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男孩之爱 调皮坏忍者 软文 Rightarrow

“调皮坏忍者”是第十九季的第七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64集,于2015年11月18日播出。

简介编辑

男孩们在扮忍者的时候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注意到了。与此同时,巴布雷迪警官因射伤一名拉美裔美国人幼儿园生被炒,而南方公园的政确市民们决定除去他们的警察部门。

剧情 编辑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这一集以南方公园小学附近范围内的所有警察被“红色警报”召集开始。巴布雷迪警官也是其中之一,并被指示在后方包抄进入学校。警官们巧妙地攻入体育馆,结果发现呼叫警察的政确校长仅仅是因为莱斯利·迈尔斯在和她的朋友说话(尽管她没有)就想将她赶出学校。当巴布雷迪警官闯进来时,政确校长用激光笔照了他,让他误以为是被人瞄准,导致他不小心射中了一名拉丁裔儿童的右肩。

麦克丹尼尔斯市长市议会因巴布雷迪的行为而解雇了他(尽管巴布雷迪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没有得到这次突袭行动的充分信息)。巴布雷迪尝试着表达歉意,但终究是徒劳,没有说服他们。他说他以前是镇上唯一的警察,他只知道维持治安。然而,麦克丹尼尔斯残酷地告诉他,他配不上像南方公园这样日益进步的城镇了,并要求他离开。

南园南,有几十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破旧的建筑中避难。当凯伦被流浪汉的威胁吓坏时,肯尼的父亲试图报警求助,但警察表示不想介入,因为害怕因为殴打少数族群而被解雇,而讽刺的是这正是所有警察加入警队的唯一原因。警官们建议把帕克县警察部门改成草裙舞学校。这促使肯尼决定采取行动。

巴布雷迪回到他的公寓,原来他只有一份警察的工作来支付照顾他的的费用。他说,他会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因为他“喜欢帮助”和“喜欢被需要”。

斯坦凯尔正在打篮球,这时卡特曼巴特斯走过来告诉他们肯尼和托肯是同性恋。卡特曼继续详细说明到,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忍者堡垒,并装扮成忍者吓跑其他人。当他们到达时,发现克莱德大维也一起加入成为了南园南忍者。卡特曼仍然认为这很像同性恋,直到一对夫妇停车后看到忍者被吓跑,同时背景音乐开始播放传统的中东音乐,他这才改变了他的说法。

斯基特酒吧,顾客们合起伙来对付一名警察,在询问了他对“从农场到餐桌”的认识后,强迫他离开。他们很高兴,兰迪说“刚建好全食超市一个月”,他们就“已经不需要警察了”。

斯坦、凯尔、卡特曼和巴特斯加入了南园南忍者,并接受了战士信条的指导,他们开始训练。卡特曼对另一个忍者说他认为凯尔不应该成为一个忍者,因为凯尔称他们为同性恋(他只是不想让人发现这是他说的),但因为他们都穿着忍者服装卡特曼无法区分任何人,结果听他说话的人正是凯尔。凯尔表明身份后,卡特曼试图假装自己是巴特斯。巴特斯这时走上前问卡特曼是否愿意和他对练。卡特曼同意了,一脚踢向巴特斯的下体,然后走开了。更多流浪汉来到南园南,但当他们看到忍者时都被吓跑了。

南方公园的市民们在警署外举行抗议活动,以努力促成市民与警员的“对话”。其实,这只是一群人在大楼外喝酒,对着警察竖中指。这时背景音乐《条子去死》响了起来,然后伴随着一段蒙太奇显示出市民是多么的粗鲁和不尊重警察,有人用手推车撞到他们,在警车上涂鸦,向他们裸露下体。巴布雷迪试图在麦当劳找到一份工作,但由于仍被视为警察而被赶了出去。蒙太奇的结尾是兰迪去全食超市购物,结果发现所有流浪汉都睡在超市门外。

人们误以为南园南忍者真的是伊斯兰国的一部分,他们采访了这些男孩询问他们为什么加入其中。卡特曼在此次采访中继续尝试让人觉得他并没有说扮演忍者像同性恋行为,但没有人相信他。然后他指着凯尔,称他是一个“撒谎的,背后捅刀的犹太人”,但他仍然不知道指的是谁,他实际上指向了斯坦。

巴布雷迪因(前)警官身份被驱逐出公寓后,他和他的狗一起加入了镇中城的流浪汉行列。史蒂芬·斯多奇告诉兰迪和其他人,这是因为伊斯兰国以及一群惹麻烦的孩子占据了南园南,并迫使所有流浪汉离开。他接着说这些孩子们“内心早已糜烂不堪”,“可能父母都很差劲”。吉米也加入了南园南忍者组织,他的父母让他坐下问他为什么加入(他们也相信忍者组织是伊斯兰国的一部分)。吉米告诉他们,这很有趣,他们相信“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通过遵循他们的“战士信条”,他们的信念和信仰将引向一条更伟大的道路,即“战士之路”。这让吉米的父母抓狂逃跑。

兰迪、杰拉德、史蒂芬、麦克丹尼尔斯市长和一些其他人前往警局希望警察帮助他们对抗伊斯兰国。令他们吃惊的是,警察局真的已被改造成草裙舞学校,警察们说他们太忙了,没空处理伊斯兰国的事情。

在南园南,卡特曼试图让巴特斯相信他不是那个说忍者是同性恋的人。托肯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真正的忍者”想和他们交谈。结果“真正的忍者”是伊斯兰国的成员。卡特曼问这个人,如果有一个犹太人是忍者会不会有问题,这个人回答说“当然会”。然后卡特曼高兴的跳起舞来,并和伙伴表示“我早说了吧”。

当没有其他人可以求助后,镇上居民让巴布雷迪再次成为一名警察,并告诉他需要枪杀一些孩子。他被告知有些孩子是少数民族,但这次情况不同(他们认为自己是坏孩子和恐怖分子,所以有理由开枪打死孩子)。

卡特曼绑架了凯尔,把他带到忍者大本营,并告诉大家是凯尔说的当忍者就像个同性恋,然后凯尔还洗脑巴特斯和斯坦让他们相信这是卡特曼说的。他展示了凯尔画的两个忍者做爱的涂鸦。这次卡特曼依然犯了无法正确区分任何人的错误,结果绑架了克莱德。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他试图以自己用“黑色愤怒”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并冒充托肯。

在晚餐时,兰迪意识到斯坦实际上不是伊斯兰国的一部分,而是在玩扮演忍者(他也认为这像同性恋行为)。他赶紧跑去救斯坦。

男孩们把卡特曼绑起来,投票决定把他踢出南园南忍者。巴布雷迪出现了,告诉他们他不想开枪打死他们,他理解他们对镇上的不满。兰迪冲了进来,把巴布雷迪打倒在地,导致巴布雷迪不小心射中了大维的右肩。

市议会再次向巴布拉迪发难,这次是因为他在无辜的孩子们扮演忍者战士时拔枪,尽管这不是巴布雷迪的错。他们自私地对自己做错的事不负任何责任,并否认让他去枪杀孩子。他们又对他使用“从农场到餐桌”的询问,他最后又把墨镜还给了他们。

警察局在被默许可以私下殴打少数人群后终于解决了镇中城的流浪汉,尽管几个警察还是被看到在殴打少数族裔。

这一集的结尾处,巴布雷迪在一个房间里,一个男人走进来。那人问他是否注意到南方公园有什么变化。他继续告诉巴布拉迪,这些变化都是某人攻占该镇阴谋的一部分。他拿出一张照片,问巴布拉迪是否知道莱斯利的事,并给他看了一张政确校长推着莱斯利荡秋千的照片。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