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第34行: 第34行:
 
卡特曼再次躺在床上打电话,谈论着与贝茜·多诺万的鬼魂有关的事情,然而,他是在和克莱德本人谈话,克莱德厌烦了了他夸大的说法。在排便完毕后,他把马桶座圈竖起来,同时对着上天竖起中指。
 
卡特曼再次躺在床上打电话,谈论着与贝茜·多诺万的鬼魂有关的事情,然而,他是在和克莱德本人谈话,克莱德厌烦了了他夸大的说法。在排便完毕后,他把马桶座圈竖起来,同时对着上天竖起中指。
 
[[en:Reverse Cowgirl]]
 
[[en:Reverse Cowgirl]]
  +
[[es:Mujeres Arriba]]
  +
[[it:Seduta inversa]]
 
[[Category:剧集]]
 
[[Category:剧集]]
 
[[Category:第十六季]]
 
[[Category:第十六季]]

2020年3月23日 (一) 21:35的版本

Leftarrow 穷孩子 马桶圈风波 当金潮 Rightarrow

马桶圈风波”是第十六季的第一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224集,于2012年3月14日播出。

简介

南方公园的一位小伙伴因为妈妈在大伙面前责骂他不听她的劝告:上完厕所要把马桶坐圈放下来,成了大伙的笑料。他没有听进去劝告,导致南方公园笼罩在一个意外死亡的阴影之下,甚至招来了马桶安全管理局的队员来严格监管如厕秩序。

剧情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大伙们正在克莱德家的后院踢足球,突然克莱德的妈妈发了疯似的叫克莱德去找她。当男孩们都到了楼上的卧室的时候,妈妈开始严厉责骂克莱德为什么再三无视自己的警告,上完厕所不把马桶垫圈放下去。妈妈离开后,卡特曼装模作样的说,父母不应该在上厕所的时候都要设定规矩。凯尔问他妈妈是不是总是那样的。克莱德没有回答,只是求大伙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学校里张扬,卡特曼爽快的答应了。

收假后刚刚开始新的一天,卡特曼便马上在课上大讲特讲在克莱德家里发生的事情,并且添油加醋。过了一会,克莱德的妈妈真的来学校了,而且让正在上课的克莱德马上回家放下马桶垫圈。当天吃晚饭的时候,只见卡特曼躺在床上给凯尔打电话讲述在学校发生的那件事。凯尔说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当时就在那里。然后卡特曼就开始夸大事实。凯尔很生气,说克莱德不应该仅仅为了这点小事就被这样拿来当做笑话。说罢,警报响起。

镜头转到克莱德的妈妈,她被卡在马桶里动弹不得。消防员们检查了一下具体情况后,告诉克莱德的爸爸他们无能为力。爸爸问消防员是否可以切断管道。事实上是不可以的,因为如果断开管道会导致其中的压力变化,进而在断开的瞬间把她的器官组织吸出体外,导致死亡。随后妈妈把克莱德叫了过去,告诉他自己不怪他,是她自己没有及时严厉的制止克莱德疏忽的行为。她要求克莱德看在亲妹妹的份上,下次记得要把马桶垫圈放下来再走。随后要求消防员断开管道,结束了她的痛苦。

史蒂芬·斯多奇在葬礼上发言。他希望贝茜·多诺万的死能为女性们敲墙警钟:上厕所坐下来之前请检查一下马桶垫圈是否放下。然而他的妻子却说,上完厕所后放下马桶圈应该是男人的责任!这获得了在场妇女的掌声。场下开始由性别不同而分为了两派,争吵不休。一位妇女最后站出来说,大家应该在葬礼上尊重一下逝者,克莱德永远见不到他的妈妈了,而造成这一切的过错是他的小鸡鸡。

紧接着,两名厕所安全管理局的员工正在卡特曼家的厕所安装安全带,卡特曼对此非常生气。另一边,斯坦,凯尔,吉米和克莱德在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想知道他们能不能起诉设计马桶的人,因为他们觉得是设计马桶的人造成了现在的局面,而非克莱德的过错。律师告诉他们被告已经死了,但他却宣称任何人都可以被起诉,就算是死人。因为律师可以通过“起诉会”发起与死者的交流。在搞清楚这帮小孩子有多少钱以后,律师称正需要这么一些钱。双方接受交易,同意发起“起诉会”。

兰迪因为在自己家上厕所没系安全带被警察抓了个现行。尽管被抓后兰迪立即表现得自己会积极改正错误,警察还是给他开了一张罚单。兰迪小声说了句“屁眼”被警察听到了,警察质问他刚才说了些什么。兰迪抖机灵的说他在跟自己的屁眼说话,要它加快入厕的进展。画面来到IHOP餐厅,卡特曼和巴特斯正在一条长长的队伍后面排队上厕所。这是因为马桶安全管理局在厕所前设立了一套和机场进出一样的安检系统。卡特曼不想等了,他插队进入检查房间,要求马上使用厕所,因为他马上就要忍不住了。安检人员问卡特曼介不介意让她摸自己的阴囊,被卡特曼愤怒的拒绝了。这时凯尔的爸爸从厕所里出来,安检人员检查了他的屁眼并且模仿了一下色情影片里的荒诞桥段。

斯坦、凯尔、吉米、克莱德和律师围坐一桌,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过了一会,桌子动了,一个名叫吉米·邦兹的灵魂开始和他们交流。律师向他询问有关约翰·哈林顿的事情,然而鬼魂似乎不单纯,像是在暗示什么。律师果断决定给他开口费。在向桌子中心的盒子里面放进两百块钱之后,鬼魂开口了,告诉了一些他们关于约翰·哈林顿的事情。说到一半的时候,桌子开始摇晃,还有模拟的爆炸响声,律师让孩子们把剩下的钱都放进盒子里,动静就停止了。律师说一切顺利,起诉会明天继续进行。

兰迪再一次试图去洗手间,然而,这一次,几个厕所安全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试图检查他。在意识到有摄像头在看着他排便后,他被告知只有一个人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观看影像。观看录像的工作人员随后对着安装在美国各地浴室里的各种摄像头手淫。卡特曼随后在一个集会上发表讲话,说他们应该把马桶座圈锁起来,这样政府就不能再执行马桶座圈法了。然而,女性不同意,她们说男性就会小便在座位上了。经过短暂的混战,人群决定与厕所安全管理局和法律一起生活。

斯坦、克莱德、吉米、凯尔和律师正在进行他们的第二次“诉讼”,然而,律师的请求被拒绝了。律师接着说,他们必须让他们的朋友和家人签署一份请愿书,每人捐出大约50美元。这名厕所安全管理局的员工还在对着录像手淫,然而,在切换了几次之后,他注意到了卡特曼,卡特曼拿着一个孩子和一把枪。然后,卡特曼将一名被绑住的厕所安全管理局员工拉进镜头。然后,他在摄像机上喷洒黑色油漆,男子向对讲机呼叫“安全漏洞”。

新闻中有一名记者在谈论卡特曼的“恐怖主义”行动。由于他的行动,许多人宣称他们已经受够了厕所安全管理局,并准备进行一场“诉讼”,这让卡特曼十分困惑。人们和男孩们之前聘请的律师准备执行之前的“诉讼”。在要求幽灵出现在法庭上后,灯光熄灭了,贝茜·多诺万的鬼魂出现了,揭露死者不能被起诉,律师一直在骗南方公园的人们的钱。她接着告诉克莱德,她的死不是约翰·哈林顿的错,而是克莱德自己的错,因为他没有放下座圈。然而,哈林顿的鬼魂打断了他,说这不是谁的错,而是每个人都错误地使用了他的发明。他说你如厕的时候应该反过来跨坐在上面。

卡特曼再次躺在床上打电话,谈论着与贝茜·多诺万的鬼魂有关的事情,然而,他是在和克莱德本人谈话,克莱德厌烦了了他夸大的说法。在排便完毕后,他把马桶座圈竖起来,同时对着上天竖起中指。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