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初步翻译(参照了人人字幕))
第1行: 第1行:
 
{{剧集内容分类|标题 = 第201集|剧集代码 = s14e06-201}}
 
{{剧集内容分类|标题 = 第201集|剧集代码 = s14e06-201}}
 
{{剧集顶部导航|标题1 = 第200集|标题2 = 残疾夏令营}}
 
{{剧集顶部导航|标题1 = 第200集|标题2 = 残疾夏令营}}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46.JPG|英文原名 = 201|季数 = 14|集数 = 6|首播日期 = 2010年4月21日|前一集 = [[第200集]]|下一集 = [[残疾夏令营]]|制片代码 = 1406}}“'''第201集'''”是第十四季的第六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01集,于2010年4月21日播出。
+
{{南方公园剧集|图片 = SP146.JPG|英文原名 = 201|季数 = 14|集数 = 6|首播日期 = 2010年4月21日|前一集 = [[第200集]]|下一集 = [[残疾夏令营]]|制片代码 = 1406}}
  +
“'''第201集'''”是第十四季的第六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01集,于2010年4月21日播出。
   
 
==简介==
 
==简介==
愤怒的名人们和暴力的[[红发孩]]都在追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粘液”以成为免疫诋毁的存在。为增添混乱,名人们启动了[[芭芭拉·史翠珊|机甲史翠珊]]并威胁要摧毁[[南方公园(地点)|南方公园]]。尽管如此,“谁是[[埃里克·卡特曼]]的父亲?”的疑团一直萦绕在卡特曼心头。
+
愤怒的名人们和暴力的[[红发小孩(团体)|红发小孩]]都在追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以成为免疫诋毁的存在。为增添混乱,名人们启动了[[芭芭拉·史翠珊|机甲史翠珊]]并威胁要摧毁[[南方公园(地点)|南方公园]]。尽管如此,“谁是[[埃里克·卡特曼]]的父亲?”的疑团一直萦绕在卡特曼心头。
   
 
== 剧情 ==
 
== 剧情 ==
 
剧集以[[米奇·康纳]]在越战中的回忆开始,随后又回到了现在,卡特曼正在询问[[赫伯特·加里森|加里森先生]]和[[帽子先生]],他爸爸的真实身份是谁,但加里森拒绝告诉他,所以卡特曼决定去找[[阿方斯·莫费斯托博士|莫费斯托博士]]了。
 
剧集以[[米奇·康纳]]在越战中的回忆开始,随后又回到了现在,卡特曼正在询问[[赫伯特·加里森|加里森先生]]和[[帽子先生]],他爸爸的真实身份是谁,但加里森拒绝告诉他,所以卡特曼决定去找[[阿方斯·莫费斯托博士|莫费斯托博士]]了。
   
同时,红发小孩要求看看泰迪熊套装里面装着的人是不是真的是穆罕默德,所以他们拉开了衣服上的拉链,发现其实是[[圣诞老人]]。[[斯坦·马什|斯坦]]告诉他们,他和[[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向[[耶稣]]保证过让穆罕默德一直呆在货车里。但就在他们能做些什么之前,机甲史翠珊出现了,开始毁灭南方公园。同时,在机甲史翠珊冲过小镇,摧毁了许多建筑以及剧集历史中的几个居民之后,超级好朋友正在想办法摧毁机甲史翠珊,但这时[[佛祖]]还在吸粉,耶稣看起了黄。他们决定帮忙登上超级好朋友动力车——赛格威平衡车。卡特曼和米奇·康纳找到莫费斯托博士,康纳打扮成了一位试图进入莫费斯托博士实验室的,刻板印象的非裔美国人。机甲史翠珊还在摧毁南方公园,在皮普跟她讲道理时,她一脚把他踩死了。斯坦、凯尔和肯尼想出了克隆穆罕默德的主意,这样红发和名人都能得到再不zai被冒犯的能力了。他们立马跑到了莫费斯托博士的实验室,但卡特曼仍在要求先获知他爸爸是谁的真相,而不是让他们克隆穆罕默德。随后卡特曼和凯尔又争了起来,看看是卡特曼的爸爸还是穆罕默德更重要些。红发最后抓住了穆罕默德,[[四人组]]以及莫费斯托博士,卡特曼这时进入了时光隧道,看见[[斯科特·泰诺曼]]来了。
+
同时,红发小孩要求看看泰迪熊套装里面装着的人是不是真的是穆罕默德,所以他们拉开了衣服上的拉链,发现其实是[[圣诞老人]]。[[斯坦·马什|斯坦]]告诉他们,他和[[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凯尔]]向[[耶稣]]保证过让穆罕默德一直呆在货车里。但就在他们能做些什么之前,机甲史翠珊出现了,开始毁灭南方公园。同时,在机甲史翠珊冲过小镇,摧毁了许多建筑之后,超级好朋友正在想办法摧毁机甲史翠珊,但这时[[佛祖]]还在吸粉,耶稣看起了黄。他们决定帮忙登上超级好朋友动力车——赛格威平衡车。卡特曼和米奇·康纳找到莫费斯托博士,康纳打扮成了一位试图进入莫费斯托博士实验室的,刻板印象的非裔美国人。机甲史翠珊还在摧毁南方公园,在[[皮普]]跟她讲道理时,她一脚把他踩死了。斯坦、凯尔和肯尼想出了克隆穆罕默德的主意,这样红发小孩和名人都能得到再被冒犯的能力了。他们立马跑到了莫费斯托博士的实验室,但卡特曼仍在要求先获知他爸爸是谁的真相,而不是让他们克隆穆罕默德。随后卡特曼和凯尔又争了起来,看看是卡特曼的爸爸还是穆罕默德更重要些。红发孩子最后抓住了穆罕默德,[[四人组]]以及莫费斯托博士,卡特曼这时进入了地下隧道,看见[[斯科特·泰诺曼]]来了。
   
超级好朋友让机甲史翠珊冷静了下来,让[[克利须那]]变身成尼尔·戴蒙德,给机甲史翠珊一个和他二重唱的机会。
+
超级好朋友为了让机甲史翠珊冷静了下来,让[[克利须那]]变身成[[尼尔·戴蒙德]],给机甲史翠珊一个和他唱的机会。
   
名人们首先抢到了穆罕默德,汤姆·克鲁斯终于不会再被羞辱了。但红发包围了整个小镇,不得到穆罕默德就不离开,卡特曼这时又一次和斯科特·泰诺曼对峙起来(他首次出现于“[[阴毛的故事]]”),他得知斯科特在精神病院住了几个月,在这期间获取着卡特曼的所有信息。斯科特随后强迫镇上的公民告诉卡特曼,他爸爸是丹佛野马队的一名球员。斯科特还揭示,他自己的爸爸也是丹佛野马队球员,跟卡特曼的妈妈上过床,生下了卡特曼,他和卡特曼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了。讽刺的是,这意味着卡特曼让人杀死了自己的爸爸,还做成了辣椒酱给斯科特吃。所以斯科特强迫卡特曼吃下辣椒酱,但超级好朋友闯了进来,释放了卡特曼,和名人和红发小孩打了起来这时斯坦无意中又一次嘲讽了汤姆·克鲁斯,这时[[海侠]]跳到他背上,说克鲁斯还是可以被嘲讽。斯科特·泰诺曼背着喷气背包跑掉了,告诉超级好朋友他还会回来的,这令耶稣很是迷惑。汤姆问[[劳勃·莱纳]],为什么他有了穆罕默德的“功”却还是可以被嘲讽。凯尔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开始他一直以来的“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的演讲,说“功”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根据之前的经历,恐惧、惊吓以及暴力才是有用的东西(说这番话显然是映射喜剧中心因为之前对穆罕默德的描绘而遭到了极端分子的威胁)。大家都同意这番话(整个演讲都被喜剧中心和谐了,而不是作者行内笑话,因为他们没有参与制作这一部分。)
+
名人们首先抢到了穆罕默德,汤姆·克鲁斯终于不会再被羞辱了。但红发小孩包围了整个小镇,不得到穆罕默德就不离开,卡特曼这时又一次和斯科特·泰诺曼对峙起来(他首次出现于“[[阴毛的故事]]”),他得知斯科特在精神病院住了几个月,在这期间获取着卡特曼的所有信息。斯科特随后强迫镇上的公民告诉卡特曼,他爸爸是[[1959年丹佛野马队|丹佛野马队]]的一名球员。斯科特还揭示,他自己的爸爸也是丹佛野马队球员,跟卡特曼的妈妈上过床,生下了卡特曼,他和卡特曼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了。讽刺的是,这意味着卡特曼让人杀死了自己的爸爸,还做成了辣椒酱给斯科特吃。所以斯科特强迫卡特曼吃下辣椒酱,但超级好朋友闯了进来,释放了卡特曼,和名人和红发小孩打了起来这时[[海侠]]跳到克鲁斯的背上,而斯坦无意中又一次嘲讽了汤姆·克鲁斯,说还是可以被嘲讽。斯科特·泰诺曼背着喷气背包跑掉了,告诉超级好朋友他还会回来的,这令耶稣很是迷惑。汤姆问[[罗伯·莱纳]],为什么他有了穆罕默德的“功”却还是可以被嘲讽。凯尔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开始他一直以来的“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的演讲,说“功”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根据之前的经历,恐惧、惊吓以及暴力才是有用的东西(说这番话显然是映射喜剧中心因为之前对穆罕默德的描绘而遭到了极端分子的威胁)。大家都同意这番话(整个演讲都被喜剧中心和谐了,而未经主创授意。)
   
小镇又开始重新建设,卡特曼因为父亲的事哭了起来,但他哭不是因为他把他爸爸杀了,而是因为他是半红发人,米奇说他还是半个丹佛野马队的人,鼓励了卡特曼,让他停止哭泣,在这之后米奇消失了。汤姆·克鲁斯哭了起来,希望他再也不会被嘲笑。男孩们对他感到可惜,真诚地告诉他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再也不被冒犯,同时也给他了一个去那里的地方(他们还没发现之前的错误想法)。剧集最后一幕是在月球上,克鲁斯的尸体出现在一只死掉的鲸鱼旁边(出现在“[[解救威兹雅克]]”中)。[[en:201]]
+
小镇又开始重新建设,卡特曼因为父亲的事哭了起来,但他哭不是因为他把他爸爸杀了,而是因为他是半红发人,米奇说他还是半个丹佛野马队的人,这番话鼓励了卡特曼,让他停止哭泣,在这之后米奇消失了。汤姆·克鲁斯哭了起来,希望他再也不会被嘲笑。男孩们对他感到可惜,真诚地告诉他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再也不被冒犯,同时也给他了一个去那里的地方(他们还没发现之前的错误想法)。剧集最后一幕是在月球上,克鲁斯的尸体出现在一只[[鲸布|死掉的鲸鱼]]旁边(出现在“[[解救威兹雅克]]”中)。[[en:201]]
 
[[es:201]]
 
[[es:201]]
 
[[it:201]]
 
[[it:201]]

2019年8月8日 (四) 04:43的版本

第201集”是第十四季的第六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01集,于2010年4月21日播出。

简介

愤怒的名人们和暴力的红发小孩都在追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功”以成为免疫诋毁的存在。为增添混乱,名人们启动了机甲史翠珊并威胁要摧毁南方公园。尽管如此,“谁是埃里克·卡特曼的父亲?”的疑团一直萦绕在卡特曼心头。

剧情

剧集以米奇·康纳在越战中的回忆开始,随后又回到了现在,卡特曼正在询问加里森先生帽子先生,他爸爸的真实身份是谁,但加里森拒绝告诉他,所以卡特曼决定去找莫费斯托博士了。

同时,红发小孩要求看看泰迪熊套装里面装着的人是不是真的是穆罕默德,所以他们拉开了衣服上的拉链,发现其实是圣诞老人斯坦告诉他们,他和凯尔耶稣保证过让穆罕默德一直呆在货车里。但就在他们能做些什么之前,机甲史翠珊出现了,开始毁灭南方公园。同时,在机甲史翠珊冲过小镇,摧毁了许多建筑之后,超级好朋友正在想办法摧毁机甲史翠珊,但这时佛祖还在吸粉,耶稣看起了黄片。他们决定帮忙,登上了超级好朋友动力车——赛格威平衡车。卡特曼和米奇·康纳找到莫费斯托博士,康纳打扮成了一位试图进入莫费斯托博士实验室的,刻板印象中的非裔美国人。机甲史翠珊还在摧毁南方公园,在皮普跟她讲道理时,她一脚把他踩死了。斯坦、凯尔和肯尼想出了克隆穆罕默德的主意,这样红发小孩和名人都能得到不再被冒犯的能力了。他们立马跑到了莫费斯托博士的实验室,但卡特曼仍在要求先获知他爸爸是谁的真相,而不是让他们克隆穆罕默德。随后卡特曼和凯尔又争了起来,看看是卡特曼的爸爸还是穆罕默德更重要些。红发孩子最后抓住了穆罕默德,四人组以及莫费斯托博士,卡特曼这时进入了地下隧道,看见斯科特·泰诺曼归来了。

超级好朋友为了让机甲史翠珊冷静了下来,让克利须那变身成尼尔·戴蒙德,给了机甲史翠珊一个和他合唱的机会。

名人们首先抢到了穆罕默德,汤姆·克鲁斯终于不会再被羞辱了。但红发小孩包围了整个小镇,不得到穆罕默德就不离开,卡特曼这时又一次和斯科特·泰诺曼对峙起来(他首次出现于“阴毛的故事”),他得知斯科特在精神病院住了几个月,在这期间获取着卡特曼的所有信息。斯科特随后强迫镇上的公民告诉卡特曼,他爸爸是丹佛野马队的一名球员。斯科特还揭示,他自己的爸爸也是丹佛野马队球员,跟卡特曼的妈妈上过床,生下了卡特曼,他和卡特曼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了。讽刺的是,这意味着卡特曼让人杀死了自己的爸爸,还做成了辣椒酱给斯科特吃。所以斯科特强迫卡特曼吃下辣椒酱,但超级好朋友闯了进来,释放了卡特曼,和名人和红发小孩打了起来。这时海侠跳到克鲁斯的背上,而斯坦无意中又一次嘲讽了汤姆·克鲁斯,说他还是可以被嘲讽。斯科特·泰诺曼背着喷气背包跑掉了,告诉超级好朋友他还会回来的,这令耶稣很是迷惑。汤姆问罗伯·莱纳,为什么他有了穆罕默德的“功”却还是可以被嘲讽。凯尔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功”,开始他一直以来的“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的演讲,说“功”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根据之前的经历,恐惧、惊吓以及暴力才是有用的东西(说这番话显然是映射喜剧中心因为之前对穆罕默德的描绘而遭到了极端分子的威胁)。大家都同意这番话(整个演讲都被喜剧中心和谐了,而未经主创的授意。)

小镇又开始重新建设,卡特曼因为父亲的事哭了起来,但他哭不是因为他把他爸爸杀了,而是因为他是半个红发人,米奇说他还是半个丹佛野马队的人,这番话鼓励了卡特曼,让他停止哭泣,在这之后米奇消失了。汤姆·克鲁斯哭了起来,希望他再也不会被嘲笑。男孩们对他感到可惜,真诚地告诉他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他再也不被冒犯,同时也给他了一个去那里的地方(他们还没发现之前的错误想法)。剧集最后一幕是在月球上,克鲁斯的尸体出现在一只死掉的鲸鱼旁边(出现在“解救威兹雅克”中)。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