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接上文)

……进入八月之后,我在开始备考之前,和四人组出去玩了一趟,见了很多人,和高中那群男生和老师进行了一场聚会。在觥筹交错与大家的交流中,我慢慢意识到,生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公,似乎每个人都有相似的、低落的时候——并不是只有我。从此之后,我决定更加注重自己的三次元生活,减少在网络上同其他人交流沟通的时间,更多选择见面了好好交流。另外,我也决定收起心中的戾气与负能,回归那个曾经温和的自己。对别人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不再采取责备贬损的态度,而是更多地用鼓励或者沉默的方式表现出来,希望我能真正做到包容万象,但又能保留自己的底线。

……在伏特加格勒的推动下,我第一次进入了南方公园的圈子,见到了很多优秀的人,我最开始非常想融入这个圈子,成为一个具有影响力,收获一些友谊的人。但结合实践以及内心的感受,我不得不承认,由于内向的性格,我可能永远只能做一个默默喜欢南方公园、默默为南方公园做出自己贡献的人,而不是像那些活跃的,精力充沛的人一样,热衷扩列,在这个圈子里结交大量朋友,甚至还能搞出线下聚会这样的事情。不,我永远不是这样的料,强迫自己融入这个圈子,美其名曰“跳出舒适圈,挑战自己”,实则是让自己做着自己都觉得不喜欢的事。铬酸铅同学提醒我,不要再自己逼自己了,他确实说的很对,我不能再这样让自己难受下去了。

……我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便是,Billy Goodman和现实世界中的那个人,要分道扬镳了。今年的某个时刻,我在自己空间的留言板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小刘同学和Billy Goodman,是不是要分道扬镳了呢……”,现在看来,我最好的选择还是分清圈子和我的现实生活,要明白哪一个对我更加实际,更加重要。我的两个账号,一个代表现实生活,另一个则代表南方公园这个圈子,我不希望两个账号,也就是现实中的我和网络中的Billy Goodman有太多交集——这对我而言有些“乱套”。

……如果你发现我——那个抱着手机的胖达(Panda),从你的好友列表中消失了,请不要伤心,这不代表我们不再是朋友了,只是我决定为自己的现实生活和南方公园圈子划定一个更加清晰的界线罢了。比起在圈子内结识更多新朋友,我需要更加注重自己的现实生活,真正向着理想中的自己努力——近一些的,冲刺雅思托福、通过日语N1考试;再远一些,精通东亚、欧洲各国语言等等。我相信我能做得到这些。

……以上。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