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窮孩子 馬桶圈風波 當金潮 Rightarrow

馬桶圈風波”是第十六季的第一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224集,於2012年3月14日播出。

簡介

南方公園的一位小夥伴因為媽媽在大夥面前責罵他不聽她的勸告:上完廁所要把馬桶坐圈放下來,成了大夥的笑料。他沒有聽進去勸告,導致南方公園籠罩在一個意外死亡的陰影之下,甚至招來了馬桶安全管理局的隊員來嚴格監管如廁秩序。

劇情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大夥們正在克萊德家的後院踢足球,突然克萊德的媽媽發了瘋似的叫克萊德去找她。當男孩們都到了樓上的卧室的時候,媽媽開始嚴厲責罵克萊德為什麼再三無視自己的警告,上完廁所不把馬桶墊圈放下去。媽媽離開後,卡特曼裝模作樣的說,父母不應該在上廁所的時候都要設定規矩。凱爾問他媽媽是不是總是那樣的。克萊德沒有回答,只是求大夥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學校里張揚,卡特曼爽快的答應了。

收假後剛剛開始新的一天,卡特曼便馬上在課上大講特講在克萊德家裡發生的事情,並且添油加醋。過了一會,克萊德的媽媽真的來學校了,而且讓正在上課的克萊德馬上回家放下馬桶墊圈。當天吃晚飯的時候,只見卡特曼躺在床上給凱爾打電話講述在學校發生的那件事。凱爾說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當時就在那裡。然後卡特曼就開始誇大事實。凱爾很生氣,說克萊德不應該僅僅為了這點小事就被這樣拿來當做笑話。說罷,警報響起。

鏡頭轉到克萊德的媽媽,她被卡在馬桶里動彈不得。消防員們檢查了一下具體情況後,告訴克萊德的爸爸他們無能為力。爸爸問消防員是否可以切斷管道。事實上是不可以的,因為如果斷開管道會導致其中的壓力變化,進而在斷開的瞬間把她的器官組織吸出體外,導致死亡。隨後媽媽把克萊德叫了過去,告訴他自己不怪他,是她自己沒有及時嚴厲的制止克萊德疏忽的行為。她要求克萊德看在親妹妹的份上,下次記得要把馬桶墊圈放下來再走。隨後要求消防員斷開管道,結束了她的痛苦。

史蒂芬·斯多奇在葬禮上發言。他希望貝茜·多諾萬的死能為女性們敲牆警鐘:上廁所坐下來之前請檢查一下馬桶墊圈是否放下。然而他的妻子卻說,上完廁所後放下馬桶圈應該是男人的責任!這獲得了在場婦女的掌聲。場下開始由性別不同而分為了兩派,爭吵不休。一位婦女最後站出來說,大家應該在葬禮上尊重一下逝者,克萊德永遠見不到他的媽媽了,而造成這一切的過錯是他的小雞雞。

緊接着,兩名馬桶安全管理局(TSA)的員工正在卡特曼家的廁所安裝安全帶,卡特曼對此非常生氣。另一邊,斯坦,凱爾,吉米和克萊德在律師事務所尋求幫助,想知道他們能不能起訴設計馬桶的人,因為他們覺得是設計馬桶的人造成了現在的局面,而非克萊德的過錯。律師告訴他們被告已經死了,但他卻宣稱任何人都可以被起訴,就算是死人。因為律師可以通過“起訴會”發起與死者的交流。在搞清楚這幫小孩子有多少錢以後,律師稱正需要這麼一些錢。雙方接受交易,同意發起“起訴會”。

蘭迪因為在自己家上廁所沒系安全帶被警察抓了個現行。儘管被抓後蘭迪立即表現得自己會積極改正錯誤,警察還是給他開了一張罰單。蘭迪小聲說了句“屁眼”被警察聽到了,警察質問他剛才說了些什麼。蘭迪抖機靈的說他在跟自己的屁眼說話,要它加快入廁的進展。畫面來到薄烤餅國際屋,卡特曼和巴特斯正在一條長長的隊伍後面排隊上廁所。這是因為馬桶安全管理局在廁所前設立了一套和機場進出一樣的安檢系統。卡特曼不想等了,他插隊進入檢查房間,要求馬上使用廁所,因為他馬上就要忍不住了。安檢人員問卡特曼介不介意讓她摸自己的陰囊,被卡特曼憤怒的拒絕了。這時凱爾的爸爸從廁所里出來,安檢人員檢查了他的屁眼並且模仿了一下色情影片里的荒誕橋段。

斯坦、凱爾、吉米、克萊德和律師圍坐一桌,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過了一會,桌子動了,一個名叫吉米·邦茲的靈魂開始和他們交流。律師向他詢問有關約翰·哈林頓的事情,然而鬼魂似乎不單純,像是在暗示什麼。律師果斷決定給他開口費。在向桌子中心的盒子裡面放進兩百塊錢之後,鬼魂開口了,告訴了一些他們關於約翰·哈林頓的事情。說到一半的時候,桌子開始搖晃,還有模擬的爆炸響聲,律師讓孩子們把剩下的錢都放進盒子里,動靜就停止了。律師說一切順利,起訴會明天繼續進行。

蘭迪再一次試圖去洗手間,然而,這一次,幾個馬桶安全管理局的工作人員試圖檢查他。在意識到有攝像頭在看着他排便後,他被告知只有一個人在一個不顯眼的地方觀看影像。觀看錄像的工作人員隨後對着安裝在美國各地浴室里的各種攝像頭手淫。卡特曼隨後在一個集會上發表講話,說他們應該把馬桶座圈鎖起來,這樣政府就不能再執行馬桶座圈法了。然而,女性不同意,她們說男性就會小便在座位上了。經過短暫的混戰,人群決定與馬桶安全管理局和法律一起生活。

斯坦、克萊德、吉米、凱爾和律師正在進行他們的第二次“訴訟”,然而,律師的請求被拒絕了。律師接著說,他們必須讓他們的朋友和家人簽署一份請願書,每人捐出大約50美元。這名馬桶安全管理局的員工還在對著錄像手淫,然而,在切換了幾次之後,他注意到了卡特曼,卡特曼拿着一個孩子和一把槍。然後,卡特曼將一名被綁住的馬桶安全管理局員工拉進鏡頭。然後,他在攝像機上噴洒黑色油漆,男子向對講機呼叫“安全漏洞”。

新聞中有一名記者在談論卡特曼的“恐怖主義”行動。由於他的行動,許多人宣稱他們已經受夠了馬桶安全管理局,並準備進行一場“訴訟”,這讓卡特曼十分困惑。人們和男孩們之前聘請的律師準備執行之前的“訴訟”。在要求幽靈出現在法庭上後,燈光熄滅了,貝茜·多諾萬的鬼魂出現了,揭露死者不能被起訴,律師一直在騙南方公園的人們的錢。她接着告訴克萊德,她的死不是約翰·哈林頓的錯,而是克萊德自己的錯,因為他沒有放下座圈。然而,哈林頓的鬼魂打斷了他,說這不是誰的錯,而是每個人都錯誤地使用了他的發明。他說你如廁的時候應該反過來跨坐在上面。

卡特曼再次躺在床上打電話,談論着與貝茜·多諾萬的鬼魂有關的事情,然而,他是在和克萊德本人談話,克萊德厭煩了了他誇大的說法。在排便完畢後,他把馬桶座圈豎起來,同時對着上天豎起中指。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