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斯基特斯基特酒吧的现任老板和酒保,也是主要的镇民之一。他第一次出现是在第一季的“卡特曼的荡妇妈”中,第一次说话是在第三季的“性骚扰熊猫”中。他经常出现在他的酒吧或领导抗议活动。

他经常被描绘成一个典型的乡巴佬,带有浓重的南方口音,尽管他的观点可能会因剧集而有所改变,但他通常支持保守派激进主义政治观点,比如支持伊拉克战争,公开反对同性恋。

背景编辑

虽然斯基特之前偶尔会出现在背景中,但他首次被介绍是在“性骚扰熊猫”中,他作为一位顾客出现在一家不知名的小镇酒吧。他和他的两个朋友用斯基特的口头语“我们看见(不同的人)在这就很不爽”来骚扰顾客,这句话偶尔还会被用到。他会在“瘸子大战”中再次出现在酒吧。

在剧集“免费帽子”中,确立了他的第二种形象,即快闪族和抗议的领导人,他通过领导释放海特·麦卡洛运动来帮助四人组,并且在之后斯特基将继续扮演这种角色,最明显的是在“我的美国心”中,他支持伊拉克战争并通过唱歌来对抗反对战争的兰迪,是“小心那颗蛋!”,也是未来居民小便池之谜中更大的反抗人群的一员。

斯基特曾在“嬉皮去死”中担任市政府的议员,后来又在“流浪汉之夜”中与他们一起出现。在第十一季的“大便竞赛”中,他首次以兰迪·马什经常在一起喝酒的朋友的身份出场。

斯基特也出现在“第十三季”中。在“经济危机”中他是帕克县社区中心的经济委员会成员之一,并且在本季中,之前未命名的酒吧改名为斯基特酒吧。然而直到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才确认斯基特确实成为了酒吧的新主人,并且透露了他还在上愤怒管理课程。

直到第十九季,他的事业才随着小镇的变化而有所起色。他似乎和唐陆金有朋友关系,因为后者在一个宣传视频中称赞了斯基特的酒吧,在“美食评论家”中,陆金急切地告诉他美食评论家的失败。

在“触手难及”之前的某个时间里,斯基特的酒吧因亚马逊的到来而倒闭,他也和众多镇民一样成为了物流中心的员工。在此期间,他参与了乔什·卡特领导的罢工运动。而直到下一季的“疫苗风波”,才揭露斯基特重新经营起了酒吧。

外观编辑

斯基特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件有口袋的亮粉色衬衫和黑色裤子。他有一头橙色的卷发,穿着黑色的鞋子。因为他长得很像托马斯·塔克,所以他是否与托马斯有亲戚关系一直是人们猜测的主题。

个性编辑

斯基特性格粗暴,脾气暴躁,经常被刻画成粗鲁的并且对社会一无所知的形象。他经常对镇上的变化感到担忧,并觉得这会对他或其他镇上人产生负面影响。他经常表现出一种非常阳刚和好斗的形象,但他的许多反应似乎源于对负面影响的恐惧。在他的业余时间,他似乎喜欢老套的乡巴佬爱好,如看公鸡魔术或喝酒。直到在最近几集,他才展现了真正的关于酒和经营酒吧的知识。

斯基特和达瑞尔·韦瑟斯似乎是该镇的乡巴佬和保守派领导人之一,他们经常领导他们的抗议活动,反对地方问题,如为释放海特·麦卡洛而斗争。在之前的许多集里,比如“瘸子大战”和“小心那颗蛋!,斯基特被描述成镇上最厌恶同性恋的居民之一,表现出了对大基佬阿尔和同性恋婚姻的担忧,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似乎在“男孩之爱”中得到了一些改变。尽管他的保守观点经常与政府对立,但他却是市议会的重要成员。

自从他第一次出场以来,他经常出现在镇上酒吧里。在早期剧集中,常常有其他两个乡巴佬朋友陪着他,在那里他经常宣称“我们看见(不同的人)在这就很不爽”,金发碧眼的酒保经常让他放松,确保没有人受伤。从第十九季开始,斯基特就在自己的酒吧里干活并为顾客服务,不那么粗鲁,也不那么保守,尽管他有时仍会使用自己的口头禅。

冷知识编辑

  • 在最近几季的家长联谊会上,斯基特和其他南方公园的家长一起出现,在“兵器好时光”中提到他有一个女儿(而瑞德正好坐在他身边),在“内不安全”中暗示在他有一个妻子
  • 第十三季之前,斯基特酒吧只被称为“酒吧”,斯基特似乎是许多老主顾者之一,但在最近几季,自从酒吧名字被改变了,他便成了酒吧老板。
  • 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斯基特说他正在接受愤怒管理治疗。

出场编辑

南方公园:真理之杖编辑

斯基特作为一个给任务的角色出现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在游戏中,他现在是酒吧的主人,他让玩家去杀死地窖里的老鼠,因为违反了卫生条例。尽管他是一个商人,但他却什么也不卖。他还说,他不喜欢孩子,除了新来的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