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红发小孩是一个经常出现的学生团体。在他们首次出场的第九季“红发小孩”中,他们参与了由埃里克·卡特曼创立的红发小孩分离运动,目的是为了促进红发的霸权。之后在“第200集”和“第201集”中在斯科特·泰诺曼的带领下回归,在这两集中他们是超级好朋友的敌人。后来有几个孩子出现在了“霸凌谁之过”中斯坦的反霸凌视频中。

背景

在埃里克·卡特曼发表了一篇公开反对红发小孩(红头发、白皮肤、长雀斑的小孩)的演讲后,凯尔斯坦肯尼把卡特曼的头发染成红色,把他的皮肤染成浅色,给他画上指甲花般的雀斑,让他看起来像是“红发小孩”。结果,卡特曼被迫承受了他所宣扬的偏见,孩子们希望他能因此得到教训。然而,卡特曼拒绝承认自己的偏执和错误,而是把责任推给社会的其他人,他觉得人们不应该像讨厌红发小孩那样讨厌他。

结果,卡特曼集合了所有的红发学生,并成为了“红发小孩分离运动”的领导人,该组织最初声称他们想要平等。然而,卡特曼的运动很快变为暴力和纳粹主义的基调,因为卡特曼声称,对抗仇恨唯一的方式是更多的仇恨。他们的第一步是野蛮地殴打一名在音乐剧《安妮》(Annie)中扮演金儿·安妮·沃巴克斯的女演员,因为她自己并不是红发。卡特曼的组织的规模不断扩大,卡特曼本人也开始宣扬红发实际上是“被选择的种族”并下令从地球上消灭所有非红发的人。

按照卡特曼的命令,红发小孩们绑架了许多南方公园的孩子们,为的是能在仪式上杀死他们。然而,当卡特曼意识到他红发的外表并不是真的而是一个恶作剧时,他改变了他的立场并告诉他的追随者们他突然顿悟了,现在他意识到每个人都应该和其他人和睦相处,否则他们就会迫害他们的人一样坏(讽刺的是,他们所做的已经已经远远超出其他人对他们的迫害)。最初,红发小孩们对卡特曼观念的改变表示怀疑,但卡特曼通过唱《我们可以共存》来安抚他们。红发小孩开始释放其他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加入了唱歌。

第200集第201集

第200集中,一个类似于红发小孩分离运动的团体聚集在希尔顿机场酒店的日落舞厅,继续卡特曼的红发极端主义做法。这一次,当他们知道那些在南方公园被侮辱的名人想要得到穆罕默德,这样他们就不会再被嘲笑时,红发小孩也想得到他。在一场汽车炸弹袭击中杀死杰瑞德·弗戈尔之后,他们正式要求把穆罕默德交给他们,否则他们将用在城市周围的各式各样的炸弹摧毁南方公园。

第201集中,它揭示了复兴的新红发小孩团体是由卡特曼的死敌斯科特·泰诺曼创建和领导的,他利用该团体来对付卡特曼。在精神病院呆了几年之后,斯科特了解了关于卡特曼的一切并发现了卡特曼的生父是谁。原来,卡特曼的父亲是丹佛野马队的一员,也是斯科特的父亲(杰克·泰诺曼),因此卡特曼是斯科特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也有一半红发血统,是一个“日行者”。

红发小孩团体中的重要角色

  • 埃里克·卡特曼 - 创始人和第一个领导者(最初被认为是一个假的红发小孩,直到被揭露是一个半红发血统的“日行者”)
  • 斯科特·泰诺曼 - 第二个领导者。和卡特曼一样,斯科特也是个“日行者”,因为他不像其他红发那样不能见太阳。
  • 戈登·斯多特斯基- 原红发小孩分离运动成员之后在与蓝精灵共舞中被杀害。

冷知识

  • 第十四季的宣传视频中,卡特曼再次化着红发小孩的妆,对着摄像机尖叫着说者红发的权利并且他们是有灵魂的,然后在镜头前发出各种疯狂的声音。这是YouTube用户“CopperCab”恶搞的热门视频“GINGERS DO HAVE SOULS!!”,他指责南方公园在过去5年里一直针对红发的人。
  • 在电子游戏“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红发孩子们以走廊监督员的身份出现,你必须与他们战斗才能将克雷格从留堂中解救出来。在测试阶段和宣传图片中,红发小孩将作为一个完整的派别出现。红发小孩分离运动可能会卷土重来,但这个设定被废弃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