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剧情)
第3行: 第3行: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71.JPG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71.JPG
 
|英文原名 = Let Go, Let Gov|季数 = 17|集数 = 1|首播日期 = 2013年9月25日|前一集 = [[奥巴马赢了]]
 
|英文原名 = Let Go, Let Gov|季数 = 17|集数 = 1|首播日期 = 2013年9月25日|前一集 = [[奥巴马赢了]]
|下一集 = [[谋杀教育成人片]]|制片代码 = 1701}}[[en:Let Go, Let Gov]]
+
|下一集 = [[谋杀教育成人片]]|制片代码 = 1701}}
“'''窃听风云'''”是第十七季的第一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38集,于2013年9月25日播出。
+
[[en:Let Go, Let Gov]]“'''窃听风云'''”是第十七季的第一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38集,于2013年9月25日播出。
  +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简介==
 
==简介==
当[[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成功潜伏入NSA时,他不喜欢他在自己的个人档案中看到的东西。他认为是时候该把真相告诉这个世界了。另一方面,[[巴特斯·斯多奇|巴特斯]]找到一个可以倾听他的祈祷的新对象了。
+
当[[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成功潜伏入[[国家安全局]](NSA)时,他不喜欢他在自己的个人档案中看到的东西。他认为是时候该把真相告诉这个世界了。另一方面,[[巴特斯·斯多奇|巴特斯]]找到一个可以倾听他的祈祷的新对象了。
   
 
==剧情==
 
==剧情==
[[斯坦·马什]]、[[肯尼·麦考密克]]和[[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等巴士的时候,凯尔开始吐槽那个总是公放聊电话的“婊子”。话音刚落,[[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就到了,他在跟一个叫劳伦斯(Lawrence)的人聊天。卡特曼说他踢球的时候扭伤了脚踝,但还是继续踢下去,因为大家都需要他。这惹怒了凯尔,他立刻叫卡特曼别再撒谎,于是卡特曼让他别偷听自己讲话了。这场风波让卡特曼又一次劳伦斯提起NSA。劳伦斯的朋友托比(Toby)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卡特曼不得不重复自己的话,并要求他们再说一遍。
+
[[斯坦·马什]]、[[肯尼·麦考密克]]和[[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等巴士的时候,凯尔开始吐槽那个总是公放聊电话的“贱人”。话音刚落,[[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就到了,他在跟一个叫劳伦斯(Lawrence)的人聊天。卡特曼说他踢球的时候扭伤了脚踝,但还是继续踢下去,因为大家都需要他。这惹怒了凯尔,他立刻叫卡特曼别再撒谎,于是卡特曼让他别偷听自己讲话了。这场风波让卡特曼又一次劳伦斯提起国安局。劳伦斯的朋友托比(Toby)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卡特曼不得不重复自己的话,并要求他们再说一遍。
   
午饭时间,卡特曼又对劳伦斯聊起了NSA,把[[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烦得要死。凯尔扔掉了他的午饭,于是卡特曼也跟着做了。接着卡特曼拍了关于他朋友的视频日志,叫政府不要再收集他们的信息了。
+
午饭时间,卡特曼又对劳伦斯聊起了国安局,把[[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烦得要死。凯尔扔掉了他的午饭,于是卡特曼也跟着做了。接着卡特曼拍了关于他朋友的视频日志,叫政府不要再收集他们的信息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肯尼和凯尔在玩绳球游戏,而[[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继续让人生厌地公放与劳伦斯聊电话。凯尔一开始礼貌地劝他到别的地方再去跟朋友聊电话,使得卡特曼吓坏了,并对所有人说学校里多了一个NSA间谍,政府在监视着大家。这使得[[巴特斯·斯多奇]]陷入沉思。
+
课间休息的时候,肯尼和凯尔在玩绳球游戏,而[[埃里克·卡特曼|卡特曼]]继续让人生厌地公放与劳伦斯聊电话。凯尔一开始礼貌地劝他到别的地方再去跟朋友聊电话,使得卡特曼吓坏了,并对所有人说学校里多了一个国安局间谍,政府在监视着大家。这使得[[巴特斯·斯多奇]]陷入沉思。
   
 
当天晚上,巴特斯像祈祷一样向政府“倾诉”自己。他在睡前感谢政府和[[贝拉克·奥巴马]]照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并且祈求能赐他一只小狗。
 
当天晚上,巴特斯像祈祷一样向政府“倾诉”自己。他在睡前感谢政府和[[贝拉克·奥巴马]]照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并且祈求能赐他一只小狗。
   
第二天,卡特曼在电脑室跟劳伦斯聊电话,跟他说自己计划要潜入NSA并且把一切都在推特揭发出来。劳伦斯说那他得用下那个[[亚历克·鲍德温]]代言的新产品了。
+
第二天,卡特曼在电脑室跟劳伦斯聊电话,跟他说自己计划要潜入国安局并且把一切都在推特揭发出来。劳伦斯说那他得用下那个[[亚历克·鲍德温]]代言的新产品了。
   
在新产品“特”(Shitter)的广告中,亚历克·鲍德温说尽管他不恐同,但他的手指总会打错字,导致时不时会发一些恐同言论,所以他把手指砍了。接着他面临了另一个问题,他没手指了,于是他开始玩特,把他想的事情直接发上网。
+
在新产品“特”(Shitter)的广告中,亚历克·鲍德温说尽管他不恐同性恋,但他的手指总会打错字,导致时不时会发一些恐同言论,所以他把手指砍了。接着他面临了另一个问题,他没手指了,于是他开始玩特,把他想的事情直接发上网。
   
在学校,卡特曼用屎特宣告自己要潜入NSA,而其他学生,包括斯坦、凯尔和[[克莱德·多诺万|克莱德]],开始问起什么是特。于是卡特曼发现原来只有他和亚历克·鲍德温在用特。
+
在学校,卡特曼用屎特宣告自己要潜入国安局,而其他学生,包括斯坦、凯尔和[[克莱德·多诺万|克莱德]],开始问起什么是特。于是卡特曼发现原来只有他和亚历克·鲍德温在用特。
   
在[[车管所]](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里,巴特斯向政府忏悔,说自己曾向一个侏儒吼喝,拍下了詹妮弗·劳伦斯的照片,剪下嘴巴的部分,然后把阴茎塞进那个洞里。于是前台的女士让他唱1000次“[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ving_in_America_(James_Brown_song) 生活在美国]”,于是他开始照做了。
+
在[[车管所]]里,巴特斯向政府忏悔,说自己曾向一个侏儒吼喝,拍下了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的照片,剪下嘴巴的部分,然后把阴茎塞进那个洞里。于是前台的女士让他唱1000次“[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ving_in_America_(James_Brown_song) 生活在美国]”,于是他开始照做了。
   
NSA总部门口,卡特曼装成[[比尔·克林顿]],由于这名字不在监视名单里,于是一个员工允许他进入了。
+
国安局总部门口,卡特曼装成[[比尔·克林顿]],由于这名字不在监视名单里,于是一个员工允许他进入了。
   
与此同时,巴特斯家里,两个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es,基督教的一个分支教派)经过,想劝他入教,而巴特斯反过来劝说他们向政府祈祷,对车管所忏悔。
+
与此同时,巴特斯家里,两个耶和华见证人教徒(Jehovah's Witnesses,基督教的一个分支教派)经过,想劝他入教,而巴特斯反过来劝说他们向政府祈祷,对车管所忏悔。
   
NSA,NSA员工向卡特曼介绍监视系统。监视员在报告一些他们认为很重要,但实际上无关紧要的事情。一个监视员报告有个披萨快送员刚发了一条推特说要炸掉林肯纪念堂。报告完后NSA员工和卡特曼离开了,他告诉卡特曼为什么NSA必须监视所有人。
+
国安局,国安局长官向卡特曼介绍监视系统。监视员在报告一些他们认为很重要,但实际上无关紧要的事情。一个监视员报告有个披萨快送员刚发了一条推特说要炸掉林肯纪念堂。报告完后国安局长官和卡特曼离开了,他告诉卡特曼为什么国安局必须监视所有人。
   
与此同时,巴特斯和前耶和华见证人去到[[克雷格·塔克]]家里,给他布道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
+
与此同时,巴特斯和前耶和华见证人教徒去到[[克雷格·塔克]]家里,给他布道关于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
   
NSA里,卡特曼开始问起一个名叫“埃里克·卡特曼”的人的档案,而NSA认为这个人是“又肥又不重要”。于是卡特曼立刻劝他们修改档案,但被拒绝了。
+
在国安局里,卡特曼开始问起一个名叫“埃里克·卡特曼”的人的档案,而国安局认为这个人是“又肥又不重要”。于是卡特曼立刻劝他们修改档案,但被拒绝了。
   
在车管所里,[[巴布雷迪警官]]忏悔道自己曾经对着''权利的游戏''手淫。其他人都为他的坦诚而欢呼,只有一个车管所的职员因为大家在车管所里找到欢乐而不满。 
+
在车管所里,[[巴布雷迪警官]]忏悔道自己曾经对着权利的游戏手淫。其他人都为他的坦诚而欢呼,只有一个车管所的职员因为大家在车管所里而不满。 
   
回到NSA,NSA员工向卡特曼展示他们是怎样监控所有人的:他们把[[圣诞老人]]挂在一台机器上,用来做监控。卡特曼对NSA揭开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把这段揭露放上网。然而第二天,卡特曼在家里哭了起来,因为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希望大家能因此对政府愤怒并看到卡特曼自己有多厉害,但他发现并没有人在意这个“真相”。于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得逃去俄罗斯了,而此时巴特斯来到他家,对他布道关于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让卡特曼忏悔自己做过的事。卡特曼忏悔了,而曾经不满的车管所员工现在也变得充满希望了,他相信车管所会成为一个大家可以坦诚自我的治愈地。
+
回到国安局,国安局长官向卡特曼展示他们是怎样监控所有人的:他们把[[圣诞老人]]挂在一台机器上,用来做监控。卡特曼对国安局揭开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把这段揭露放上网。然而第二天,卡特曼在家里哭了起来,因为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希望大家能因此对政府愤怒并看到卡特曼自己有多厉害,但他发现并没有人在意这个“真相”。于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得逃去[[俄罗斯]]了,而此时巴特斯来到他家,对他布道关于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让卡特曼忏悔自己做过的事。卡特曼忏悔了,而曾经不满的车管所员工现在也变得充满希望了,他相信车管所会成为一个大家可以坦诚自我的治愈地。
   
[[Channel 4新闻|Channel 4 新闻]]里,有报道车管所因为被发现猥亵儿童而被关闭了,于是大家又跑去邮局忏悔,接着邮局也像车管局一样因为猥亵儿童而关闭了。然后新闻主播说节目组现也被告了,一个小男孩的时间后再回来继续报道(the news will be back in a young boy)[[Category:剧集]]
+
然而不久后据[[第四新闻频道]]报道车管所因为被发现猥亵儿童而被关闭了,于是大家又跑去邮局忏悔,接着邮局也像车管局一样因为猥亵儿童而关闭了。然后[[汤姆·汤普森|新闻主播]]他会一个小男孩的时间后再回来继续报道。
  +
[[Category:剧集]]
 
[[Category:第十七季]]
 
[[Category:第十七季]]
[[Category:翻译未完成页面]]
 
 
[[Category:剧集重心:旅行]]
 
[[Category:剧集重心:旅行]]
 
[[Category:剧集重心:政治]]
 
[[Category:剧集重心:政治]]

2019年11月24日 (星期日) 09:21的版本

窃听风云”是第十七季的第一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38集,于2013年9月25日播出。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简介

卡特曼成功潜伏入国家安全局(NSA)时,他不喜欢他在自己的个人档案中看到的东西。他认为是时候该把真相告诉这个世界了。另一方面,巴特斯找到一个可以倾听他的祈祷的新对象了。

剧情

斯坦·马什肯尼·麦考密克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等巴士的时候,凯尔开始吐槽那个总是公放聊电话的“贱人”。话音刚落,卡特曼就到了,他在跟一个叫劳伦斯(Lawrence)的人聊天。卡特曼说他踢球的时候扭伤了脚踝,但还是继续踢下去,因为大家都需要他。这惹怒了凯尔,他立刻叫卡特曼别再撒谎,于是卡特曼让他别偷听自己讲话了。这场风波让卡特曼又一次劳伦斯提起国安局。劳伦斯的朋友托比(Toby)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卡特曼不得不重复自己的话,并要求他们再说一遍。

午饭时间,卡特曼又对劳伦斯聊起了国安局,把凯尔烦得要死。凯尔扔掉了他的午饭,于是卡特曼也跟着做了。接着卡特曼拍了关于他朋友的视频日志,叫政府不要再收集他们的信息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肯尼和凯尔在玩绳球游戏,而卡特曼继续让人生厌地公放与劳伦斯聊电话。凯尔一开始礼貌地劝他到别的地方再去跟朋友聊电话,使得卡特曼吓坏了,并对所有人说学校里多了一个国安局间谍,政府在监视着大家。这使得巴特斯·斯多奇陷入沉思。

当天晚上,巴特斯像祈祷一样向政府“倾诉”自己。他在睡前感谢政府和贝拉克·奥巴马照看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并且祈求能赐他一只小狗。

第二天,卡特曼在电脑室跟劳伦斯聊电话,跟他说自己计划要潜入国安局并且把一切都在推特揭发出来。劳伦斯说那他得用下那个亚历克·鲍德温代言的新产品了。

在新产品“泄特”(Shitter)的广告中,亚历克·鲍德温说尽管他不恐同性恋,但他的手指总会打错字,导致时不时会发一些恐同言论,所以他把手指砍了。接着他面临了另一个问题,他没手指了,于是他开始玩泄特,把他想的事情直接发上网。

在学校,卡特曼用屎特宣告自己要潜入国安局,而其他学生,包括斯坦、凯尔和克莱德,开始问起什么是泄特。于是卡特曼发现原来只有他和亚历克·鲍德温在用泄特。

车管所里,巴特斯向政府忏悔,说自己曾向一个侏儒吼喝,还拍下了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的照片,剪下嘴巴的部分,然后把阴茎塞进那个洞里。于是前台的女士让他唱1000次“生活在美国”,于是他开始照做了。

在国安局总部门口,卡特曼装成比尔·克林顿,由于这名字不在监视名单里,于是一个员工允许他进入了。

与此同时,巴特斯家里,两个耶和华见证人教徒(Jehovah's Witnesses,基督教的一个分支教派)经过,想劝他入教,而巴特斯反过来劝说他们向政府祈祷,对车管所忏悔。

在国安局,国安局长官向卡特曼介绍监视系统。监视员在报告一些他们认为很重要,但实际上无关紧要的事情。一个监视员报告有个披萨快送员刚发了一条推特说要炸掉林肯纪念堂。报告完后国安局长官和卡特曼离开了,他告诉卡特曼为什么国安局必须监视所有人。

与此同时,巴特斯和前耶和华见证人教徒去到克雷格·塔克家里,给他布道关于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

在国安局里,卡特曼开始问起一个名叫“埃里克·卡特曼”的人的档案,而国安局认为这个人是“又肥又不重要”。于是卡特曼立刻劝他们修改档案,但被拒绝了。

在车管所里,巴布雷迪警官忏悔道自己曾经对着《权利的游戏》手淫。其他人都为他的坦诚而欢呼,只有一个车管所的职员因为大家在车管所里寻乐子而不满。 

回到国安局,国安局长官向卡特曼展示他们是怎样监控所有人的:他们把圣诞老人挂在一台机器上,用来做监控。卡特曼对国安局揭开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把这段揭露放上网。然而第二天,卡特曼在家里哭了起来,因为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希望大家能因此对政府愤怒并看到卡特曼自己有多厉害,但他发现并没有人在意这个“真相”。于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得逃去俄罗斯了,而此时巴特斯来到他家,对他布道关于政府和车管所的信仰,让卡特曼忏悔自己做过的事。卡特曼忏悔了,而曾经不满的车管所员工现在也变得充满希望了,他相信车管所会成为一个大家可以坦诚自我的治愈地。

然而不久后据第四新闻频道报道,车管所因为被发现猥亵儿童而被关闭了,于是大家又跑去邮局忏悔,接着邮局也像车管局一样因为猥亵儿童而关闭了。然后新闻主播说他会在肏一个小男孩的时间后再回来继续报道。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