恨之心,两人最终陷入了激烈的争执中。

但在“当你老了”中,卡特曼和肯尼再一次友好相处,一整集中都相当友好也有在一起出去玩。在“屁与火之歌”中,有一张卡特曼和肯尼在卡萨·博尼塔中坐在一起的照片,但卡特曼因肯尼选择了PS4而不是XBox One的“背叛”而把照片拍倒在桌子上。

肯尼并没有在“猎婊行动”中参与砸毁卡特曼的电子产品。

巴特斯·斯多奇

卡特曼和巴特斯在超欢乐时光中争论

巴特斯经常成为卡特曼的受害者。巴特斯把卡特曼视作他的好朋友也有很好的对待他但在近期的剧集中他像其他人一样来对待他们。但卡特曼利用了这一点,知道巴特斯十分容易被操纵,向他灌输他的理念或者让他去做任何事。在“烂货选举”中,卡特曼轻易地让巴特斯投给了他的“大便三明治”,只是用了某种方式去描述这个候选人。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他让巴特斯把他埋在雪中,好让他在三周后的Wii游戏主机发售时解冻。

许多剧集的剧情集中在卡特曼如何对付巴特斯。在“派对余生”中,卡特曼谎称世界末日要来了让巴特斯在地下避难所里躲了一个多星期,这样卡特曼就能代替巴特斯去和凯尔、斯坦和肯尼去卡萨博尼塔了。在“超赞哦机器人”中,他打扮成机器人来耍巴特斯,但最后可悲地失败了,巴特斯在所有人面前高兴地放着卡特曼扮成布兰妮·斯皮尔斯的录像带来报仇。在“基督摇滚热”中,在卡特曼不断地骂着脏话毁了他们的乐队而被托肯揍了之后,巴特斯就在他脸上放屁还给他竖中指并说:“去你妈的,埃里克。”他还在“名单风波”中嘲笑他是班上真正的“最丑的”孩子,还在该集的删减片段中嘲笑他的新纳粹主义。

超欢乐时光中,卡特曼拉着有些恼火的巴特斯的手

在“卡特曼之死”中,南方公园小学的所有孩子都决定无视卡特曼因为他们觉得他就是个“狗娘养的”。与其他孩子不同,巴特斯并不知道这个计划而卡特曼认为巴特斯是唯一能看见他的人,他已经“死了”。在“卡特曼舔鸡鸡”中,他不停地邀请巴特斯来过夜好在他身上恶作剧,直到起了反作用,他还拍了一张他把巴特斯的阴茎放进他嘴里的不雅照片,这张照片最终被展示给整个四年级班,羞辱的不是巴特斯而是卡特曼。在“乳腺癌大决斗”中,当卡特曼被温蒂暴揍了之后,巴特斯同意克雷格说的他和其他人一样都一直讨厌着卡特曼。但在“阴屁姐妹”中,在巴特斯被放了阴屁后卡特曼如同其他男孩一样对他给予了同情,甚至给了他一份礼物,还带着巴特斯当吉祥物去参加了全州禁阴屁的运动,虽然他像其他人一样在巴特斯被放了阴屁后都不愿接近他但对他还是有一些同情心的。卡特曼还在“巴特斯售吻公司”中因没有亲过其他女孩而用绳球“惩罚”巴特斯,但之后他赞扬巴特斯花了五美元亲了一个女孩。在“尿上乐园”中,当所有人被营救之后,巴特斯对卡特曼没有死而失望。

卡特曼喜欢在巴特斯睡觉的时候对他恶作剧。这在“阿屎彭”和“卡特曼舔鸡鸡”中有出现过。其中一个是把巴特斯的手放进一杯温水中然后尿在他身上。还有在“赛百味减肥餐”中,在巴特斯被他父母禁足的时,巴特斯的父母告诉他他们每个小时都会打电话来,于是卡特曼决定掩护巴特斯而斯坦和凯尔则设法拿到四百万美元。

在“麻烟风云”中,卡特曼为了掩饰自己电子烟贩子的身份而主动殴打了同伙巴特斯,将其揍得眼圈乌青。

海蒂·特纳

在“小心那颗蛋!”中,卡特曼和海蒂在一次学校作业中被分到一组去照顾一颗蛋,后来卡特曼打破了蛋,他乞求加里森老师给她“A”而他只要“F”,这可能证明了卡特曼关心着她,对她也有一些感觉。但在之后的剧集中便不再有体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还有可能是因为他想要更好的成绩,因为A和F的平均分是C,而两个F会让卡特曼不及格。

在“可恶的人”中,在她给他看见了社交媒体外的生活后,海蒂·特纳和卡特曼发展出了一段关系。在接下来的“露出小弟弟”中,卡特曼透露出他们两个现在是情侣了,他表示他在这次经历中变得更聪明了。

在“灌洗器与丹麦人”中,他们一起帮助丹麦人终结网络霸凌。他们甚至还唱了《让我们一同来到学校》,徒劳地想要让南方公园小学的男生和女生联合起来。

在“表情分析法”中,因为害怕被甩,卡特曼不能告诉海蒂他过往的偏见。他向她撒谎并把事情怪罪到吉米·瓦尔莫头上。为了进一步防止真相被曝光,两人在“噢,天哪”中一起去到了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好飞上火星。

比起卡特曼,海蒂在“不算有趣”中更加专注于她的“表情分析法”。卡特曼向巴特斯诉苦,他则告诉他海蒂会“在他的心上拉屎”。

第二十季的结尾“连续剧的结束”中,海蒂和卡特曼两人还是在一起,但卡特曼已经对她失望了。

第二十一季的第一集“白人改造家”中,他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卡特曼开始对海蒂不服从他而感到懊恼。他怪她在他们的关系中让他不愉快,指责她精神虐待。在本集结尾,卡特曼和海蒂分手了,这令她心碎。虽然如此,在接下来的一集“快放下它”中揭露卡特曼是真心爱着海蒂的,他给海蒂留了语音邮件,威胁她如果她不和他复合他就要自杀。因为担心他,海蒂同意了,两人又在一起了。

他们关系中的恶在第二十一季的“巫婆之子”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在这一集中,他们计划一起去南瓜地,但海蒂花了很长时间才准备好,卡特曼对她感到越来越恼怒。他并没有告诉她他的感受,而是想要宽恕她的感受,以及他失去理智想要除掉她的罪恶感。凯尔对此谴责卡特曼,说“海蒂是个好女孩”,告诉他他应该和她分手而不是制定一些可怕的计划来除掉她,还说她不应受到如此糟糕的对待。卡特曼没有理会,他之后劝服海蒂打扮成格蕾桃(Gretel),把她扔在森林里等死,让她被巫婆抓走。她在本集结尾被救出,让卡特曼很是失望。

他们的关系至今在第二十一季的第七集“变本加厉”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这一集揭露出海蒂容忍了卡特曼对他的虐待,因为她不想承认她成为他的女友是个错误。这些情感是直接被其他女生所影响的,她们笑话她,为她和他约会而嘲弄她,虽然都是在开玩笑。她们还为海蒂的理智和安全感到担忧,都对他抱有个人恩怨。凯尔指明了这点并礼貌地要求女生们停止她们的嘲弄因为这会让她对自己感到没有安全感。女生们认为凯尔对海蒂有感觉,这让凯尔为他们的关系感到困惑,他很快就对她有了兴趣。在和卡特曼分手后,海蒂同意做凯尔的女朋友,惹怒了卡特曼。卡特曼承认了海蒂对她所想要的东西的迷惑,并利用这一点操纵她背离自己的健康饮食观,扭曲她的信念,让她无意间对犹太人抱有偏见。

在接下来的几集中,由于不健康的饮食,海蒂的体型变得和卡特曼相类似。在卡特曼的影响下,海蒂的性格也变得和卡特曼相类似,甚至比卡特曼还要差劲,这让卡特曼有些害怕她。

第二十一季的最后一集“碎番茄”中,海蒂在寻找艾克的一路上回忆起了自己和卡特曼的种种经历。在卡特曼的又一次自杀威胁下,她最终还是决定和卡特曼分手。

温蒂·泰斯伯格

卡特曼总是嘲笑温蒂的自由派和环保主义的观点,还经常称她为嬉皮或是抱树的人。但在“改旗易帜”中,在他们一同准备改旗辩论后,他给两个人偶配音来逗她笑。在这期间,他们发现他们有许多共同点。在温蒂为了消除她的情绪而在辩论会上亲吻卡特曼后,他感到喜悦而且还对斯坦做出炫耀的表情。在温蒂告诉他她对他的感情已经没有了的时候他显得很失落,很明显的表明了他喜欢过她。他对她的嘲弄有可能是他“揪辫子”的方式。

在“贝蓓的胸器”中,在班上所有男孩说过不能受胸控制后,隆胸的温蒂走进教室,卡特曼和其他男孩嘲笑她,卡特曼还叫她“蠢婊子”。

温蒂在亲吻卡特曼

在“乳腺癌大决斗”一集中,卡特曼把温蒂的提升对乳腺癌认知的请愿当笑话看,这让温蒂揍了他一顿,把他揍倒在自己的血泊里。

尽管如此,在“鱼肉棒”中卡特曼不真实的闪回和想象中可以得知卡特曼也许对温蒂还留有感情。在闪回中,卡特曼“杀死了恶龙”还“从犹太机器人手中拯救了南方公园”后温蒂出现并赞美他,他也沉浸其中。

在“与蓝精灵共舞”中,卡特曼似乎对温蒂生出了更多的恨意而且总是一有机会就攻击她,他可能还对温蒂在“乳腺癌大决斗”中揍了他而心怀怨恨

在“红眼病”中,当温蒂来和大家一起去要糖果的时候,卡特曼是唯一向温蒂问好的人,语气也很好。但卡特曼这么做可能是因为温蒂羞辱了斯坦。

在“乐团风云”中,卡特曼说温蒂有着巨大的胸部,他可能想要通过说她好看来打动她。这集也是温蒂亲了卡特曼的“改旗易帜”的下一集,暗示着卡特曼依然喜欢温蒂。

温蒂和卡特曼都杀过人,都有着癫狂和施虐的一面和行为。在“隆鼻手术”中,温蒂看着艾伦老师被火箭发射进太阳并用甜美、渗人的口气说:“拜拜,艾伦老师”之后还摆出了微笑和癫狂的眼神并说:“别,惹,温蒂,泰斯伯格!”在“阴毛的故事”中,卡特曼带着微笑用渗人的口气告知斯科特·泰诺曼父母的死讯,他还嘲笑他说:“呐呐呐呐呐呐,我让你吃了你父母,呐呐呐呐呐呐。”卡特曼之后还去舔斯科特的泪水,并说:“让我舔舔你的泪水,斯科特。唔,真是美味又清甜。无尽悲伤的泪水。唔,美味,大家伙们这真美味。”这表明了他们两人在心理健康问题上是相似的,杀人和施虐倾向可能是让他们能处在一起的事物

在“娘炮”中,温蒂也用跨性别厕所来报复他。

在“素食风潮”中,卡特曼因温蒂的环保主义而两次心脏病发作,每次他被抢救回来后,都会竖起中指说:“操你妈,温蒂!”

大厨

虽然卡特曼不会特别喜欢某个人,但他还是很喜欢大厨的,如在“大厨归来”中,卡特曼在巴特斯面前大哭,甚至还表示会很想念大厨,但不知道怎么和他说。他通常都会去找大厨解决问题,大厨也总是很乐意去帮助他。大厨还在肯尼的灵魂杀死他之前把他驱赶出卡特曼的身体。

但在卡特曼要从嬉皮手里解放小镇时,他在组队的时候选择了大厨,因为黑人会牺牲自我。值得一提的是,在卡特曼发现丽安是他的父亲之前,他被告知大厨才是他的父亲。尽管大厨乐意帮助卡特曼,但他也像其他镇上的人一样,更乐意侮辱卡特曼,管他叫胖子。

克雷格·塔克

在一整部剧中,卡特曼都特别不喜欢克雷格。他总是想要证明克雷格是错的或是去烦他。在许多克雷格和卡特曼竞争的剧集中,克雷格在取得优势的时候都很满足,比如“收视率至上”或是“南方基园”,卡特曼在这集中愤怒地说:“天,我真讨厌克雷格!那狗娘养的!”在另一集中,卡特曼离家出走去找克雷格帮忙,克雷格直接告诉他他讨厌他还当着他的面关上了门。但无论何时男孩们因同一个目的而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如“玛乔莉”、“幻想大陆·上”或是“名单风波”,克雷格又经常成为卡特曼的左右手。在“男孩之战”中,卡特曼给克雷格训练相扑摔跤。在“兵器好时光”中,卡特曼给克雷格展示他们的兵器时显得最为激动。在“猎婊行动”中,他和斯坦、凯尔、巴特斯、克莱德、吉米和托肯一道因为觉得卡特曼是猎婊42而砸毁了他的电子产品。

克莱德·多诺万

自“仇恨法案”之后,克莱德似乎展现出了对卡特曼的尊敬,因为他也被大家叫过死胖子。无论何时克莱德站在卡特曼这边都会让大家震惊,特别是卡特曼本人(“玛乔莉”这集就是个例子)。克莱德在“胖胡子船长”中加入了卡特曼的海盗队伍。他还总是在卡特曼组队对抗其他人的时候加入卡特曼的队伍中。在“你有0个好友”中,他邀请卡特曼去卡萨博尼塔参加他的生日派对。卡特曼在“电影预告片”中看过特伦斯和菲利普的电视广告之后,他立马就叫上克莱德去他家再看一次。还有在“你有0个好友”中,卡特曼鼓励大家在脸书上加克莱德为好友。但在“做爱做的事”中,克莱德不愿加入卡特曼领导的对挑衅者的进攻,到最后还没有出现,因为他正忙着看《花花公子》(Playboy)的插页而没时间玩游戏。卡特曼在“红橇坠落”中用弹弓打克莱德,就为了让他自己(以及,如他之后为他行为的辩解,托肯)高兴一下。在“猎婊行动”中,他和斯坦、凯尔、巴特斯、克雷格、吉米和托肯一道因为觉得卡特曼是猎婊42而砸毁了他的电子产品。

卡特曼对克莱德有强烈的恨意,如在“南方公园:完整破碎”中他的“拉屎名单”里,他把克莱德排在了第三恨的人,在凯尔和丽安·卡特曼之后。

托肯·布莱克

卡特曼和托肯有着错杂的关系,但大部分都是负面的,比如对他的刻板印象以及总是对他很刻薄。托肯确实很讨厌卡特曼,因为他对众多少数族群的歧视也包括黑人。在“仇恨法案”中,托肯不停地嘲笑卡特曼的体重而凯尔又去挑动卡特曼,让他扔石头砸了托肯。但从监狱里释放出来以及赢得了和女生们的竞速后,卡特曼发誓不再把朋友看得理所当然,令托肯很是高兴,他对他的关系开始回暖。在“邻居来也”中,卡特曼因为他很富裕而取笑他。在“基督摇滚热”中,在卡特曼浪费了他们赚来的钱还吓跑了人群后,托肯揍了他一顿。他还在这集中种族歧视般的说因为托肯是黑人所以他就是会弹贝斯,结果这是真的。他、巴特斯和托肯有了他们自己的专辑《信仰+1》。在“卡特曼之死”中,卡特曼懊悔地向托肯道歉之前因为他是黑人而辱骂他(觉得他自己是鬼魂也并不知道他被大家无视)。在“百分之一”中,卡特曼躲进了托肯家,觉得他的躲过任何袭击,就因为托肯是黑人。在“卡特曼寻爱记”中,卡特曼努力确保托肯和妮科尔成为一对,因为他认为“黑人属于彼此”。在“猎婊行动”中,他和斯坦、凯尔、巴特斯、克雷格、吉米和克莱德一道因为觉得卡特曼是猎婊42而砸毁了他的电子产品。在“死去的孩子”中,卡特曼认为自己数学考试抄托肯的答案而不及格是因为托肯的报复,源于自己曾表示不喜欢电影《黑豹》(Black Panther)。

贝蓓·斯蒂文斯

温蒂的最好朋友,贝蓓,经常对卡特曼表现出仇恨,卡特曼亦是如此。在“失恋的斯坦”中,贝蓓告诉斯坦温蒂想要和他分手,引起了卡特曼和贝蓓之间的激烈争执,卡特曼多次骂贝蓓是个婊子而贝蓓则骂卡特曼死胖子。在“无法禁足”的开头中,所有孩子都在玩《使命召唤:战争世界》(Call of Duty: World At War)。卡特曼被游戏里的某人射杀了,于是他说:“啊!谁刚刚射死了我?!”,贝蓓探出头来给卡特曼竖了个中指,意思是是她杀了卡特曼,卡特曼的角色重生之后,他马上就去攻击贝蓓,还叫她“婊子”。还有在“名单风波”中,当贝蓓拒绝给他名单时,卡特曼说:“去你妈的,贝蓓!你个该死的婊子!”他还在“阴屁姐妹”中不认同贝蓓关于屁的说法。在“贝蓓的胸器”中,卡特曼用他的玩偶和贝蓓一起扮演《沉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两人友好的相处,但只是因为她的胸。

帕蒂·尼尔森

在“秽语妥瑞儿”中,当卡特曼假扮的病成真的时候,他向大家吐露他爱上了帕蒂·尼尔森,他还幻想着亲吻她。而听到这一切的帕蒂·尼尔森被吓到了,低声说着:“噁…”。

吉米·瓦尔莫

吉米是被卡特曼操纵过的众多孩子之一,有时候也会在“克雷格帮”中成为他的对手。但吉米似乎是卡特曼尊重的少数几人之一,也愿意为他做些好事。在许多集中,他很喜欢吉米的笑话也会在需要建议的时候去找他。他甚至还在“鱼肉棒”中甘愿牺牲自我来拯救吉米。虽然这是因为卡特曼觉得吉米的笑话是他写出来的,想要独占功劳,事实上他是甘愿牺牲自我给坎耶·维斯特来拯救吉米,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卡特曼做的为数不多的不求回报的善举。吉米有时候也会找卡特曼寻求建议,比如卡特曼在“硬梆梆的日子”中帮吉米解决他的爱情生活。在“屁脸症”中,以为自己失去幽默感的卡特曼去找吉米求助。但卡特曼在“派对余生”中揍了吉米以博取凯尔的好感,虽然吉米是想要帮卡特曼。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艾克偶尔会和卡特曼一起合作,他似乎也是唯一一个卡特曼不歧视的犹太人(虽然有可能是卡特曼不知道他是犹太人,但经过了“艾克的小弟弟”这一集后似乎不太可能)。在早期剧集中,卡特曼对艾克要么就是无视要么就是和他作对,但近期他和他有了更多的合作。艾克在“胖胡子船长”中加入了卡特曼海盗队伍,也是队伍里唯一的一名犹太人。他成了卡特曼的左右手和副指挥官,卡特曼经常在要做成什么事的时候去找他帮忙。

迈克尔·杰克逊

卡特曼有可能是他唯一的朋友,卡特曼和杰克逊两人有着非常要好的关系。他们在斯坦家中睡觉的时候两个人还挨着一起睡。卡特曼还想要在他家开一场睡衣派对。他还告诉大家有关杰弗逊先生的事。以上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杰弗逊父子”中。

虽然他们曾是朋友,但卡特曼似乎在“阴魂不散的名人”中对他的出现感到厌恶,他附身于艾克而且可能没认出他来。卡特曼之后和其他三个男孩一起在选美比赛上为他喝彩,还贿赂裁判来让他获胜。

比利·梅斯

卡特曼在“阴魂不散的名人”中对比利·梅斯表现得十分敬重和忠心,因为他向他介绍了Chipotlaway这款产品,让他就算是内裤沾上了血渍也能安心的吃奇波雷墨西哥卷饼。一整集中,卡特曼的一切动机都只是为了要让比利·梅斯的灵魂安息,在这过程中也没有任何别的意图。甚至是到了剧集结尾,卡特曼一般都会在这时揭示他不可告人的动机,但卡特曼依然顾着让比利·梅斯安息。

践踏者

卡特曼在“仇恨法案”中的监狱中哭泣时,他的狱友践踏者向他表达了同情之心,他们在此时建立了真正的友谊。虽说卡特曼似乎对他没多少忏悔之心(在逃狱的时候远远地甩开了受伤的践踏者),但他其实非常感谢践踏者的帮助。在卡特曼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后,他再次去探望践踏者,还在厕所里给他拉了个迪士尼乐园(践踏者一直都想要去看看的地方),也不要求任何回报。算上他和比利·梅斯和雪莉·马什的关系来说,践踏者是少数几个卡特曼愿为其做好事而不求回报的人。

斯科特·泰诺曼

斯科特·泰诺曼是卡特曼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宿敌。他们的首次相遇是在“阴毛的故事”中,斯科特卖给卡特曼他的阴毛,骗卡特曼说这能够凸显出他的成熟。等卡特曼发现真相的时候,他尝试了许多失败的复仇计划,直到最后他制定了一个缜密的计划,杀了他们的父亲杰克和泰诺曼太太,然后埋进辣酱里喂给斯科特。这件事让斯科特发了疯,他在精神病院的这段时间里制定了自己的复仇计划。他们在“第201集”中再次相遇,斯科特复兴了由卡特曼打造的红发分裂运动,作为向卡特曼复仇的复杂计划的一部分,他要向卡特曼揭示他生父的身份来向他复仇。在抓到卡特曼和南方公园所有可能的父亲以及卡特曼太太后,斯科特揭示了卡特曼的父亲是丹佛野马的一员,但镇上的人掩盖了真相因为他们不想让私生子丑闻毁了丹佛野马的大好时光。斯科特之后解释道他的父亲是丹佛野马的一员,而且是唯一一个住在南方公园的。卡特曼惊恐的意识到斯科特的父亲就是他的父亲。在给卡特曼喂食脏污的辣酱后,斯科特用喷气背包逃走了。无论如何,斯科特的计划起了效果,卡特曼流下了眼泪,但并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死了,而是因为他是个半红发人。

雪莉·马什

雪莉在“猫之恋曲”中给卡特曼当保姆,他的母亲去参加流星雨派对了。一开始他们都不喜欢对方,但在结尾时他们又友好的相处在一起。事实上,卡特曼在雪莉对她的长相感到不安担心没人喜欢她的时候安慰了她。卡特曼告诉她他并不认为她很丑,这让雪莉好受了些。在卡特曼劝她甩掉他的男友斯盖勒并把他当作混蛋看之后他们成为了朋友。

在“电影预告片”中,在男孩们看着电视的时候,雪莉走进客厅换了台,卡特曼告诉雪莉他觉得她很火辣。而雪莉对这句赞美感到厌烦。

社会地位

学校里的大部分人都公开的表现出对卡特曼的自私和刻薄的鄙视,还嘲笑他的体重(这让卡特曼非常没有安全感,甚至到了把侮辱他体重的人肢解的地步),但卡特曼大部分时候都和镇上的人有着断断续续的关系。但凯尔,可能还有斯坦和肯尼,是唯一有意识到他的危险性和心理失衡的状态的人,也是唯一试图阻止他人陷入他的操纵之中的人。卡特曼还有些恶霸倾向,他总是用粗鄙的语言侮辱其他小孩,总是对他们缠着不放。他还身体虐待他人,用拳头和武器(比如用石头打托肯·布莱克和皮普·皮瑞普)。他还非常粗俗和恶心,比如抱着别人然后在他们身上放屁给他们闻。他也会说一些很下流的笑话,许多男生都会觉得很好笑(尤其是肯尼),但这让女生们鄙视他。卡特曼只有在别人骂他肥的时候才会去欺负别人。还有,虽然大家都讨厌他,但所有孩子似乎都愿意让卡特曼做领袖就因为他有操纵他人的能力,有时候也会邀请他参加社会活动比如派对或是相反。特别是在“无处不在2:持续惊恐”中,暗示了斯坦、凯尔和肯尼只和卡特曼一起玩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其他人做朋友或是相反,克雷格表示学校里的所有人都讨厌他们,男孩们马上就无视了这句话。

在“百分之一”中,南方公园小学的所有学生都注意到了卡特曼的毛绒动物玩具和他的精神问题,克雷格告诉卡特曼他应该回家向他的毛绒玩具们大哭一场。但在同一集中,斯坦、凯尔和肯尼表现出了对卡特曼安危的担心,守在托肯家保护他。

冷知识

  • 在南方公园的原型作品,耶稣大战雪人中,四个不知名的孩子(即日后的主角们)堆出了雪人并给予它生命,其中一人有着卡特曼的特征,但他的名字是“肯尼”并被雪人杀死了。
  • 卡特曼有着肯尼的眼睛,这源于“女妖症候群”的第二剧情线。
  • 凯尔有卡特曼的一颗肾,这源于“病危的凯尔”。
  • 卡特曼很有可能是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在第一季中过了一次生日,那是他的八岁生日,而其他男孩早就已经八岁了。但斯坦在“瘾宝宝运动协会”中说卡特曼和其他男孩都已经十岁了而他自己却还只有九岁,在两集后才是十岁。有可能四人的生日之前都是随便定的,在之后才定下了确凿的日期。如此一来斯坦就成了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了。
  • 卡特曼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他的家族姓氏,绝大多数角色,包括斯坦、凯尔、温蒂和托肯都是叫他的姓。
  • 在“仇恨法案”中体现了斯坦和凯尔捉弄卡特曼的原因是因为他肥而非他犯的罪。
  • 卡特曼会对和他有点小摩擦的人展开过分的复仇。比如在“三娘教子”中,卡特曼就因为一个小孩叫他小胖而让他锯断了自己的腿。虽然如此,卡特曼却从来没有对他的任何一个朋友做这些事,就算他们叫的是比“小胖”还要难听的词。尽管温蒂在“乳腺癌大决斗”揍过他,在“改旗易帜”中让他失落,他也从来没有像对待斯科特·泰诺曼那样去制定一个计划来杀掉温蒂的父母,尽管温蒂对卡特曼做出的事比斯科特还要糟糕。他为什么不做这些事情尚不清楚,但温蒂有时可以智胜卡特曼,用他的计划转而去对付他。卡特曼可能是因为他对温蒂有感情而没有展开疯狂的报复,在“改旗易帜”中,显示出他喜欢温蒂。卡特曼给心理医生的妻子发了伪造的警方报告,于是她自杀了。推测他是知道她会这样做的,因为他有很强的操纵能力。
  • 卡特曼和学校里的绝大部分男生都保持了有些友好的关系,有时候他们会在一起玩,虽然所有孩子都公开的讨厌他,但可以被认为是他和所有男生都有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 在“长水痘”一集中,男孩们睡在肯尼家。凯尔和斯坦的睡袋上印的是特伦斯和菲利普,而卡特曼的则是《凡人琐事》(Family Matters)中的厄凯尔(Urkel)。
  • 根据女生们的说法,卡特曼是班上最丑的男生,可能是因为他的体重。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在“蠢婊子摄影套装”中被邀请去参加女生派对的人。
  • 在“南方公园试播集”中,卡特曼原本是有父亲和妹妹的。但他们并没有台词而且在正式的试播集中被删去。
  • 在“泽西范儿”和“加拿大的圣诞节”中,卡特曼会因为被殴打而哭泣。
  • 他是所有四年级生中唯一注意到了肯尼在不停死去,这在“卡特曼乐园”中有所体现。
  • 虽然他渴望杀掉或是除掉凯尔,但卡特曼在“自负警告!”中因为想要继续捉弄他而且能有点事做而救了凯尔。
  • 卡特曼的屁股十分厉害,体现在这两方面:
  1. 卡特曼成功地在“男孩之战”中用屁股打赢了克雷格。
  2. 卡特曼成功地通过在汉堡包上放屁来让各种不同连锁餐厅食品的味道渗进去。
  • 卡特曼的屁在“可耻的本·拉登”中体现出很高的毒性,甚至可以致命,一名美国人在载货区里闻到他放的屁后恶心得呕吐而之后明显死掉了。斯坦、凯尔和肯尼却丝毫不受影响,可能是因为他们长期曝光在他的屁下让他们获得了免疫能力。
  • 卡特曼的屁显然在混进食物摄入时是无害的,没有人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因为吃了卡特曼的汉堡而得病,至少是在他们意识到他们吃了什么之前是没有问题的。
  • 卡特曼经历过许多有助于他心理健康的事物。他在“鸡鸡风波”中去看了治疗师,但搞砸了,结尾的时候他的尺寸依然低于平均。他在“减肥营”中参加了减肥营来减少体重,但之后就被开除了,让他一边哭一边吃甜甜圈。卡特曼的性格在“三娘教子”中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西萨·米兰成功地驱除了卡特曼黑暗的一面,只是之后他的母亲在知道她之前对他的做法是不对的情况下还是让他变回了原来的性格。
  • 百分之一”是他第一次为他的心理问题采取行动,他杀掉了他所有赋予声音和人格的毛绒动物,切断了他与这些毛绒玩具危险的心理维系。
  • 卡特曼的毛绒玩具克莱德蛙在“艾滋兄弟”中被知道卡特曼给自己传染了艾滋病而愤怒的凯尔扯断了头,但并没有给它举办葬礼,事实上它没有死而且被修复了,可能是他母亲做的。
  • 如果卡特曼真的有多重人格,那么他有或者有过只少五个多重人格:克莱德蛙、彼得熊猫、肌肉男马克、汤普金斯龙和波莉小妞。如果米奇·康纳/汉妮弗·洛佩兹也算的话,那他还剩下一个多重人格。
  • 在1992年的短片“圣诞精神”中,肯尼的设定原本是给卡特曼的。在雪人杀死“卡特曼”时,凯尔大喊:“哦,天啊!他们杀了肯尼!
  • 根据“百分之一”这集,卡特曼有着七十岁老人的胆固醇水平。卡特曼的偏见和贪婪真的救过人。在“人熊猪”中,他想要偷偷带走他发现的所有“财宝”的意图给斯坦、凯尔和肯尼在阿尔·戈尔淹没风之洞穴之前起了个好头,可能因此让他们免遭水淹死。在“阴核”中,卡特曼对穆斯林学生巴希尔的偏见让希拉里·克林顿阴道里的阴核被发现,以及英国要入侵美国逆转美国革命的计划,阻止了核装置在南方公园里爆炸,拯救了上千条生命,可能还有更多,甚至还可能阻止了英国占领美国。
    • 在“穷孩子”中,卡特曼贪婪的本性让儿童保护机构注意到了肯尼的寄养家庭的虐待倾向,因为他想要利用儿童保护机构去夏威夷并让他的母亲给逮捕。这让他告知了他和肯尼的寄养家庭的真相,让寄养儿童被送回他们的家中。但神秘侠的干涉可能也会导致相同的事,他让他们喝了一罐蓝带啤酒来把他们灌醉。
  • 卡特曼在“百分之一”中给克莱德蛙举办了一场葬礼,但却没有给彼得熊猫和其他死去的毛绒动物办葬礼。这可能是因为卡特曼对克莱德蛙的喜爱,或者是因为他对彼得熊猫的死感到恐慌想要保护其他毛绒玩具,而它们在那晚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 卡特曼害怕被打上“穷孩子”的标签其实是非常合理的,如在“仇恨法案”中,他因为向托肯·布莱克扔石头而入狱,于是克莱德·多诺万被打上了“胖孩子”的标签,他像卡特曼那样被对待,被别人骂了好几次。还有在“邻居来也”中,托肯·布莱克因为是“富孩子”与众不同而被嘲笑,他们买不起他拥有的一切。之后托肯邀请了好几个黑人家庭来南方公园,再次和大家脱节。等到托肯回来的时候,他们告诉他他们取笑他富裕因为他们会为别的事情去取笑别人,卡特曼的肥胖,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斯坦和温蒂的相爱,凯尔的犹太身份,肯尼的贫穷,以及巴特斯的懦弱。这些孩子们会去找能够用来侮辱他人的事物,并且会在目前被侮辱的人不在的时候将侮辱传递到下一个人身上。

反响

  • 卡特曼在2002年的TV Guide名单“有史以来最佳的五十名卡通角色”中排第十名。
  • 在2003年,他在“VH1两百个最佳流行文化标志”中排第198名。
  • 还有在2005年,卡特曼在Bravo的百佳电视角色中排第十九名。
  • 在《飞天小女警》(The Powerpuff Girls)的剧集“看不见的麻烦”(Imaginary Fiend)中,花花(Blossom)被小派(Patches)绊倒在衣帽架里,她起来时的穿着就像卡特曼一样。她还和基妮老师(Ms. Keane)和其他人说:“呃,他绊倒我了。我说真的。”(用类似于卡特曼的语气说)。
  • 卡特曼在“恋鸡狂”中的台词“You Will Respect My Authoritah!”被《乔恩·斯图尔特每日秀》(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提及。
  • ABC电视台用卡特曼来介绍科罗拉多水牛的比赛阵容。
  • 卡特曼还出现在洛杉矶国王比赛时的屏幕上。
  • 在《飞出个未来大电影1: 班德大行动》(Futurama: Bender's Big Score)中,他客串了一个罐子里的头。
  • 在九十年代末,有一个叫Golga(约翰·滕塔(John Tenta))的WWF(现在的WWE)职业摔角手,他的摔角角色痴迷于卡特曼,拿着他的玩偶,穿着他的T恤。

 缺席集数

语录

  • "Coo. (Cool. 有时是"Super coo.")  
  • "Suck my balls!"  
  • "Kick ass!"  
  • "Shut your goddamn Jew-mouth!!!"  
  • "Goddamnit!"  
  • "Screw you guys…I'm goin' home."  
  • "Respect my authoritah! (sic)"  
  • "I'm not fat, I'm big boned!"  
  • "Shweeeet!"  
  • "Super shweeeet!"  
  • "HEY! (pronounced- "AY!". Usually followed by an order.)  
  • "Lame!"  
  • "You guys! I'm seriously!"  
  • "Weak!"  
  • "H'nyah." ('Here')  
  • "I'll kick you (squawh) in the nuts!"  
  • "You guys! You guys! Guess what?"  
  • "Holy shit balls,holy shit balls.Guess what you guys,holy shit balls."  
  • "But Mehhhhmmm! ('Mom')" (when whining)  
  • "I hate you guys." (said for no apparent reason)  
  • "I want Cheesy Poofs!"  
  • "Shut up, Jew!"  
  • "I'm totally seriously"  
  • "Dirty, tree-huggin' hippie."  
  • "Ah hate you, Kenny."  
  • "Words cannot express how much I truly, truly, hate you guys."  
  • "Shut up/Stop it, Kahl! (Kyle)"  
  • "Gentlemen" (Followed by a recitation of his latest plan or scheme.)  
  • "How would you like to suck my balls, Mr. Garrison?" (From the movie, South Park: Bigger, Longer & Uncut (1999))  
  • "That's a bad Mr. Kitty!"  
  • "Butters, I hate you with every inch of my body"  
  • "I love you guys." (Usually said when the punch line is over.)  
  • Nyahnyahnyahnyahnyah nyah
卡特曼家族

 
 
 
 
 
 
 
 
 
 
弗罗伦斯·卡特曼
 
 
 
 
 
 
 
 
 
 
 
 
 
 
 
 
 
 
 
 
 
 
哈罗德·卡特曼
 
梅布尔·卡特曼
 
 
 
 
 
 
 
 
 
 
 
 
 
 
 
 
 
 
 
 
 
 
 
 
 
 
 
 
 
 
 
 
 
 
 
 
霍华德·卡特曼
 
斯丁奇·卡特曼
 
丽莎·卡特曼
 
丽安·卡特曼
 
卡特曼的亲戚
 
肥鲍勃·卡特曼
 
 
 
 
 
 
 
 
 
 
 
 
 
 
 
 
 
 
 
 
 
 
 
 
 
 
 
 
 
 
 
弗莱德·卡特曼
 
埃尔文·卡特曼
 
 
 
埃里克·卡特曼
 
亚历珊德拉·卡特曼
 
 
 
 
 
 
 
 
 
 
 
 
 
 
猫咪先生
 
小蓬蓬
 
吉米
 
 
 
 
 
 
 
 
 
 
 
 
 
 
 
 
 
 
 
 
 
 
 
 
南方公园的孩子们
主角 埃里克·卡特曼 • 斯坦·马什 •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 肯尼·麦考密克
常驻孩子 幼儿园生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 弗尔科·史密斯 • 费尔默·安德森 • 珍妮 • 弗尔科·史密斯
1-3年级生 道基·奥康奈尔 • 卡伦·麦考密克 • 翠西亚·塔克
四年级生 吉米·瓦尔莫 • 巴特斯·斯多奇 • 托肯·布莱克 • 提米·伯奇 • 克雷格·塔克 • 斯科特·马尔金森 • 温蒂·泰斯伯格 • 特维克·特威克 • 克莱德·多诺万 • 新来的 • 贝蓓·斯蒂文斯 • 皮普·皮瑞普 • 凯文·斯多利 • 海蒂·特纳 • 瑞德  • 内森 • 杰森·怀特 • 狗屎·帕图斯基 • 布莱德利·毕格 • 弗朗西斯 • 皮特·希尔曼 • 亨利埃塔·毕格 • 莎莉·特纳 • 米莉·拉森 • 安妮·尼兹 • 妮科尔·丹尼尔斯 • 以斯帖 • 萝拉 • 奈莉 • 福西·麦克唐纳 • 比尔·艾伦
5-9年级生 雪莉·马什 • 迈克尔 • 敏西 • 麦克·马考斯基 • 斯科特·泰诺曼
其他孩子 幼儿园生 埃尔文·卡特曼 • 克莉斯托·怀特 • 弗洛拉·拉森 • 戴夫·哈里森 • 夏洛特的妹妹 • 莎莉·邦兹 • 奎德 • 艾莉森·默茨 • 丹尼尔·史密斯 • 康纳·戴维斯 • 尼尔森·布朗 • 比利·哈里斯
1-3年级生 基普·卓迪 • 丽贝卡·科茨沃尔兹 • 毯毯·杰克逊 • 夏洛特的弟弟 • 饥饿马文 • 布莱登·谷尔莫 • 凯西·米勒 • 小带屋跑 • 戈登·斯多特斯基 • 丽莎·史密斯 • 莎拉·彼得森 • 科里·兰斯金 • 维农·特朗斯基 • 卡尔文 • 比利·特纳 • 亚伦·哈根 • 威尔逊·奥布里 • 加里·纳尔逊 • 汉娜·威廉姆斯 • 皮特·西尔曼 • 莎莉 • 劳拉
四年级生 大维·罗德里格斯 • 莱斯利·迈尔斯 • 达米安·索恩 • 特伦特·博耶特 • 格里高利 • 克里斯托弗 • 特伦斯·莫费斯托 • 凯尔·施瓦兹 • 托马斯 • 路吉 • 加里·哈里森 • 丽莎·伯格 • 珍妮·西蒙斯 • 马克·科茨沃尔兹 • 艾拉 • 特蕾莎 • 莎娜 • 南希 • 莫妮卡·莱兰德 • 凯蒂·格尔森 • 莱恩·埃利斯 • 道格拉斯 • 路易斯 • 萨德·贾维斯 • 乔什·迈尔斯 • 丹尼尔·塔纳 • 埃米特·霍利斯 • 皮特·梅尔曼 • 丽兹 • 贝丝 • 杰茜 •  • 马库斯·普雷斯顿 • 帕蒂·尼尔森 • 巴希尔·哈基姆 • 凯莉 • 萨莉·达森 • 汤米·特纳 • 布拉德利 • 布里密
5-9年级生 六年级头领 • 凯文·麦考密克 • 塔米·沃纳 • 拉里·费根 • 杰西卡·平克顿 • 斯蒂芬·泰米尔 • 安妮·巴特利特 • 莫里 • 践踏者 • 珍妮·哈里森 •  • 克拉克 • 埃米尔 • 亚历珊德拉·卡特曼 • 小巴克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