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傑弗遜父子”是第八季的第六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117集,於2004年4月21日播出。

簡介 編輯

傑弗遜先生先生帶着他的兒子搬到了南方公園。他對小孩子非常友善,家裡又有許多玩具,立刻得到了孩子們的好感,特別是卡特曼。然而人們可能會疑惑,傑弗遜先生同孩子們呆在一起的時間真多,也許有點太多了……

劇情 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斯坦凱爾卡特曼肯尼騎着他們的大輪子時,他們注意到有人買了多諾萬家的舊房子。當他們停下來審視時,一個戴着面具名叫毯毯的小男孩走出來迎接他們,告訴他們搬到南方公園是為了逃避城市生活。毯毯邀請他們進去,但他們禮貌地拒絕了,但當毯毯告訴他們裡面有街機遊戲時,他們又重新考慮了一下。他們意識到房子里到處都是玩具和遊戲,而後院就像一個馬戲團。然後邁克爾·傑克遜(自稱傑弗遜先生,戴着假鬍子)出現在家中,向孩子們問好。他邀請他們和他一起玩,爬上他的許願樹,開始唱《我的許願樹》。但毯毯爬不上去,凱爾試圖告訴傑弗遜先生這一點,傑弗遜先生也不理他,繼續唱着歌。那天晚些時候,四個男孩去了史塔克池塘,告訴所有孩子們傑斐遜先生和他很酷的屋子,他邀請了所有人來玩。

凱爾開始注意到傑弗遜先生總是忽視自己的兒子,而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孩子身上。毯毯擦傷了他的膝蓋,凱爾不得不幫他清理。凱爾在照料他的傷口時,毯毯透露他是一個試管嬰兒,他從來不認識他的母親。凱爾開始心疼傑弗遜先生的兒子,和他的朋友討論這件事,卡特曼險惡地提醒凱爾:“傑弗遜先生的到來是這麼長時間以來,這個小鎮發生過的最好的事情。如果你又搞砸了,上帝會幫助我,手撕你的蛋蛋!手撕!該死的!”然後生氣地跑開了。

斯坦把傑弗遜家的事告訴了他的父母,莎倫決定邀請他和傑拉德希拉史蒂芬琳達一起參加晚宴。那天晚上的晚餐上,大人們試圖和傑弗遜聊天,但他在大人面前比孩子們更害羞,當他表揚孩子們時,他總是讓其他父母感到害怕。卡特曼很嫉妒他們把傑弗遜叫過來,卻不帶他,於是他過來看看他們在做什麼。就在他咆哮的時候,斯坦關上了門。

帕克縣警署哈里斯·葉茨得到了一份關於傑弗遜家的新報告,報告說他們是富有的黑人,因此整個警察局開始着手誣陷他的罪行。在斯坦家里,斯坦被敲窗戶的聲音吵醒,原來是傑弗遜先生打扮成彼得·潘想要玩。然後,卡特曼不希望斯坦獨佔傑弗遜,也在傑弗遜之後從窗戶進來了。凱爾和毯毯出現在門口,他在自家後院發現獨自一人的毯毯。但傑斐遜不帶毯毯回家,因為他們在假裝他們的房子鬧鬼了。他們都睡在斯坦的同一張床上,包括傑弗遜先生。留宿時,斯坦做了個令人不安的夢,他夢見卡特曼和傑弗遜親熱。第二天早上,斯坦的父母走進來,看見傑弗遜躺在他的床上,他們斥責了傑弗遜先生不正當的行為,並讓他離開。傑弗遜給蘭迪和莎倫各付了100美元,讓他們保持沉默,然後他就和毯毯離開了。這招對蘭迪管用了,但莎倫禁止孩子們再去看傑弗遜,只要卡特曼告訴莎倫:“不要再去傑弗遜先生家了?好吧,馬什太太,請原諒我的法語,舔我的肥毛蛋蛋吧。”

警察昨晚花了一整夜的時間在傑弗遜先生的家裡安置毒品和血液,並在外面監視,等待他回家。當傑弗遜先生帶着毯子從斯坦家回來時,他們發現他並不是黑人,於是中止了計劃,他們為差點把傑弗遜先生送進監獄而感到噁心。 他再也不讓毯毯出去了,因為他覺得現在每個人都反對他們,毯毯悲傷地看着斯坦、凱爾和肯尼經過。他從窗口問候他們,男孩們邀請他和他們一起去砍柴,但傑弗遜先生打斷了他們,開始把毯毯懸在窗外玩。斯坦、凱爾和肯尼對他尖叫,要他把毯毯放下來,傑弗遜先生這麼做了,然後關上了窗戶。當毯毯開始哭的時候,傑弗遜先生假裝拿下他的鼻子來他平靜下來,但是當遊戲開始,毯毯真的把他爸爸的鼻子拿掉的時候,他驚恐地逃開了。傑弗遜很震驚,追了上去,告訴他的兒子停下來,因為他太“無知”了,還把鼻子貼了回去。

哈里斯·葉茨回到家後打算退出警隊,但他的妻子勸他理智一些,告訴他誣告富有的黑人是“他的天性”,並鼓勵他繼續留在警隊。哈里森同意了,並決定調查一下傑弗遜先生的案子,看看出了什麼問題。與此同時,傑弗遜先生正拚命地想要阻止他的臉因為多年的整形手術而毀損,他打電話給他在加州的整形醫生,想看看他是否能飛過去,把他的臉復原。在屋外,斯坦、凱爾和肯尼(他脫下了兜帽)想出了一個計劃,趁他打電話的時候破門而入,希望他們能救出毯毯。他們讓肯尼坐在床假扮毯毯,分散了傑弗遜的注意力。這時,哈里斯·葉茨正在打電話給聖芭芭拉警署,傑弗遜從那裡搬來,他們告訴他,他們誣陷了一位富有的黑人猥褻犯,此人看上去一點也不像黑人,他在審判前逃跑了。

斯坦和凱爾試圖帶着毯毯偷偷溜出房子,但卻撞見了一個嚴重毀容、想跟他們一起玩的傑弗遜先生。他們跑到毯毯的房間,傑弗遜先生看到肯尼穿得像毯毯一樣,就開玩笑地把他扔到空中。然而,肯尼不小心被拋得太高,他的頭撞穿天花板,死掉了。傑弗遜追趕另外三個人,這時聖芭芭拉警方指控他性騷擾,警察正等着逮捕他,一群人圍了過來。然後卡特曼跳出來為傑弗遜辯護,說他已經厭倦了所有關於傑弗遜的“謊言”。他補充說,傑斐遜可能不同,但這只是因為他年輕時必須一直工作,從來沒有自己的童年,這就是為什麼他更多地與兒童在一起。凱爾向每個人解釋,警察花費他們所有的時間誣陷豐富的黑人(警察這時緊張地看着對方)似乎是有理的,傑弗遜先生表現得像一個孩子可能也很好,因為他從來沒有過童年,但他已經長大了,因為他現在有他自己的一個孩子。傑弗遜先生知道他應該怎麼做,他決定對待毯毯要更像一個父親,他把財富給了那些需要的人,不再給警察留下一個逮捕他的理由,因為他不再富有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