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的母亲,也是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的养母。希拉经常受到卡特曼的鄙视和侮辱并被其称作“婊子”,因为她通常会破坏他误入歧途的乐趣。事实上,卡特曼甚至还创作了一首歌来取笑她,歌名是《凯尔的妈妈是婊子》。

背景

抗议活动

在听到任何她觉得有冒犯之处的话语的时候,希拉就会说出她的口头禅,并且经常会在这件事上实施行动。卡特曼曾说过这种事通常是每月一次,他想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在每个月的同一时间被某件事激怒,从而使自己总是被搞得一团糟。她最著名的抗议活动可能是与特伦斯和菲利普有关的抗议活动。

寻死

她和其他家长一起游说,让特伦斯和菲利普停播(影射《特伦斯和菲利普》的原型——《瘪四与大头蛋》曾引发的争议和抗议活动)。虽然成功了,但当她让抗议者参与对电视台大楼的自杀式袭击时,许多人因此丧命,并且最后电视台以一个更糟糕的电视节目作为替代品播出。在这一集里,她和莎伦·马什都叫做"卡萝尔"。

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

在电影中,希拉是主要的反派之一。她被特伦斯和菲利普的电影《屁眼之火》对孩子们的影响所激怒。因为特伦斯和菲利普是加拿大人,所以她发起了“母亲反加拿大”运动(MAC)。不过她忘记了她的养子艾克也是加拿大人。当卡特曼唱了一首侮辱她的歌以示抗议时,她在他身上安装了一个V型芯片——每当他说脏话时,就会发出电击。虽然希拉为孩子们的利益而抗议这种行为是出于好意,但它随后导致了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战争。

圣诞便便汉基先生

她对学校的圣诞气氛很生气——尤其是凯尔扮演了耶稣的养父圣若瑟。她迫使该剧采用了一个大家都讨厌的非攻击性主题,最终引发了一场骚乱,其中她在被杰拉德阻拦的情况下殴打了马克西神父

连体婴儿症

希拉因男孩们取笑患有“连体婴儿症”的玛丽护士而感到生气,所以她教给他们关于这个疾病的知识,但却导致了斯坦开始试图用冰镐撬开自己的脑袋,把他认为是胎儿的东西取出来(除了凯尔和肯尼,因为他们可能更清楚这些知识)。这使得莎伦打来了一个愤怒的电话。

小便池之谜

这是一个罕见的例子,因为她的抗议实际上帮助了凯尔。她试图抗议卡特曼让全校相信她的儿子要对9·11事件负责。然而,这个话题随后被抛到了一边,取而代之的是谁在学校的小便池里排便,最后的幕后黑手被证明为是斯坦。

小规模抗议

健康状况

在“窃屎大盗”中,希拉因意外感染了艰难梭菌而上吐下泻。在通过粪便移植治疗后,希拉不仅康复了身体,并且还改善了体内菌群,使她看起来更苗条、更有活力。

犯罪记录

外貌

希拉穿了一套深蓝色的礼服,里面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紫罗兰红色的裙子。她还穿着米色的尼龙袜、涂着红色的唇膏以及戴着金色的耳环。她的头发又长又红,很像她儿子凯尔的头发,并且头顶扎成了一个蜂窝状发髻。她有些肥胖,而且比平均的成年人身高要矮。她说话带有很重的泽西口音。在“泽西范儿”中,希拉透露她以前和家人住在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在那里她邂逅了杰拉德并生下了凯尔,两个月后他们搬到了南方公园。在“经济危机”中,她穿着一件棕色的长袍(实际是床单)。在特殊场合,她身穿黑色和深灰色的礼服。

当住在新泽西时,希拉穿着一件写有“S-Woww Titty Bang”的黄色无袖t恤、一件有袖子的牛仔夹克、灰色的裤子。她留着卷曲的马尾辫,还穿着黑色高跟鞋。

在“窃屎大盗”中,希拉曾一度变得很苗条。

个性

希拉对她的家庭非常保护,她经常发起大规模的反对信仰和其他她认为不安全的事物的抗议活动,然而这些活动经常在她的领导下走偏,而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儿子也无能为力。她是美加战争的发动者,也是“母亲反加拿大”(M.A.C.)的领导者。她似乎有点爱管闲事,喜欢探听别人的事情。例如,当她发现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和斯图尔特·麦考密克在高中时曾是朋友时,她安排了两人的钓鱼聚会(结果很糟糕)。不过杰拉德和斯图尔特之间的关系,还有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来自新泽西的事实,都可能是不符合事实的,除非斯图尔特和杰拉德都住在新泽西,或是在搬到新泽西和有了凯尔之前杰拉德和斯图尔特一起在南方公园或其他地方上高中。

当她受到挑战时,或者更准确地说,当有人试图告诉她她的错误时,她也很容易发怒。例如,在电影中当凯尔告诉她不该和加拿大开战,他只是去看一部R级的电影时。而在正剧里,当凯尔试图反驳希拉的时候,不管他说的有多正确,她都会提高嗓门并带来麻烦。

在电影中,很明显领导母亲反加拿大的力量冲昏了她的头脑,让她变得疯狂。当发现斯坦、卡特曼和凯尔出现在USO表演秀上后,皮林金将军认为他们是“加拿大的同情者”,希望他们与特伦斯和菲利普一起被处决,她和卡特曼的母亲对此没有意见,而斯坦和肯尼的母亲对此感到震惊。

战争开始后,她疯狂地咆哮着说她的计划是如何完美地消除“不漂亮的东西”,此外还承认凯尔不是在医院出生的。她把撒旦误认为是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由于看到了战争导致的后果,希拉疯狂的一面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同情心。

在最近几季中,她过度保护、令人恼火的个性和抗议似乎已经减少了很多。

家庭

她的名字和红头发表明她是爱尔兰或苏格兰后裔。不过红头发在犹太血统中也很常见。与此同时,是她而不是凯尔的父亲更像是家庭中刻板的犹太人。她的娘家姓可能是施瓦兹,因为凯尔·施瓦兹是她的侄子。

马特·斯通家庭的异同

希拉是以马特·斯通的母亲命名的,凯尔的家族姓氏来源于斯通母亲的娘家姓布罗夫洛夫斯基(在她的祖先移民到美国时,这个姓氏被改成了“贝拉斯科”即“Belasco”)。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家族的名字在电视剧的早期以各种方式拼写(例如Brosloski、Brovlofski等等)。

尽管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在剧中都信奉犹太教,但在现实生活中,马特·斯通的母亲是家里唯一的犹太人(他曾提到过他和妹妹蕾切尔·斯通都是不可知论者)。他的妹妹是他家里唯一没有出现在剧中的成员。这可能是因为斯坦(即现实生活中的特雷·帕克)有一个姐姐,而马特和特雷考虑他们的相似之处时认为凯尔和斯坦都有一个姐妹,这会让他们太像了。

马特声称是从他的外公外婆那里学到了像“bubbe”这样的口头禅和昵称。他的外公外婆和他的母亲一样都是犹太人。

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

他是希拉的丈夫,也是南方公园镇最著名的律师。这对夫妇是在大学时认识的,显然是由于希拉的决定才让他们搬回杰拉德的家乡南方公园来养家。他们的婚姻似乎很稳固,除了杰拉德有过一段勃起功能障碍的时期外,他们的婚姻似乎从未出现过明显的问题。然而在“援助大厨”中,她与大厨欺骗了杰拉德,而杰拉德奇怪地接受了这段婚外情。杰拉德似乎接受了妻子强硬的激进主义,并经常支持她,比如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所体现的。这对夫妇有一个亲生儿子凯尔,而由于无法再生育或者仅仅是个人决定,他们还收养了艾克。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他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也是主要角色之一。希拉对凯尔有着无可置疑的爱,凯尔也同样爱她,经常为她辩护,特别是对他的朋友/敌人埃里克·卡特曼。然而,即使是凯尔也发觉她的个性有时难以忍受,因为她为他做的事情经常会给他带来悲伤和社会耻辱,比如抗议特伦斯和菲利普。然而,随着剧集的进展,希拉的激进主义逐渐减弱,凯尔与母亲的关系变得更加容易处理。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他是希拉从加拿大领养的儿子。很明显,希拉和对她的亲生儿子凯尔一样爱他,她甚至常常忘记他是领养的。领养艾克的原因从来都不清楚,但有可能是希拉在生下凯尔后无法再生育一个孩子——这可能是凯尔经常生病的原因。在凯尔和艾克一起玩“踢宝宝”后,当艾克打破窗户时,希拉似乎对艾克很生气。

凯尔·施瓦兹

他是希拉的侄子。在他到访南方公园的时候,她张开双臂欢迎他,甚至为了让他感觉舒服一点,她答应称呼他为“凯尔”,而她自己的儿子则是“凯尔2号”。

克莉欧·布罗夫洛夫斯基

她是希拉已故的母亲,画面中从未见过她活着。她的姓氏显然是“布罗夫洛夫斯基”,因为这是她在“幽灵海盗之谜”一集中的墓碑上的名字。虽然这很可能只是一个错误,但这似乎暗示着她和杰拉德在结婚前有相同的姓氏,然而这又表明他们有血缘关系和乱伦行为。当然,这也可能意味着杰拉尔德在婚后选择用希拉的姓氏,而不是相反。

不知名的妹妹

希拉在“机甲史翠珊”中提到,她有一个妹妹并要求芭芭拉·史翠珊亲笔签名,声称“否则她的妹妹会死”。然而,希拉的这位神秘的妹妹却没有透露姓名,也没有公开露面,但很可能是凯尔·施瓦兹的母亲。

语录

她的口头禅是“啥啥啥?!?”(What What What?!?)这可能是借用了威廉·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中的主要反派——犹太商人夏洛克(Shylock)在得知他的女儿杰西卡私奔并且还拿走了他的钱时大喊道:“啥啥啥?!?”。《南方公园》经常讨论刻板印象,而在此借用了文学作品中最著名的刻板形象之一的话语显得具有讽刺意味。

出场

希拉在该剧一开始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但在玛丽·凯·伯格曼去世后,她的知名度迅速下降,斯坦的父亲兰迪取代了凯尔的母亲成为主要的家长。到目前为止,她在每一季都有台词演讲的角色,并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和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电子游戏

南方公园:大厨的爱之屋

希拉在一场叫做雪崩的小游戏中短暂露面

南方公园拉力赛

希拉在《南方公园拉力赛》中以不可解锁的角色出现。但是,就像司库拉丽安·卡特曼一样,希拉也不能在任天堂64位机版本中解锁。在寻找复活节彩蛋的比赛中,你必须抓住放在地狱通道医院附近的馅饼(Playstation版本则是一头金色母牛)。·

南方公园:真理之杖

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出现在游戏中作为一个次要角色,在整个游戏期间都留在社区中心

布罗夫洛夫斯基家族

 
 
 
 
 
 
 
 
克莉欧·布罗夫洛夫斯基
 
 
 
 
 
 
 
 
 
 
 
 
 
 
 
 
 
 
 
 
 
 
 
默里·布罗夫洛夫斯基
 
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
 
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
 
凯尔·施瓦兹的母亲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凯尔·施瓦兹
 
 
 
 
 
 
 
 
 
 
 
 
 
 
 
 
 
大象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