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男孩之愛 調皮壞忍者 軟文 Rightarrow

“調皮壞忍者”是第十九季的第七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264集,於2015年11月18日播出。

簡介編輯

男孩們在扮忍者的時候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注意到了。與此同時,巴布雷迪警官因射傷一名拉美裔美國人幼兒園生被炒,而南方公園的政確市民們決定除去他們的警察部門。

劇情 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這一集以南方公園小學附近範圍內的所有警察被“紅色警報”召集開始。巴布雷迪警官也是其中之一,並被指示在後方包抄進入學校。警官們巧妙地攻入體育館,結果發現呼叫警察的政確校長僅僅是因為萊斯利·邁爾斯在和她的朋友說話(儘管她沒有)就想將她趕出學校。當巴布雷迪警官闖進來時,政確校長用激光筆照了他,讓他誤以為是被人瞄準,導致他不小心射中了一名拉丁裔兒童的右肩。

麥克丹尼爾斯市長市議會因巴布雷迪的行為而解僱了他(儘管巴布雷迪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沒有得到這次突襲行動的充分信息)。巴布雷迪嘗試着表達歉意,但終究是徒勞,沒有說服他們。他說他以前是鎮上唯一的警察,他只知道維持治安。然而,麥克丹尼爾斯殘酷地告訴他,他配不上像南方公園這樣日益進步的城鎮了,並要求他離開。

南園南,有幾十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在破舊的建築中避難。當凱倫被流浪漢的威脅嚇壞時,肯尼的父親試圖報警求助,但警察表示不想介入,因為害怕因為毆打少數族群而被解僱,而諷刺的是這正是所有警察加入警隊的唯一原因。警官們建議把帕克縣警察部門改成草裙舞學校。這促使肯尼決定採取行動。

巴布雷迪回到他的公寓,原來他只有一份警察的工作來支付照顧他的的費用。他說,他會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因為他“喜歡幫助”和“喜歡被需要”。

斯坦凱爾正在打籃球,這時卡特曼巴特斯走過來告訴他們肯尼和托肯是同性戀。卡特曼繼續詳細說明到,他們已經建立了一個忍者堡壘,並裝扮成忍者嚇跑其他人。當他們到達時,發現克萊德大維也一起加入成為了南園南忍者。卡特曼仍然認為這很像同性戀,直到一對夫婦停車後看到忍者被嚇跑,同時背景音樂開始播放傳統的中東音樂,他這才改變了他的說法。

斯基特酒吧,顧客們合起伙來對付一名警察,在詢問了他對“從農場到餐桌”的認識後,強迫他離開。他們很高興,蘭迪說“剛建好全食超市一個月”,他們就“已經不需要警察了”。

斯坦、凱爾、卡特曼和巴特斯加入了南園南忍者,並接受了戰士信條的指導,他們開始訓練。卡特曼對另一個忍者說他認為凱爾不應該成為一個忍者,因為凱爾稱他們為同性戀(他只是不想讓人發現這是他說的),但因為他們都穿着忍者服裝卡特曼無法區分任何人,結果聽他說話的人正是凱爾。凱爾表明身份後,卡特曼試圖假裝自己是巴特斯。巴特斯這時走上前問卡特曼是否願意和他對練。卡特曼同意了,一腳踢向巴特斯的下體,然後走開了。更多流浪漢來到南園南,但當他們看到忍者時都被嚇跑了。

南方公園的市民們在警署外舉行抗議活動,以努力促成市民與警員的“對話”。其實,這只是一群人在大樓外喝酒,對着警察豎中指。這時背景音樂《條子去死》響了起來,然後伴隨着一段蒙太奇顯示出市民是多麼的粗魯和不尊重警察,有人用手推車撞到他們,在警車上塗鴉,向他們裸露下體。巴布雷迪試圖在麥當勞找到一份工作,但由於仍被視為警察而被趕了出去。蒙太奇的結尾是蘭迪去全食超市購物,結果發現所有流浪漢都睡在超市門外。

人們誤以為南園南忍者真的是伊斯蘭國的一部分,他們採訪了這些男孩詢問他們為什麼加入其中。卡特曼在此次採訪中繼續嘗試讓人覺得他並沒有說扮演忍者像同性戀行為,但沒有人相信他。然後他指着凱爾,稱他是一個“撒謊的,背後捅刀的猶太人”,但他仍然不知道指的是誰,他實際上指向了斯坦。

巴布雷迪因(前)警官身份被驅逐出公寓後,他和他的狗一起加入了鎮中城的流浪漢行列。史蒂芬·斯多奇告訴蘭迪和其他人,這是因為伊斯蘭國以及一群惹麻煩的孩子佔據了南園南,並迫使所有流浪漢離開。他接著說這些孩子們“內心早已糜爛不堪”,“可能父母都很差勁”。吉米也加入了南園南忍者組織,他的父母讓他坐下問他為什麼加入(他們也相信忍者組織是伊斯蘭國的一部分)。吉米告訴他們,這很有趣,他們相信“比自己更偉大的東西”,通過遵循他們的“戰士信條”,他們的信念和信仰將引向一條更偉大的道路,即“戰士之路”。這讓吉米的父母抓狂逃跑。

蘭迪、傑拉德、史蒂芬、麥克丹尼爾斯市長和一些其他人前往警局希望警察幫助他們對抗伊斯蘭國。令他們吃驚的是,警察局真的已被改造成草裙舞學校,警察們說他們太忙了,沒空處理伊斯蘭國的事情。

在南園南,卡特曼試圖讓巴特斯相信他不是那個說忍者是同性戀的人。托肯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告訴他們“真正的忍者”想和他們交談。結果“真正的忍者”是伊斯蘭國的成員。卡特曼問這個人,如果有一個猶太人是忍者會不會有問題,這個人回答說“當然會”。然後卡特曼高興的跳起舞來,並和夥伴表示“我早說了吧”。

當沒有其他人可以求助後,鎮上居民讓巴布雷迪再次成為一名警察,並告訴他需要槍殺一些孩子。他被告知有些孩子是少數民族,但這次情況不同(他們認為自己是壞孩子和恐怖分子,所以有理由開槍打死孩子)。

卡特曼綁架了凱爾,把他帶到忍者大本營,並告訴大家是凱爾說的當忍者就像個同性戀,然後凱爾還洗腦巴特斯和斯坦讓他們相信這是卡特曼說的。他展示了凱爾畫的兩個忍者做愛的塗鴉。這次卡特曼依然犯了無法正確區分任何人的錯誤,結果綁架了克萊德。在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後,他試圖以自己用“黑色憤怒”來解釋自己的行為並冒充托肯。

在晚餐時,蘭迪意識到斯坦實際上不是伊斯蘭國的一部分,而是在玩扮演忍者(他也認為這像同性戀行為)。他趕緊跑去救斯坦。

男孩們把卡特曼綁起來,投票決定把他踢出南園南忍者。巴布雷迪出現了,告訴他們他不想開槍打死他們,他理解他們對鎮上的不滿。蘭迪沖了進來,把巴布雷迪打倒在地,導致巴布雷迪不小心射中了大維的右肩。

市議會再次向巴布拉迪發難,這次是因為他在無辜的孩子們扮演忍者戰士時拔槍,儘管這不是巴布雷迪的錯。他們自私地對自己做錯的事不負任何責任,並否認讓他去槍殺孩子。他們又對他使用“從農場到餐桌”的詢問,他最後又把墨鏡還給了他們。

警察局在被默許可以私下毆打少數人群後終於解決了鎮中城的流浪漢,儘管幾個警察還是被看到在毆打少數族裔。

這一集的結尾處,巴布雷迪在一個房間里,一個男人走進來。那人問他是否注意到南方公園有什麼變化。他繼續告訴巴布拉迪,這些變化都是某人攻佔該鎮陰謀的一部分。他拿出一張照片,問巴布拉迪是否知道萊斯利的事,並給他看了一張政確校長推着萊斯利盪鞦韆的照片。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