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黑夜從命 纖細白線 自由召喚 Rightarrow

纖細白線是“南方公園:完整破碎”中的一個主線任務。

簡介

當正義的代表不那麼正義,當罪犯沒有犯罪的時候,當神不那麼神聖的時候,它們就不應該繼續戴着那個頭銜了。超級英雄就應該在這種時候讓它們離開,為了做到這一點,可以很暴力。

這一晚將是迄今為止最瘋狂的一晚,有陰謀、有腐敗、有偏見、有奧秘、有戀童、有助手,還有一個古老神!

詳細故事

逃出家裡

神秘俠會出現在新來的窗口,要求新來的穿好衣服,在門前會合,離開之前還表示這房間很酷。離開家的流程和前兩晚都一樣,自身旋轉多圈,換上超級英雄服裝,就可以自由行動了。不過和前面幾晚不同,父母完全沒有在家中設防,家中一團糟,大門一推就開。不過現在新來的完全不需要擔心發生了什麼,只要打開門就可以迎接即將到來的冒險。

神秘俠對於新來的晚出來不太高興——在別人的家門口站着實在很普通,一點都不神秘。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神秘俠一直在說話,他告訴新來的他很高興能夠迎來第二個真正的超能力者(因為其他人明顯都不是真的超級英雄)。不僅如此,他還說新來的一定能理解自己的超能力所帶來的痛苦。在說了很久,發現新來的毫無反應之後,他就不再說自己的事情了。

一直向左走,就可以看見南方公園裡出現的各種奇怪而瘋狂的情景,而如果新小孩的父母並非黑人,也會出現在這其中,一臉迷亂。神秘俠則感覺這一切都太嚴重了。

警察局

穿過一大排不堪入目的景象之後,就會到達警察局。神秘俠打算讓工具俠和新來的去吸引注意力,但就在神秘俠要對其他隊友下達命令時,浣熊俠聯盟從另一邊跑了出來,也要進警察局。在小吵一架之後,雙方因為“來救小女孩”達成了共識,浣熊俠聯盟會跑到樓上吸引注意力,而自由夥伴們則從正門“偷偷進去”。

浣熊俠聯盟的成員從消防通道上了樓,而在等待浣熊俠聯盟製造響動的時候,神秘俠叫新來的去一起看看警察局室內的景象。靠近窗戶就可以看見警察局裡面的警察在吸食可卡因,拿着充氣娃娃玩樂,還想叫點“額外娛樂”來助興。這時樓上傳來一聲巨響,於是幾個警察就都跑去樓上看情況了——順便還帶走了可卡因。

這時正面就安全多了,現在可以從正門進入警察局,新來的和保鮮盒俠一起來到接待大堂的時候,一名警官對保鮮盒俠的出現大為驚愕,在大喊“紅色警報”之後,這名警官開了一槍,但子彈卻在他的亭子里反彈了幾下,打中了他自己。他掉落的屍體也剛好打開了本來鎖住的大門開關。對此保鮮盒俠表示“真是沒料到啊!”

繼續前進,穿過一樓的辦公區,在這裡可以看到還有些暈頭暈腦的警察沒有跑到樓上去查看情況。想通往警察局內部,就要先解決他們。

戰鬥:一樓警察

敵方共有四名警察,儘管有不同的稱呼,但都是一樣的狙擊手,都是340生命,移動力1,遠程電擊槍造成128傷害和感電,而近距離的胡椒噴霧造成64傷害和噁心狀態。

這場戰鬥並不是很困難,而且還可以變得更簡單,在開戰前可以點燃警察身邊的特警炸藥來炸傷兩名警察,在爆炸之後對其他警察放幾個屁也是好主意。

當一名狙擊手倒下時,兩名警察殺手就會從旁邊的房間出來助戰。他們有490生命和移動力3,近距離的電擊槍造成264傷害和感電,徽章閃耀能夠打到前方的一列三格,造成128傷害和一格擊退。

基本上只要小心避免被電擊槍打到,問題就不會太大,障礙很多,很適合避免正面的攻擊。

勝利之後,即可獲得120xp,藥物x60,一些金錢。

打敗了這些警察就可以往最右邊的門去了,葉茨警官會出現在這裡,想要用自己的一番演講阻止孩子們繼續前進。但是當他想告訴孩子們警察與普羅大眾沒什麼區別時,一名警員從樓上下來,向保鮮盒俠開了一槍,這讓之前的演講徹底白費了。幸好,保鮮盒俠因為沒有打中躲過一劫,由於行為暴露無遺,兩位警官只好跑上樓去,同時拉響了警報。

拉響警報的效果就是啟動兩台瞄準樓梯的機關槍,遇之即死,樓梯下面有個放着生物危害x15的包,旁邊有些雜物可以獲得。第一台機關槍可以用時空暫停跑上樓去關上開關,至於第二個,由於開關已經壞掉,就需要複雜一點的操作。首先打開第一台機槍旁邊的通風道,用它爬上管道上方,在那裡用摔炮打掉電線盒,用電線亂套斷開第二台機槍的電源。現在兩個威脅全部解除,就可以通往二樓了,在繼續前進之前,可以打開通風管道下方的紅色盒子,獲得 僧侶戒疤(Monk Dots)布料x1。

越獄行動

二樓是拘留室和審訊室的所在地,在進入之前可以看見旁邊有一些盒子和,其中包括鉭加速器(Tantalum Accelerator)的圖紙,還有原材料:膠帶x1,科技產品、藥物、生物危害x15。

推開門就能看見裡面滿滿的黑人,裡面包括威廉·丹尼爾斯史蒂夫·布萊克,兩位之前被新來的抓進來的“罪犯”。(如果新來的是一名黑人,克里斯和凱莉也會出現在這裡)按情況來看,很明顯,這些黑人都是被陷害進來的。正因如此,現在要做的就是將他們全救出來,而打開牢房的按鈕就在左邊,觸手可及。

但是解救他們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一旦按鈕被按下,警鈴就會大作,兩名警官從左邊出來,又兩名從右邊出現,兩面包圍,在將新來的痛打兩棍之後,便會進入被包圍的戰鬥。

戰鬥:獄警

左右兩邊都有一個滿副甲胄的特警力士,有680生命和移動力1,有三個不同的技能,有人群控制,對上下左右攻擊,造成160傷害和一格擊退;暴力警棍,近距離造成192傷害和兩格擊退,還有格擋,進行格擋來抵禦傷害。但在左邊還有一個狙擊手,右邊則有一個刺客,都和之前的沒什麼區別,我方的隊員會處於中間,被兩邊的敵人包圍。

由於戰場一覽無餘,我方又在包圍圈中,幾乎每次攻擊都不能避免,這讓這場戰鬥沒什麼戰略可言,應該將提升戰鬥力作為主要目標。因此將一位特警魅惑到我方會是個不錯的主意,他們的傷害不低,在有些時候還可以擋一次身邊敵人的電擊槍或胡椒噴霧,時空召喚也是個不錯的主意,能夠減少傷害的密度。

電擊槍和胡椒噴霧造成的狀態傷害相當大,建議帶上能夠解除狀態的技能和隊友,從而避免更嚴重的損失。

勝利時會得到120xp,次等神器亢奮鏡片(Hyper Glass),一些金錢作為獎勵。

戰鬥結束之後,葉茨警官又會出現,想要說服孩子們不要前進,為了佐證他的提議,他以“逆向歧視”控訴了孩子們阻止抓捕黑人的行動——當然了,經歷過剛剛的襲擊,還有誰會相信他的話呢?在看見孩子們的表情,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警官也不多加辯解,放棄了說服的工作,繼續往樓上逃去了。

危險解除,就可以解救這些“罪犯”了,但直接按按鈕並不會有效果,要先從地上的警察身上拿走拘留室門禁卡(Holding Cells Access Card),再按下按鈕。無辜的黑人們在鐵門打開的時候就從裡面涌了出來,其中包括布萊克夫婦,他們對自己的孩子玩得太大這一點很不滿意。保鮮盒俠還想為自己的行動申辯,他告訴父母,自己是免疫疼痛的,但是琳達·布萊克不以為意,回問“那他有沒有免疫打屁股啊?”

這明顯的懲罰性威脅讓保鮮盒俠不再申辯,並聽話地服軟了,不過他和眾自由夥伴接下來的征程還是得到了默許。

在繼續前進之前,可以往右邊走,在審訊室中搜刮一番,裡面有雜物x41,科技產品x27,膠帶x1。接着就可以往左走,離開拘留室區域之後,繼續向左走就會到達上樓的階梯,但必須注意的是,這附近有相當多可以搜刮的地方。

椅子上的午餐盒裡有食物x5,打開右邊的通風道,向右走,可以通向證據室,裡面有不少好東西,將梯子拉到架子旁邊,可以搜刮兩個架子上的東西,左邊鐵架子上的包里有生物危害x30,右邊架子上的箱子里有神器醉漢之歌(Song of the Drunk Knight)Defender Mask,地上的證據箱里有雜物、科技產品x15。

至於左邊,則還有醉酒室,左邊的牢房已經鎖住,但右邊那個被鐵桶的房間可以用時空暫停進入,在進入的時候要看準時間,發動暫停,這樣就能進入拿取物品了,裡面床上有一個包,裝着次等神器染疫接頭(Infectious Encryptor)和生物危害x30。

目標出現!

搜刮完了就可以繼續前進了,和上次很相似,這裡的階梯上面有見之即死的機關槍,但這一次,機關槍沒有開關,也就無法用正常的操作關掉。用時空暫停將下方的煤氣罐搬出射程,再搬到左邊的裂縫旁邊,用摔炮點燃,再用屁將其炸掉,這樣就能看見一條通道。

進入通道就能看見能直通頂上的空洞,要上去只能用飛的,所以必須要掃描旁邊的小風車(需要注意的是,這個小風車與之前的都不相同,是金屬製作的,扇葉呈圓潤狀,邊緣有藍邊),再召喚風箏俠,用屁酷飛上去。飛到頂端之後,通過通風管道口就可以到達樓梯間的頂端,旁邊就是電線所在地,只要用電線亂套就可以將其破壞,從而將兩台機關槍解除。現在威脅已經消失,就可以通往三樓了。回到空洞里,就可以用屁酷飛下去。在繼續前進之前,還可以看看空洞右邊的通道,可以通向之前到過的醉酒室,出現在左邊的房間。這個房間里有一個包,可以找到Prison Tat裝扮雜物x15,布料x1。

回到之前的樓梯房間,柜子里放着雜物、科技產品x20,運動空瓶x1,往上走,紅色的盒子里有絕滅逆掩(Annihilation Overthruster)的配方,膠水x1和雜物x20,拿到了這個,就是時候繼續上樓開門了。

打開門,就能看見一個肥胖的警員正在通過監視器觀察大眾上廁所,還不時發出奇怪的聲音。儘管他不太正經,他做的工作還是很認真的,一見到有入侵者,他就會毫不猶豫地開槍。由於要打開右邊的門就必須要在他的視野里執行電線亂套,所以要先解決他。首先用噴砂器通過左邊的管道將他頭上的顯示器吹過去,接着用摔炮打斷顯示器的連接臂,這樣顯示器就會掉下來砸暈他。現在就可以用電線亂套開門了,面前的就是三樓的內部,不過在那之前可以先拿走桌子旁邊箱子里的東西:生物危害x15。

葉茨警官依然在此,坐在一張辦公桌邊,桌子上還放着亂亂。這次他沒有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他只是告訴新來的,警察們根本就沒有自己做事的自由,政治家才是真正的心胸狹窄,接着他說,市長就是他們引動罪犯狂潮的目標,只要罪犯增多,就能保證市長被拉下台,這樣警察們就可以按“老辦法”做事了。不過他的話隨着他接下來吸貓尿上癮的舉動變得看上去非常荒謬。接着趕到的浣熊俠聯盟和自由夥伴卻只注意到了那隻貓,為此全員集合,共同面對葉茨警官。

儘管葉茨似乎已經走投無路了,他還是非常冷靜,他不慌不忙地一邊走向兩個開關,一邊告訴孩子們,警察局裡不止有黑人囚犯,實際上,還有一個白人。他拉下的第一個開關鎖死了孩子們剛剛進來的門,在孩子們意識到這是個陷阱時,葉茨拉下第二個開關,打開了一個旁邊的監獄門。

帶着一段廣告的音樂,傑瑞德·弗戈爾從門中帶着煙霧走了出來,手裡拿着兩個長長的三明治。有着傑瑞德的護衛,葉茨抓着貓走進了電梯。留下了一個戀童癖和一群小孩子同居一室.....

戰鬥:傑瑞德與助手

這場戰鬥只需擊敗傑瑞德一個人,傑瑞德有1460生命,戰鬥開始時,他在戰場右邊,而孩子們在左邊。需要注意的是,傑瑞德一回合能做兩件事情,他可以在一個回合內施放一個拖拽遠處孩子的糖果吸引,將我方吸引到他的身邊,帶來28傷害與遲緩;再釋放一個近距離產生560傷害,附加防禦力下降的技能(該技能內容為運用三明治連捅孩子五下),該技能在高難度下更加需要小心,傷害之大可以幾乎消滅我方任何一名角色。在這之後,他又會行動,瞄準另一個孩子準備拖拽。

傑瑞德免疫BOSS所有該免疫的狀態,而且因為他每個回合都會蓄力,所以他還免疫激怒。好消息是,傑瑞德只會攻擊兒童,這意味着我方製造和召喚出的物品都不會遭到攻擊。混沌教授的手下、保鮮盒俠的炮台都可以格擋他,機巧匠也能夠良好地防衛,時空召喚產生的小主角也不會受到他的迫害。當然,薄荷漿果酥俠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傑瑞德不會造成什麼狀態傷害。

但傑瑞德受到一定傷害之後,就會有兩位助手來幫助他,其中紅髮助手有590生命,一個技能可以恢復365生命,也可以攻擊造成192傷害。而另一位黑髮助手則有980生命,能進行衝鋒攻擊,128傷害,並能反向擊退,還有一個近距離的技能,192傷害。兩位助手都只有一點行動力,所以如果被減速,就什麼都不能做了,相應的,也可以用隊友擋住這些助手,防止他們攻擊我方。如果傷害略顯不足,可以先解決治療的助手,再解決傑瑞德。

傑瑞德被擊敗後,就會掉落190xp,史詩神器不老羽觴(Tumbler of Erupting Youth),科技產品x60與一些金錢。

戰鬥結束,傑瑞德無力倒在地上,孩子們在憤怒中要求傑瑞德交代警察們的秘密,包括警察把被抓來的黑人怎麼樣了。在一開始,傑瑞德似乎嘴硬,以“不知道”為借口搪塞,不願交代,但在新來的走到他身邊撅起屁股發出威脅之後,他馬上就屈服了,他告訴眾人,“囚犯們”都會被帶下電梯,但卻沒有一個人再被帶上來。保鮮盒俠接着想知道電梯的密碼是什麼,傑瑞德似乎還有所保留,但在新小孩的屁股面前他還是什麼都藏不住,他告訴孩子們,密碼是1-4-7-7 (Protect Serve Bang Bang),他接著說自己沒什麼童年,所以才有這種對小朋友的痴狂。

在得到所有的消息之後,神秘俠把傑瑞德的命交給了新來的,放不放屁任由選擇。是否用屁制服傑瑞德對後面的劇情並無影響,不過如果饒過他,還可以得到超級英雄們的讚譽。

下去之前,可以在糖尿病隊長旁邊的桌子里找到膠水x1,科技產品x100。

古神現身

輸入密碼之後,眾人就可以進入電梯了,作為兩派“誓言敵人”,兩邊吵了一場。

最終,孩子們抵達了警察局的地下室。這個地方和這棟樓幾乎所有的地方都不一樣,準確來說,這個地方恐怖得多,陰森的牆壁,灰暗的裝飾,帶着灰霧的地板,還有不時回蕩在耳邊的慘嚎。通往更深處的鐵門被鎖住了,所以現在得去找這鐵門的鑰匙——不出所料,大家都不想動,所以這個重擔就落在了新來的身上。

鑒定室的房門是鎖着的,但停屍間卻可以開。在停屍間裡面可以看見無數死去的黑人——有些人還被綁在了床上。裡面有不少可以搜刮的東西,最右邊的焚屍爐和最右邊的玻璃櫃里都有生物危害x15,其中有一台放在拱門下面的床,把床拖出來就可以看見屍體身上蓋着的一件奇怪的衣服,這件衣服口袋裡的閃光點,就是鑒定室鑰匙(Forensics Room Key)。把床拖出來後還可以進入拱門取得雜物x60,膠帶x1。

拿到鑰匙就可以打開鑒定室了,不過剛進去的時候,基本上除了黑暗什麼都看不見。但從進去開始就能聽見一件詭異的恐怖事件:一個警察想從源頭開始享受貓尿的感覺,但在他想要用貓的時候,貓卻逃跑了,逃跑中還打破了一些藥品。藥品融合在一起產生了一種劇毒的氣體,險些將他毒殺,但排氣系統救了他。不過在他安全之後,卻還是想繼續吸食貓尿,於是又一次鬧出了麻煩:貓被卡在了排氣的風扇中,阻撓了排氣系統的工作。由於排氣系統無法工作,安全系統立刻做出反應,關上了封鎖門,鎖死了房間,保證危險不會外泄。裡面的警察試圖逃出卻不得,於是他痛苦的死去了。

新來的在這段時間之內多次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並在打開燈後,在警察可怖的死狀面前明顯嚇壞了。房間的安全部分看不見鐵門的鑰匙,所以就要想辦法進入危險區域。首先,用電線亂套打開門鎖,解開封鎖門的封閉狀態,接下來,用時空暫停進入門內,拿取鑒定室柜子的鑰匙(Forensics Cabinet Key)。用這把鑰匙打開玻璃櫃,就可以看見裡面的管口。這個管口便可以用噴砂器吹入,將貓噴出風扇,從而保證排氣系統正常工作。

做完這些,裡面的危險毒氣就會被吸出房間,這樣就可以安全進入實驗區域了。試驗區域的地上有一塊綠色的隔間,用糖尿病之怒打開,就能看到裡面放着的大量錢財,不過只能拿走裡面發光的鑰匙,也就是 骷髏鑰(Skeleton Key)。現在有了鑰匙,就可以打開鐵門,進入最底下的神秘房間了。在進入之前,可以在鐵門旁邊的自動販售機里買點補給,這也是本任務內購買野蠻紋章的最後一個自動販售機,鑒定室左邊有一個小餐袋,裡面有生物危害x15。

新來的沿着長長的階梯到達了最底一層,葉茨警官又一次在這裡,但他只是面對着裡面的景象吟唱着詭異的禱文,裡面可以看見,布滿血污的大坑旁邊擺着一個石質階梯,上面有一群黑人被警察們抓着,最頂端的一對警察抓着一個黑人不放。別的孩子們隨後跟着下來,正好看見了這一幕,葉茨警官念罷禱文,便發出了“放手”的命令,最頂上的兩名警察便將他們抓着的黑人扔進了坑中,隨着黑人掉進坑裡,坑裡的東西也露出了一部分:幾根觸手。

在手下的提醒中,葉茨警官意識到孩子們就在身後,他就像之前一樣,告訴孩子們警察們的所作所為並非種族歧視,只不過是因為“萬物之母”莎布·尼古拉絲需要“黑暗之肉”來安撫罷了。他接着告訴孩子們,莎布·尼古拉絲是H.P.洛夫克拉夫特曾經預言過的神明,還諷刺地說恐怕洛夫克拉夫特也是個種族歧視者。不過另一位警察走上來耳語了幾句,葉茨才意識到此人還真的是個種族歧視者,而且歧視的程度還不止一點,這就很尷尬了。

後面的克拉希看見了孩子們,就向他們求救,神秘俠也決定要制止這一切,要拯救這些人,就要先打敗萬物之母,莎布·尼古拉絲!

戰鬥:莎布·尼古拉絲

從外面是完全無法對這位外神造成任何的傷害的,好消息是,克拉希將一個警察扔進了坑裡,讓她吃掉下了一塊“白肉”,在葉茨警官的擔憂中,她憤怒地從坑裡伸出了她的全貌,並怒吼着想要報復,看來她並不怎麼喜歡白肉,那麼要勝利,目標就很明確了:將白肉餵給她!

莎布·尼古拉絲有9999生命,而且由於剛吃進去的白肉,她開局的時候會暴起大怒,準備向地面發起進攻,她能夠打中靠近她的四列內的所有角色,絕無可能生還,所以最好趕緊離開。但不幸運的是,對面的警察還會擋住逃跑的路。

警察——或者說邪教徒,只有一種類型,就是邪教徒力士,他們有560生命,一格移動。有兩個技能,攫月是一個衝鋒技能,有76傷害,造成兩格擊退,而熄日則是一個近距離攻擊技能,造成76傷害,沒有擊退。攫月用於從左向右進攻,將我方推向莎布,而熄日則是從右向左,造成傷害的技能。

莎布打擊所準備的時長不短,如果行動快速,可以過去兩個回合,足夠逃跑了。我方比較推薦能夠衝鋒和擊退的隊友,糖尿病隊長浣熊俠神秘俠都可以很好地逃出打擊範圍,保鮮盒俠有着位置交換的能力,所以也可以和安全的邪教徒交換位置。植物領主的樹根暴突是很好的群體定位技能,能夠加倍保證敵方在攻擊範圍以內,同時裝備一項衝鋒技能就可以基本毫無擔憂了。

在莎布降下第一擊後,她就會吐出兩個受到攻擊會爆炸的蛋,退回大坑中,等待餵食,這時候她會攻擊最靠近她兩列的所有角色,將他們吃下去。有兩位邪教徒便會從右邊出現,以供我方餵食給她。用擊退技能就可以讓他們掉進去,如果不會擊退的,可以試試輔助我方。

吃下第二塊白肉後,莎布會再一次爬出大坑準備攻擊,而左邊會出現幾個閃光手雷,把我方趕到右邊,同時葉茨警官也會為了保護莎布而上場。他是個殺手,和之前出現的沒有什麼區別,只要把他移到攻擊範圍以內,他就死定了,無需擔憂。

戰鬥流程就會這樣循環,每個吃進去的警察會帶來2500傷害,如果想要讓戰鬥進展更加快速,可以將幾名隊友餵過去,每個白人小孩有1000傷害,他們會在莎布攻擊之後被吐出來,無需擔心。(不過要注意,由於保鮮盒俠是黑人,他在被吃掉的時候反而會治療莎布,而且由於莎布沒有憤怒,她還不會攻擊,也就不會馬上吐出他。若新來的是黑人而被莎布吃掉,也會出現同樣的狀況)

戰鬥重複幾次,就會看到莎布·尼古拉絲的體液和血液從大坑中噴涌而出,我方也就勝利了。勝利可獲得350xp,次等神器死靈之書(Necronomicon),DNA邪孽之力(Ungodly Strength)木乃伊三件套裝(Mummy),包括兜帽、身體和手部繃帶,還有一些金錢。

戰鬥結束後,克拉希感謝了孩子們,而浣熊俠聯盟則聚到亂亂旁邊,高興地帶着貓離開了警察局,自由夥伴們則表現得很驚異,不知道她是誰。

眾矢之的

浣熊俠聯盟開心地離開警察局時,自由夥伴們緊接着跟了上去,詢問那隻貓是表示什麼意思。浣熊俠試圖矇混過關,但提莫希博士又一次從後面出現,告訴自由夥伴們,這都是一個浣熊俠聯盟的計策,新來的騙了他們。提莫希博士接着揭露了整個騙人的策略,導致自由夥伴們憤怒地要求拿走那隻貓。浣熊俠當然不同意,而自由夥伴也毫不讓步,矛盾層層遞進,看來第三場內戰就要爆發......

但接下來的事卻不是兩派間的戰鬥,而是走向了一個不同的方向。 電光石火之間,提莫希博士發動了他的精神力量,操縱了四名浣熊俠聯盟成員,滿面怒火地發起進攻。

嗯......大家都想來欺負新來的是嗎?那就來吧!

戰鬥:反目

這場戰鬥並非以一敵四,電話女俠混沌教授從門口出場,加入戰鬥,而超級克雷格和糖尿病隊長則抓住了自由夥伴們,不讓他們參與戰鬥。



敵方是浣熊俠聯盟的人,技能範圍、移動力和生命都和之前的沒有什麼區別,真正的區別就是他們的技能效果。這些被控制的“敵方”均有着和當前戰力相符的生命值,但是技能卻有着不同的傷害和回復效果。

  • 浣熊俠:浣熊利爪有320傷害,浣熊衝刺224傷害,浣熊撲襲224傷害。
  • 風箏俠:激光燃有224傷害,療愈急流250治療,風箏盾帶來300保護。
  • 蚊子俠:蟲噬連擊傷害400,治療190,蚊子巢群56傷害,寨卡衝鋒152傷害。
  • 速行俠:打完就跑傷害360,運輸專家治療565。

提莫希博士會在戰場的左下角操縱一切,他的靈能護盾能格擋一切傷害,所以必須先擊敗場上的浣熊俠聯盟。

這場戰鬥的敵方有四名,其他的三位都有着應當關注的能力,但是速行俠的超高傷害和超高治療讓他也是個非常大的問題,由於他很靠近生命很少的混沌教授,他可能對混沌教授非常不利。

本場戰鬥的一個很好的策略就是吸引火力,如果能在開頭吸引一個敵人的攻擊,並達到無敵,就可以大概率避免許多敵人的強力攻擊,比如在中間吸引速行俠,就可能因為最為靠近而吸引浣熊俠的攻擊,從而也避免他帶來的傷害。生化人的憤懣音波和電話女俠的防火牆都是好主意。由於是三打四,召喚出幾個幫手會很有用,用混沌教授的僱傭幫手和時空召喚都可以做到,實際上,開頭就可以用時空召喚出來的新小孩擋住敵方的攻擊。

當一名受控的隊員被擊倒後,他們就會恢復神智,掙脫控制,加入我方。但是他們的生命只有1,所以需要一定的治療才行。蚊子俠可以自己治療,所以先把他打醒不失為好主意。速行俠和風箏俠都有輔助技能,可以以此給我方快速恢復狀態。

戰鬥的走向並不難反轉,只要擊倒一位,剩下的就會很快擊敗,四位浣熊俠聯盟的隊友全部掙脫後,糖尿病隊長和超級克雷格就會放下手中控制的人,作為新的受控者參戰。而提莫希博士則也會放下他的靈能護盾,一併參戰。

兩名蠻獸僅僅是生命高,只要用最強的攻擊即可解決,他們在被擊敗後也會回到我方。而提莫希博士會像之前一樣,受到傷害後就會瞬移到一個比較安全的位置,但好事是,這次我方的可用角色是整個浣熊俠聯盟和兩位場外人員,所以他的逃避將是無意義的。儘管如此,他的技能還是不容忽視,由於我方數量眾多,他的魅惑與困惑技能幾乎必然不會落空,因此在需要準備好治癒的方法,而且不要太注重附加護盾,因為打在護盾上不會解除魅惑狀態。

這場戰鬥很快就會過去,只要擊敗提莫希博士即可勝利。

勝利之後,即可獲得350xp,高等神器激能法典(Energizing Codex)提莫希博士的角色卡和約$6.00。

內戰不再

博士落敗之後,浣熊俠聯盟才終於回復神智,而神秘俠則與其他人一起趕去提莫希博士身邊,看到博士重傷的程度後,就憤怒地回頭看,覺得新來的獸性太過。風箏俠則表示自由夥伴才是戰鬥的發起者,而對此神秘俠則提供了一個從未出現的信息:博士在嘗試幫助每一個超級英雄,拯救每一派。而風箏俠和工具俠則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眾人回到自由夥伴基地,神秘俠和保鮮盒俠一起安慰提莫希博士,而旁邊的速行俠和超級克雷格則對基地的設施大加讚美,浣熊俠還想挽回點臉面,但以失敗告終。神秘俠接着告訴浣熊俠聯盟,提莫希博士從不是敵人,他一直都在幫助所有人,在受到風箏俠的問詢後,保鮮盒俠打開了提莫希博士神秘房間的幕簾。

後面是一張超級英雄系列的計劃,是所有英雄都得到接納,在數學上戲份對等的大計劃。風箏俠這才意識到浣熊俠聯盟一直以來都在抵觸的心態,乃是恩將仇報,神秘俠加重了這一點,緊接着大罵新來的,說是在毀掉一切。工具俠見狀也把所有的錯推到了新來的身上,而風箏俠則抱出了撓撓,表示這隻貓賞金100。

保鮮盒俠覺得浣熊俠聯盟只想拿着一百為己用,但風箏俠放下了貓,告訴自由夥伴們,今天一晚展現了大家在一起有多麼強大。特維克提出抗議,在剛剛的暴力之後,現在說這個已經太遲了。但工具俠走出來,提醒大家目標都是一致的——成就一個超級英雄系列,賺上百萬億萬,推進兩派合一。這一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風箏俠也表示可以用這一百塊給所有人一起用。

但是...浣熊俠稍微意識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新的系列,會是叫做自由夥伴嗎?對此,保鮮盒俠堅定地點頭;下一個問題則是主導者是誰,而神秘俠則高興地表示是提莫希博士。浣熊俠聽到之後,表示自由夥伴這個名字更好,對這個名字毫無問題。工具俠最終發起了接下來用賞金啟動計劃的號召,孩子們靠近,手放在一起,喊出了“懲惡揚善,海納百川”的口號,內戰到此落幕。

冷知識

  • 在警察局外兩派相見時,超級克雷格沒有出現。
  • 神秘俠在警察局頂樓呼叫的是“自由夥伴”,但是除了一直跟着的保鮮盒俠以外,前來的全是浣熊俠聯盟的人。
  • 在鑒定室中,警察說到了“如果有人就肯定會說些什麼”,明顯在無意中與新來的什麼話都不說的實際情況相反。
  • 在鑒定室里把自己作死的人的形象是超級英雄系列“神秘俠崛起”中出現的克蘇魯邪教的領導者。他在這一集里用刀殺害了神秘俠。
  • 鑒定室里的貓看樣子是多腚怪貓,考慮到這些貓的致命性,裡面的警察究竟是怎麼一直活到毒氣出來的尚是未知。
  • 電話女俠沒有在這一任務中的任何過場動畫里出現。
  • 最終戰鬥勝利之後,可以獲得提莫希博士的角色卡,但奇怪的是,這個獲得的角色卡完全沒有出現在遊戲中。
  • 在遊戲的任務劃定範圍內,纖細白線這一任務在擊敗莎布·尼古拉絲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後面的劇情沒有任何任務包括在內。
  • 在最後一場戰鬥中返回上一個檢查點,會導致新來的回到警察局內,現在可以隨意在警察局內任何一個地方走動——包括地下室的邪教大坑。
  • 保鮮盒俠似乎原定是本任務的鎖定隊友(第一晚和第二晚分別是糖尿病隊長工具俠),這一點由戰鬥中敵人的必出對話,大量和保鮮盒俠本人有關的劇情,以及保鮮盒俠全程跟着新小孩可以看出。
  • 新小孩的人種會使得他人的評價產生變化,本任務中,將會帶來警察們對“兩個黑人”的恐懼。

穿幫鏡頭

  • 在離開警察局時,糖尿病隊長和浣熊俠聯盟的其他人一起,他還在手裡拿着亂亂,但後來提莫希博士出現時,他又消失了,接着在正面全景他再次出現,然後又在提莫希博士開始控制眾人時不見了。接着在戰鬥開始時,糖尿病隊長從警察局裡和超級克雷格、混沌教授和電話女俠出來了。


南方公園:完整破碎
概覽 玩法 • 角色 • 圖冊 • 任務 • 可收集品 • 拓展包 • 成就
角色 主角 新來的
浣熊俠聯盟 浣熊俠 • 風箏俠 • 速行俠 • 超級克雷格 • 蚊子俠 • 糖尿病隊長
自由夥伴 提莫希博士 • 神秘俠 • 工具俠 • 神奇特維克 • 保鮮盒俠
中立隊友 電話女俠 • 亨利埃塔·畢格 • 薄荷漿果酥俠 • 聖誕老人
反派 混沌教授 • 無序將軍 • 米奇·康納 • 莎布·尼古拉絲 • 風箏俠二號
可召喚角色 傑拉德·布羅夫洛夫斯基 • 金博·克恩內德·格布蘭斯基 • 克拉希 • 摩西
職業 蠻獸 • 極速者 • 爆能士 • 生化人 • 元素使 • 靈能師 • 機巧匠 • 刺客 • 植物領主 • 武術家 • 幽冥族 • 最終女孩
機制 神器神器列表 • 狀態影響 • 浣熊牆浣熊牆好友 • 服裝服裝列表
主線任務 第一天 酷帕國之戰 | 起源故事 | 浣熊牆啟動 | 平行宇宙相撞 • 超級克雷格的羈絆 | 浣熊夥伴的誕生 | 四年仔崛起 | 必須快一點 • 蜜糖罐中蚊子俠 • 一觸信仰 • 知心暢談 • 行動:正當合法 • 玉米卷低語者 | 起源故事2:新的開始 | 內戰 | 返鄉義務 | 凶獸之腹
第二天 “克拉希”機密 | 平行宇宙再相撞 • 葯炸危機 | 微侵略學院 • 知心暢談2:性別確定 • 行動:盲目的正義 | 起源故事3:天外來客 | 內戰2:玩樂結束 | 種族學院:第一課 | 工具需求 | 卧床在底 | 混沌百手
第三天 混沌詭計 • 約談邀請函 | 學雷鋒議程 | 起源故事4:終極序章 | 黑夜從命 | 纖細白線
第四天 自由召喚 | 抓住一隻浣熊俠 | 莫費斯托博士的屁股們 | 屁轉未來 | 英雄巡邏中
某一天 英雄巡邏中 | 向家前進
支線任務 葡萄乾大暴走 • 神氣的困境 | 爛底之謎 | 為尼波霸力而戰 |義警行銷 • 大型肉搏戰 | 在混沌上下注 | 幽靈調解人 • 療心戰役 | 薄荷河馬的失物招領 | (你可以)打給我 | 一觸及天
尋寶遊戲 尋寶遊戲:大基佬阿爾的大基貓 | 尋寶遊戲:大頭貼活計 | 尋寶遊戲:耽美工程耽美畫作列表
拓展挑戰 危險甲板 | 拓展挑戰:從黃昏到麗家 | 拓展挑戰:爽脆降臨 • 拓展挑戰:榮譽徽章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