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特維克·特威克是南方公園小學的一名四年級的學生。他經常喝很多咖啡,咖啡裡頭含有毒品(在南方公園:真理之杖遊戲里有揭示) ,導致他高度緊張,經常妄想和肌肉痙攣。

他首次出場於第二季劇集“小矮人”,他和四人組一起做了一份學校報告。

背景

他第二次作為主要角色出現是在“男孩之戰”,他和克雷格的關係被挑撥而引向大戰,這給孩子們提供了不小的樂子。

他從第六季的“混沌教授現身”到“未來的我”中曾是四人組的一員。後來,他成為了一個背景角色,但他還是經常出現,並時常伴有台詞。他也是超級英雄團體“浣熊俠聯盟”的成員。

犯罪記錄:

  • 過分暴露:第二十季中,他加入了巴特斯發起的“露出小弟弟”運動,並在這段時間內頻繁地暴露自己的生殖器。
  • 性騷擾(爭議):在“性騷擾熊貓”中,他因為對麥奇老師的屁股做出評論而被後者起訴。
  • 打架鬥毆:特維克曾在“男孩之戰”以及“男孩之愛”中與克雷格打作一團。
  • 報假警:在“南方孩子國”中他報警誣陷自己的父母虐待自己。

性取向:

在早期劇集中,特維克,和大部分角色一樣,是異性戀。直到第十九季“男孩之愛”,他很意外地和克雷格·塔克在輿論中成了一對情侶,並經歷波折真的成為了南方公園裡孩子們之中的第一對同性情侶。後來的“露出小弟弟”里,巴特斯管他們二人直接稱作“同性情侶”。

雖然特維克與克雷格之間的感情在一開始是外界輿論的強迫結果,但是在後來劇集中兩人之間的感情變得越來越真切,在“快放下它”中,克雷格對特維克的稱呼是各種愛情詞彙,如“甜心”、“寶貝”,這些稱呼即使不在眾人面前也有出現。而二人也不再忌諱在這個話題,在“南方公園:完整破碎”中,克雷格更是坦然地對新來的承認自己是同性戀。

天賦:

樂器

在“快放下它”中,特維克完全具有演奏鋼琴曲的能力。儘管在劇集開始時他由於緊張和近乎瘋狂的妄想導致自己激動地砸擊琴鍵,但他在冷靜下來時,他可以很好地演奏並且與合唱團配合。

外觀

特維克有着凌亂的金髮,穿着一件扣錯扣子的綠色襯衫和藍色牛仔褲。在“小矮人”中,他的外觀和現在的不太一樣:他的領子是黑色的,褲子的顏色更深。

在“雞雞風波”中,表上列出他的身高增長了1.9英寸(約為4.8厘米)。他的生殖器長度為1.45英寸(約為3.7厘米)。根據這個表格,特維克可能在男生中除了卡特曼外生殖器長度最短。

性格

特維克,由於精神上的不穩定,很少露出微笑或者表達出正面情緒,他幾乎永遠處於徹底的驚慌失措中,並且很容易徹底失控。他絕大部分時間內都處於咬牙切齒,或者單純發瘋的狀態。同時,他的性格導致他很容易被人操縱和利用,這使他成為卡特曼的牟利對象之一,特別是在他在巴特斯之後頂替肯尼加入四人組的時間內(“辛普森做過了”,“免費帽子”),不過就和其他人一樣,他也很討厭卡特曼,在“免費帽子”中,他只在意斯坦凱爾的死活。

特維克完全不知道如何處理壓力,當他被賦予一向任務時,他常常表現出極端的偏執狂癥狀,並且會大喊:“不,天啊,這壓力實在太大了!”。這個特性,再加上他的健忘和無法集中注意力的個性,給了他非常不可靠的名聲。除了很容易激動和驚慌以外,特維克表現出了極端被害妄想症的部分癥狀,他經常因為一白天些不起眼的小事而在晚上做很結局很慘的噩夢,並且因此而疏離他人,因為他覺得所有人都可能會“來逮住他”。當陷入極端壓力時,特維克會嘗試用自己的想象力來規避(他稱之為“找到他的中心”),一般會想象自己處於一個寧靜祥和的草地上,藉此冷靜下來。

對比其他人,特維克有着相當高的道德標準並且會為此付諸行動。比如說,他願意為自己的朋友們挺身而出,在“免費帽子”中,他拿着一門RPG與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對峙,並高喊“我只是想要我的朋友們回來!”。儘管他很容易被人利用,他大部分時間裡都不願意參與卡特曼的陰謀計劃,更多時間裡保持中立和被動。

家庭

父母理查德·特威克特威克太太

理查德·特威克和特威克太太一起經營一家本地咖啡店。他們給自己的兒子飲用伴有磨碎毒品的咖啡,並且拒絕相信這一舉動導致了他們兒子的精神和身體上的異常,相反的,他們把責任全部推卸到注意力缺乏症(ADD)上。

他們也並不算是稱職的父母;在“男孩之戰”中,特維克的父親嘗試使用一個虎頭蛇尾“不了了之”的故事來激勵特維克;“小矮人”中,他使用花哨但完全不合適的比喻手法(一場下午時的綿綿小雨,或者一個來自你親愛的老嬸嬸的擁抱)來和特維克溝通,這往往使情況惡化。徹底惱火時,特維克曾大叫:“你們從來都沒有幫過我!你們的故事從來都不了了之!我討厭這樣!我討厭這樣!我想要被解放出來!

在“綁架風波”中,當他們僅憑新聞內容就把家裡轉變成了“綁架學院”並且不定期上演各種隨機的安全事故時,特維克的高度緊張讓他徹底崩潰了。他父母笨拙的養育方法差點導致他被一個兒童猥褻者(人類善良之魂)綁架,推進了劇情發展。

在“男孩之愛”中,特維克的父母,和絕大部分的鎮民一起支持他和克雷格之間的情侶關係。在晚飯時,他的父親很主觀地支持他“本應該”是同性戀的兒子。他們在之後也通過提供咖啡並熱情地招待克雷格來進一步支撐他們的關係(但他們的措辭讓後者非常尷尬)。不過與此同時,他的父母,或者說至少他的父親,支持特維克的真正原因只是因為支持一個同性戀的兒子顯得他很有進步意義,也讓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很好地父親,這一點在劇集中當他對特維克說“我本來以為你只是個怪小孩”得到確認。在南方公園:完整破碎中,理查德對新來的坦言:“有一個同性戀的兒子對(我的)咖啡生意有很重要的意義”,進一步確認了他只是在最大化利用特維克的同性戀身份。

小條紋(4號)

特維克和小條紋之間的關係依舊不明確,除了他在小條紋三號死去的不久為克雷格購買了這隻豚鼠以外,兩者之間也沒有太多互動。不過,特維克有對小條紋談論克雷格的習慣。

人際關係

Snapshot 1 (6-23-2011 12-31 AM)

特維克和克雷格幫

克雷格幫

雖然克雷格幫的常駐成員為:克雷格·塔克克萊德·多諾萬吉米·瓦爾莫托肯·布萊克,特維克有的時候會作為替補角色出現在第四人的位置。在一些作為背景出場時,他也會和克雷格幫出現在一起。

克雷格·塔克

304 faceoff

即將決鬥的克雷格和特維克

特維克和克雷格的首次主要互動出現在“男孩之戰”中,兩人因為四人組的挑撥捲入了鬥毆。不過在此之後,他們的矛盾很可能被化解了。兩人在之後經常一起出現,說明了他們可能已經成了朋友。

值得注意的是,特維克在之後的作為背景角色的絕大部分出場時都會和克雷格在一起。在“紅髮小孩”中,他們一起被關在籠子里,在“南方孩子國”,兩人處在同一陣營,在“我的美國心”中,他和克雷格在一個學習小組,在“做愛做的事”中,他們一起在和托肯克萊德凱文一起踢足球,在“性教育”中,他們站在一起。在“瑪喬莉”中,特維克在監視女生的房子時會因為感到害怕而躲到克雷格身後。在“當你老了”中,他們在斯坦的生日派對上坐在一起。在很多學校集會上,他們都會坐在一塊。

在“男孩之愛”中,新來的亞洲女學生開始畫起了兩人之間的㚻圖,這在全校範圍內出現了二人的流言蜚語。為了阻止這類情況繼續發生,兩人假裝自己是同性戀,並且演上了一出分手戲。但特維克過於入戲,自己臨時加入了“邁克爾”這個角色,導致劇情失去了控制並使克雷格被眾人當做了一個背叛愛人的渣男。兩人在發現整個小鎮因為他們的分手變得抑鬱之後“複合”了,並在之後時常牽手並且在一起玩“刺客信條”。在“政確校長的最終正義”中,他們在學校走廊內繼續牽手。

在“露出小弟弟”中,他們在巴特斯的強勢影響下,在體育場觀眾席上一起露出了自己的生殖器以支持巴特斯發起的運動。在“連續劇的結束”中,凱爾要求二人對自己針對同性戀的惡意帖子下做出回應。

即使最開始兩人只是為了小鎮的精神狀況而維持彼此的關係,特維克和克雷格在其他人失去興趣之後依舊選擇了在一起。在南方公園:完整破碎中,克雷格直接稱特維克為自己的男朋友,並且大方地告訴新來的自己是同性戀,也是在這裡揭露了克雷格最近養的豚鼠,小條紋四號,是特維克買給他的。

第二十一季劇集“快放下它”中,特維克因為朝鮮半島核危機的局勢而陷入恐慌。克雷格建議他給朝鮮人民做一些紙杯蛋糕,這成功幫助了特維克,直到加里森總統發布了一條推特,聲稱“我記得特維克那小子,他在搞你們呢,北朝鮮,長點腦子吧,我打賭他在麵糊里拉屎了。”,並且接連發布多條推特讓北朝局勢全面升溫。當特維克凌晨在克雷格家發瘋之後,克雷格嘗試帶他到遊樂園轉移注意力。在一系列舉措全部失敗後,克雷格依舊嘗試給特維克最冷靜且邏輯的答案,不過這隻導致特維克的精神狀態雪上加霜,甚至克雷格自己都無法再控制情緒。在聽到海蒂和卡特曼的對峙之後,他安慰特維克,並且疏導他的情緒,這才讓特維克的情緒徹底平復下來。

南方公園:完整破碎中,兩人的關係曾由於自由夥伴浣熊俠聯盟的分裂而走到分手的邊緣。儘管如此,克雷格和特維克依舊很惦記着對方,在新來的調解和麥奇老師的療心戰役下,兩人破鏡重圓。特維克也承認克雷格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壞掉之後主動給了他自己的,即使他並沒有做出任何要求。

四人組

FreeHat16

特維克頂替肯尼,加入四人組

在“小矮人”中,加里森老師讓特維克加入了主角們的作業學習小組。孩子們注意到特維克的異常後立刻表達出了自己的不滿,並說:“這是不可能的,哥們!我們根本沒法和這個孩子一起工作!”不過,隨着劇情的推進,他們的關係逐漸暖了起來。

在之後的劇集里,特維克表現出了他視主角們為自己的朋友。在“混沌教授現身”中,他在巴特斯被踢出之後接管了他的位置,代替肯尼加入了四人組。在“貝蓓的胸器”中,當四人組決定他們要給貝蓓騰出位置時,凱爾斯坦選擇捍衛特維克的位置,而是把卡特曼踢出了隊伍。這證明了在四人組的心中,特維克也佔有一定位置。

他也表現出了自己很願意和四人組們一起玩。不過,特維克並不想和主角們經常經歷的怪異而瘋狂的冒險扯上關係。在“辛普森做過了”中,因為誤以為他們的惡作劇殺死了喬克森迪克老師,特維克表明:“到此為止了,兄弟!我不想再和你們的事扯上任何關係了!”當卡特曼為了穩定他的情緒(或者說,拉上一個墊背的)而聲稱他也一定脫不了干係的時候,特維克情緒崩潰並開始發狂地尖叫。

和巴特斯不同,雖然特維克從未被孩子們正式踢出四人組隊伍,但鑒於他在肯尼回歸前後,於“天國之梯”中毫無解釋的從常駐成員中消失,他很可能回到了他老朋友們的身邊。他依舊和四人組們關係很好,並且常被邀請加入他們最新的計劃。

埃里克·卡特曼

出乎意料的,卡特曼似乎並沒有任何針對特維克的敵意,即使在“貝蓓的胸器”中,孩子們希望給貝蓓騰出位置時,卡特曼提議踢出凱爾而不是特維克。不過,特維克,和大部分人一樣,很討厭卡特曼。

在“免費帽子”中,卡特曼強迫特維克製作大量的免費帽子,並且拿踢出四人組作為威脅。在之後的劇情中,當凱爾,斯坦,和卡特曼被喬治·盧卡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綁架作為人質時,特維克帶着RPG前來解救他們。宣稱:“我只是想要我的朋友們回來!”卡特曼開始時很感動,直到特維克加上了一句:“除了卡特曼,你們就把他留着吧!”

社會地位

特維克很少被看到獨自一人在一起;他幾乎總是和一群同齡人在一起。他還在女生的“最帥男生”名單中名列前十。

在“蠢婊子攝影套裝”中,特維克和其他男孩一起被邀請參加女孩們的大型妓女派對。

然而,在後來的幾季中,他的出場次數逐漸減少,在“最後的墨西哥人”中,他的缺席也引起了他人的注意。但在第十九季以後,他的出場更加頻繁了起來。

語錄

口頭禪

特維克的精神狀態導致他經常在正常對話中穿插着不由自主發出的抽搐聲,比如說“啊啊啊啊!”和“嘎啊啊!

  • 哦天啊,那壓力實在太大了!
  • 嘎啊!
  • 哦神啊!
  • 呃啊啊!
  • 咦!

冷知識

  • 在“歌舞童年”之後,特維克就從班級場景中消失了,不過他在“皇家布丁”中短暫出現過。
  • 他的體重在“男孩之戰”中表明為48磅(約21.8公斤)重。
  • 特維克在極端壓力/驚恐的情況下會拔下自己的頭髮。
  • 在“免費帽子”中,他會在需要冷靜下來時進入一個被稱之為“開心的地方”的幻想世界
  • 在“小矮人”中,他父母的咖啡店“特維克兄弟咖啡”停業了,因為哈巴克咖啡(影射星巴克)在南方公園開設了連鎖店,這帶走了特維克父母的顧客。儘管在劇集最後,理查德·特威克被委任為本地哈巴克的總經理,特維克兄弟咖啡還是在後來的劇集中多次出現,這說明了理查德很可能讓自己的咖啡廳恢復營業了。
  • 在“免費帽子”中,特維克似乎有宿命論信仰。
  • 在“辛普森做過了”中,特維克被“海底人”當做神明祭拜,不過他卻開始緊張,因為“壓力太大了”。他的追隨者很快就因為和卡特曼的追隨者發起自殺戰爭而全部覆滅了。
  • 在“綁架風波”中,特維克和其他孩子一樣,能流利的說蒙古語並在加入蒙古部落後可以與部落領袖流暢溝通。
  • 在“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中,特維克被移出了隊伍,因為他“對四人組不夠關心,而且總體上過度緊張”。
  • 在“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中,特維克是一名可以解鎖的角色。他的特殊能力為加速,並且在五秒之內擊殺任何他碰到的東西。
  • 在“乳腺癌大決鬥”之後,特維克再沒有出現在加里森老師的班級上。
  • 在最近的劇集中,特維克的不自主發抖和眼部肌肉痙攣看起來有了一定緩解。
  • 在“南方公園:真理之杖”中,特維克和他的父母被暗指為癮君子,儘管特維克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貨物”到底是什麼,他還是讓新來的幫助自己去肯尼家取回“貨物”並把它送回特維克兄弟咖啡。理查德·特威克在嘗了嘗“貨物”中的毒品之後提到了味道“還真他媽不錯”,並把它拌到了咖啡中。這說明了不只是咖啡,這些毒品可能才是特維克異常的罪魁禍首。
  • 雖然特維克聲稱自己不能演戲,但在“男孩之愛”中,他過度完美地配合了克雷格上演了一段分手戲。在他完成表演的一瞬間,他露出了微笑,說明了他對自己的表演很滿意。
  • 特維克看起來比其他孩子要矮上一些,因為他的腿部比其他孩子短。這可能是影射大眾觀點中咖啡會停止孩子的身高增長。
  • 在“瘸子大戰”中,一個看起來和特維克一樣,但有黑色頭髮的小孩和主角們坐在一起。
  • 特維克拔下自己頭髮以轉移注意力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他有自我傷害傾向。
  • 特維克和克雷格南方公園中頭一對公開的同性戀小孩。

出場

儘管比起其他背景角色,例如克雷格或者克萊德,特維克的台詞要少一些,但是在他出場的劇集中,他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

第六季的“辛普森做過了”、“狂熱天主戀”、“免費帽子”、“貝蓓的胸器”以及“綁架風波”中,他代替了巴特斯(巴特斯又替代了肯尼),成為了四人組的四號成員。

緊接着下一集“綁架風波”中,由於肯尼被重新提到(開始是寄存在卡特曼體內的靈魂,隨後在“紅橇墜落”中永久回歸),特維克不再出現在四人組當中。此後他作為背景人物出現了幾次,直到第十九季的“男孩之愛”,他才重新成為重要人物。

電子遊戲

南方公園拉力賽

在競速遊戲南方公園拉力賽中,特維克是一位可解鎖的角色。為了解鎖特維克,玩家必須進入冠軍模式,用任意角色進行遊戲,集齊五個咖啡因渦輪。

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

在情節主線遊戲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中,特維克是一個小角色,出現在“南方公園長城”關卡的最後,驚慌地告訴玩家,反派藏在碼頭後面,但有人很明確告訴特維克,他不能把這個消息帶給任何人。四人組並不相信他的話,沒有帶他去參加戰鬥。他和凱爾·布羅夫洛夫斯基提米·伯奇以及貝蓓·斯蒂文斯的角色類型是一樣的,移動速度很快,但是造成的傷害很小。他的特殊技能是,點燃自己,並且在點燃期間,他接觸到的任何敵人都會受到大量傷害,甚至直接死亡。

南方公園:真理之杖

熱咖啡是遊戲的主要任務之一,在任務中,卡特曼要求玩家招募特維克。你可以在特維克兄弟咖啡店內,一個標有“顧客止步”的門後面找到他。他給了傻缺(新來的)一個名為“特殊派送”的任務,要他去肯尼·麥考密克家取“貨”,因為在他完成家務雜事之前,他的父母不允許他出去和男孩們玩。傻缺去肯尼的車庫取到了特維克需要的“貨”,即製作咖啡所需的某種毒品之後,他回到特維克家,這時特維克會成為你的臉書好友,他爸爸也同意他出去玩了。

他也協助闖入笑驢客棧,在卡特曼叫玩家去救援肯尼公主之後,特維克進入了客棧。儘管他在這裡並沒有發揮什麼作用,在玩家上樓之後,他和其他人一起在樓下救助卡特曼。

如果玩家選擇站在卡特曼這一邊,而不是凱爾這一邊,在學校還可以再次看到他。在這裡,他協助玩家和精靈戰鬥。他給玩家發來一條消息,詢問有沒有人死了,在這之後就看不到他了。

在遊戲通關之後,如果你去找他說話,他會說他很高興昨天已經過去了,但也擔心今天會更糟。他還會說,他不能說話,因為他要專心練習。


南方公園的孩子們
主角 埃里克·卡特曼 • 斯坦·馬什 • 凱爾·布羅夫洛夫斯基 • 肯尼·麥考密克
常駐孩子 幼兒園生 艾克·布羅夫洛夫斯基 • 弗爾科·史密斯 • 費爾默·安德森
1-3年級生 道基·奧康奈爾 • 卡倫·麥考密克 • 翠西亞·塔克
四年級生 吉米·瓦爾莫 • 巴特斯·斯多奇 • 托肯·布萊克 • 提米·伯奇 • 克雷格·塔克 • 斯科特·馬爾金森 • 溫蒂·泰斯伯格 • 特維克·特威克 • 克萊德·多諾萬 • 新來的 • 貝蓓·斯蒂文斯 • 皮普·皮瑞普 • 凱文·斯多利 • 海蒂·特納 • 瑞德  • 內森 • 傑森·懷特 • 狗屎·帕圖斯基 • 布萊德利·畢格 • 弗朗西斯 • 皮特·希爾曼 • 亨利埃塔·畢格 • 莎莉·特納 • 米莉·拉森 • 安妮·尼茲 • 妮科爾·丹尼爾斯 • 以斯帖 • 蘿拉 • 奈莉 • 福西·麥克唐納 • 比爾·艾倫
5-9年級生 雪莉·馬什 • 邁克爾 • 敏西 • 麥克·馬考斯基 • 斯科特·泰諾曼
其他孩子 幼兒園生 埃爾文·卡特曼 • 克莉斯托·懷特 • 弗洛拉·拉森 • 戴夫·哈里森 • 夏洛特的妹妹 • 莎莉·邦茲 • 奎德 • 艾莉森·默茨 • 丹尼爾·史密斯 • 康納·戴維斯 • 尼爾森·布朗
1-3年級生 基普·卓迪 • 麗貝卡·科茨沃爾茲 • 毯毯·傑克遜 • 夏洛特的弟弟 • 飢餓馬文 • 布萊登·谷爾莫 • 凱西·米勒 • 小帶屋跑 • 戈登·斯多特斯基 • 麗莎·史密斯 • 莎拉·彼得森 • 科里·蘭斯金 • 維農·特朗斯基 • 卡爾文 • 比利·特納 • 亞倫·哈根 • 威爾遜·奧布里 • 加里·納爾遜 • 漢娜·威廉姆斯 • 皮特·西爾曼 • 莎莉 • 勞拉
四年級生 大維·羅德里格斯 • 萊斯利·邁爾斯 • 達米安·索恩 • 特倫特·博耶特 • 格里高利 • 克里斯托弗 • 特倫斯·莫費斯托 • 凱爾·施瓦茲 • 托馬斯 • 路吉 • 加里·哈里森 • 麗莎·伯格 • 珍妮·西蒙斯 • 馬克·科茨沃爾茲 • 艾拉 • 特蕾莎 • 莎娜 • 南希 • 莫妮卡·萊蘭德 • 凱蒂·格爾森 • 萊恩·埃利斯 • 道格拉斯 • 路易斯 • 薩德·賈維斯 • 喬什·邁爾斯 • 丹尼爾·塔納 • 埃米特·霍利斯 • 皮特·梅爾曼 • 麗茲 • 貝絲 • 傑茜 •  • 馬庫斯·普雷斯頓 • 帕蒂·尼爾森 • 巴希爾·哈基姆 • 凱莉 • 薩莉·達森 • 湯米·特納 • 布拉德利 • 布里密
5-9年級生 六年級頭領 • 凱文·麥考密克 • 塔米·沃納 • 拉里·費根 • 傑西卡·平克頓 • 斯蒂芬·泰米爾 • 安妮·巴特利特 • 莫里 • 踐踏者 • 珍妮·哈里森 •  • 克拉克 • 埃米爾 • 亞歷山德麗亞·卡特曼 • 小巴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